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双贱合璧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双贱合璧

 热门推荐:
    (),

    萧云打开电脑,将信息投屏到了会议室的大屏幕上。

    具体的方法昨天几人已经商议过了,此时几人要研究的是,进入市场的时间和每次进入的资金数额。

    萧云感叹道:“我们要是知道对方操作的频率就比较好了!”

    赵人杰和郝帅点点头,这是一个问题。

    赵强虽然刚刚才看完资料,此时他突然站了起来。赵人杰示意他坐着说就好,赵强笑着说道:“我站起说话状态好一些。”

    赵人杰点点头。

    “对方既然选择先控制实体供给,在进行期货狙击。他第一步应该是在准备好一切后少量的买入上涨的期货。”

    赵强继续道:“这部分资金不会太少也不会太多,因为太少没有意义,太多会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另外就是对方既然要做,肯定是想带动其他投机者一起行动,所以会分步建仓!”

    萧云点点头,赵人杰和郝帅也默默的示意他继续。

    看到三人的鼓励,赵强继续说道:“对方分步建仓的时机应该是在每次曲线上涨疲弱的时候。”

    萧云点点头说道:“这方面我们都认同,现在关键是要知道对方建仓的频率,我们好决定我们的进入时机!”

    赵人杰,郝帅点点头。

    赵强此时说道:“看了刚刚的资料,我感觉对方是一个精通投机的高手;如果是高手一般都会有自己的法则。一般来说频率都在4-7次。不少于4次不超过7次。”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这正是三人的顾虑点。

    赵强看看三人的表情:“我觉得对方这次可能采取6-7波的操作,第一波提前埋伏,第二波到第五波会吸取外界筹码,最后第六波或者第七波会进行撤出!”

    萧云点点头,由于涉及到整个市场,对方又精心准备,不吸纳足够的筹码,对方是没有兴趣的。

    四人继续探讨了几轮,最终大家预估频率在6次左右。

    接下来就是介入的时机和资金。萧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建议我们从对方第二波开始少量建仓,第三波,第四波,加仓到一半。第五波直接剩下的一半进入。”

    赵强准备说点什么,萧云继续说道:“因为这次狙击对方的除了我们绿光,还有其他几个财团。所以,我不建议过早或者是过晚的进入。”

    赵强最先以为只是绿光一家参与,此时明白,萧云不但要和对方博弈,也要和其他财团博弈。

    赵人杰笑道:“你这样做,我们的伙伴们会不会介意?”

    “都是赚多赚少的事情,如果我们做的不漂亮,我怕别人说我们绿光暴殄天物、业务不精!”萧云笑着说道。

    赵强心里一阵嘀咕,真是个腹黑的家伙,不过换做自己肯定也会这样做。

    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四人都露出了开心的微笑。赵人杰和郝帅也是对赵强更多了一层敬意。

    赵人杰和郝帅松了一口气,萧云此时继续说道:“对方在差不多5天以前应该已经完成了收购布局,最近2天市场已经趋于正常。我在怀疑对方的行动应该就在三天之内!”

    赵强没有说话,赵人杰和郝帅想想萧云是推测,也不好评价。

    “我强烈的感觉,明天晚上对方可能就要行动了!”萧云说道。

    其他三人不解,萧云此时站了起来。

    “今天是周二,明天是周三,如果对方要行动不会选择周五,因为周五交易结束后,周六周天两天是休市期,无法撤出筹码。而且之前我们分析过,对方的备货周期应该就在一周,从5天前如果开始,本周不结束,对方也难以承担损失和积压!”

    赵人杰三人毕竟都是专业人士,一下就明白了萧云的意思,对方的实际行动时间其实并不是自由的!萧云的分析切中要害。

    “也就是明天休市前对方会埋伏,后天一早市场会出来信息,猪肉供应紧张,然后对方会在期货市场顺势出手?”赵强说道。

    萧云点了点头。

    此时赵人杰和郝帅也反应了过来,对啊,周四对方大举行动,即使当天撤场有问题,周五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明天我们可以关注一下对方的入场时间和大致金额,因为超出近期均值的部分就可以作为他们的先期资金!”萧云说道。

    赵人杰和郝帅愕然,这事情对方遇到萧云和赵强不是在表演皇帝的新装吗?

    “我们要不要把这事上报周尚书?”郝帅此时问道。

    萧云和赵强交换了一下颜色,赵人杰哈哈大笑起来:“郝帅啊,帝国有的是经济高手,我们都没有问他们要分析报告,谦虚一点、谦虚一点!”

    郝帅明白了这三个的想法,不仅一阵哀叹,自己还是不够狠啊!

    此时那几个被他用刑的影子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估计直接要吐血而亡。

    四人交换好了意见,最近几天几人也准备就在一起,刚好附近就有一家集团旗下的酒店,几人便都住了进去。而整个集团公司的消息都是赵人杰和郝帅去了帝都出差,萧云去了红原,此时根本没有人关注赵强,自然不用散步额外的消息。

    此时帝国的几家参与的财团都在开着内部会议。只是他们虽然知道行动接下来就要开始了,但他们只能被动的等待对方的出击,因此全员虽然戒备,却只有瞎子摸象胡乱猜。

    而在伊塔庄园,小泉纯中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他在大脑里不断的计算,不断的演示。他希望这次让华夏帝国流血,以此来洗刷上次的耻辱,弥补自己的过失。

    而他却不知道,他在算计帝国的时候,自己早就被别人看出了端倪,就像一个在裸奔的小丑。

    而此时,东条七郎躺在榻上,手伸进了一个仕女的和服。他太压抑了,他不仅需要一场对华夏帝国的胜利,他也要发泄自身的怒火。

    他希望在这次胜利之后,赢得大本营的继续信任。然后,他会让萧云身败名裂,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内心的怒火和心底的欲望使东条七郎如野兽一般扑到了那个仕女的身上;而转瞬间对方的衣服就被他撕开,露出了浑圆的玉体。东条七郎来回的冲撞,直到发出一身低沉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