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极度诱惑:白洁爱情故事 > 章节目录 第009小章 臭小子,竟敢用酒瓶砸我

章节目录 第009小章 臭小子,竟敢用酒瓶砸我

 热门推荐:
    (),

    尽管我一再克制自己,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跟这群黄毛孩子一般见识。

    可到底还是酒壮英雄胆!

    再怂的人在酒精的催化下,也会陡然变得凶猛无比。

    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自己,是那群黄毛孩子!

    咣~

    一个胆大包天的混不子趁我不注意,抓起酒桌上的啤酒瓶偷袭了我。

    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鲜血顺着额头流过我的脸颊,流过我的嘴唇,直直地染红的我的衣服,我下意识地伸舌头舔了舔,咸咸的,有股淡盐水的味道。

    我顿时怒了!顺势抓过酒桌上的酒瓶,厉声喝斥说:

    ”去你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凯哥是病猫是吧!”

    臭小子们见闯了祸,一溜烟就跑了,比兔子还要快。

    只是,我哪里肯放过他们,特别是朝我砸酒瓶的那只瘦猴子!

    “别跑,给老子站住!有种别跑!快,龙哥,海哥,叫弟兄们抓住他们!“我一边对他们穷追不舍,一边大喊大叫。

    尽管因为人声鼎沸的缘故,太多人的目光都被舞台上的劲歌热舞美女们勾住了,甚至到我追出酒店门口都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保安也因为一头雾水,没有第一时间在门口抓住他们。

    这样的大日子,海哥一直陪在龙哥身边,一来保护他的周全,二来还可以挡一挡闹酒令的。只是,龙哥什么身份,哪个敢闹酒令呀。

    否则,如果海哥要是在身边的话,他们一个都休想跑得了。

    最后,我自己反倒成了小丑,独自孤零零地站在酒店门口的五色旗杆前,吹着冷风,习惯性地抹一把额头,撕裂般的疼通犹如电流一样奔涌而出。

    硬生生地挤出我些许眼泪来。

    ”余凯!哎呀~还当真是你呀!你这是怎么啦?“

    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无巧不巧,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丽娜。

    自打那晚送我去康宁诊所打针夜归被白洁误会后,我们之间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呢!

    ”坑人呀!赶紧走去医院处理。和别人打架啦?千万别告诉我这是白洁打的~”

    “瞧你说的什么鬼话!谁有功夫跟她打架!刚才在一群屁娃娃嘴巴不干净,乱吐伴娘口水,我~“

    ”你就英雄救美?瞧你,多大年纪的人啦!说就说嘛,说说又不会掉块肉!现在的屁娃娃不知天高地厚,下手不知深浅!危险得很!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自己!弄进去不到法定年龄,判不了~“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海哥听了别人的报告,急慌慌地跑出来。

    ”凯哥!哎,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是刚刚才听说你被人用酒瓶砸了!你杂个不叫我呀!真他娘的!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就算他是猫,那九条命也不够他还!等着老子来收拾他!”

    阿海义愤填膺地说,还恶狠狠地挥动了篡紧的拳头。

    我尴尬一笑,不好意思说刚才其实已经大声嚷嚷着叫他了,只是他没注意到。

    “哎,算啦,海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屁孩子不懂事,我只是叫他嘴巴放干净点,哪料到他个臭小子竟然敢直接拿酒瓶砸我!肯定是酒过头了!今天是龙哥的大好日子,就不要追究了!更别跟龙哥提了,扫了他的兴!“

    ”一码归一码!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我还要送龙哥他们去别墅搞派对pa

    ty,就不能送你去医院了!要不我叫个小弟送你去吧?“

    ”不用,不用,你赶快去忙你的吧!去晚了,龙哥不高兴就不好了!记住啦,没有这回事!”

    阿海招手叫来门口的一位保安,凑耳交待一番后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对不起,凯哥!海哥让我送你们去医院吧!你们在这稍微等一下,我去取车!“

    ”不用了,真不用了!你赶紧回到自己岗位上去!”

    这时,保安急不可待地说:“那可不行,回头海哥要知道他交待的事我没办好,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凯哥你就别为难小弟了!在这等会儿,我马上就来。”

    丽娜也朝我递眼色,那意思也是叫我真别为难小弟。

    既然如此,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就让保安小弟送我去医院。

    “那就让他送我吧,丽娜,你回去继续欣赏吧~“

    ”欣赏什么呀!有什么好欣赏的,眼馋的是你们这些色眯眯的臭男人!我没说错吧~”

    也对,丽娜可没说错,这舞台周围,不论处纪大小,那一个不是眼睛都伸直了盯着舞台上的美女,目不转睛。

    好家伙,下手可真狠!

    医生清洗伤口后,缝了整整八针!

    而且,原本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手指这一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伤到了,加重了。

    “必须住院,不住院我负不了这个责~医院有规定的!如果你们坚持不住院,最少等明天,到主任办公室签同意书才行~”

    没办法,今天走不了了。原来,我还指望蹭着阿海一众的随便哪一辆去龙哥那隐秘的别墅开开眼,长长见识呢!

    叫丽娜走,她也不走。

    过来输水的老护士听到我们争吵,还以为我们是夫妻伴嘴,还劝我们呢,说什么夫妻没有隔夜仇,床头打架床尾合啥的~惹得丽娜和我尴尬万分,又不好意思说明,只怕越描越黑。

    “记着了,又欠你一个大大大人情啦!以后还给你!"我说。

    “你拿什么还?要是我们身份对换,你是女的,我是男的,那还可以说让你以身相许~呵呵呵~”丽娜说着说着就笑出了声。

    笑声惊扰到打好针走出不远的老护士,她回眸一笑,轻轻地摇摇头:看吧,年轻人,又给说中啦。

    丽娜其实是个好女孩!

    大龄剩女,父亲是k城组织部一干部,母亲,她母亲原本是幼教,后来跟包工头跑了!

    长得吧也算阿娜多姿,前挺后翘,樱桃小嘴,纤纤玉指,一双丹凤眼十分勾人心神~

    也前后处过五六任男友,只是也许是因为父母失败的婚姻给她幼小的心灵创伤太深,不再轻易相信爱情,就这么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的吊着,慢慢的心态就变了。

    认识她也算是一种机缘巧合吧。

    原本是一跟我要好的工友去追求她,手段太单一,情书也是央求我给写的呢!只是,她们都不知道,我只是把当年被毕晓燕拒绝那封改了一下落款~

    虽然肉麻,但是贵在赤诚!直白!

    我直接用朗诵的口吻念给工友预审,工友感动得一塌糊涂,只差涕泪并流了。

    然后,他们第一次约会就荒唐地带上我这只电力十足的超级大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