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东条的布局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东条的布局

 热门推荐:
    (),

    东瀛会所,一大早岗村宏志将一份厚实的资料递给了榻上的东条七郎。

    “这次的情报怎么来的?”

    “我们自己人出面是很难拿到情报的,华夏人对与我们直接做生意是有戒心的。因为一旦被发现,他们直接是要面临叛国罪的顶级处罚!这次我们还是通过汪敏的商社获取的情报。”岗村宏志微微弯曲自己的腰肢。

    “汪敏这条线不能再多用了,这次帝国在蓉城的酒会,他肯定已经引起了华夏政府的注意。他是我非常重要的一步棋!你和小泉纯中尽快找到一个新的合作伙伴非常重要!”东条七郎吩咐道。

    岗村宏志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东条七郎打开资料,逐一翻阅起来,直到将所有资料看完。

    他拍了拍手,岗村宏志推门而入。

    “把小泉君给我叫过来!”

    转身出去片刻,小泉纯中走了进来,岗村宏志本准备关门离去。

    “你也留下来!”东条七郎吩咐道。

    “小泉君,这份资料你看看!”说完他将资料中的关键几页递给了小泉纯中。

    不过半晌,小泉纯中看完了资料,将其返还了东条七郎。

    “这个萧云你已经见过他几面了?你对他有什么评价?”东条七郎对着小泉纯中问道。

    “这是一个缜密而又沉着的人。他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息,我无法用善恶和好坏来判断他。如果要用一种方式形容他,我觉得他是一个隐藏的强者!”

    东条七郎从榻上跨下:“他肯定是一个强者,不然不会从一个小公司的副总监跃升为绿光集团的常务副总经理!记住,那可是赵人杰的公司!”

    “这个人你们要好好给我打听,因为赵人杰从未对一个小人物有这样的关注!从今天开始,关注他的一切信息!”

    “是!”岗村宏志弯腰屈背的回答道。

    “小泉君,这个人可能将会是你在华夏的第一个平等对手,我希望你把他给我打败在脚下!”东条七郎走到小泉纯中面前说道。

    小泉纯中鞠躬道:“是!会长阁下。”

    东条七郎此时将资料整理好,全部交给了小泉纯中:“我希望你在这份情报中找到不一样的东西。”

    小泉拿过资料,见东条七郎再没有说话,便起身鞠躬离开了房间。

    “会长,您在这份材料中看到了什么?”岗村宏志疑问道。

    “我看到了机会,我看到了可以用的人。如果小泉君真是帝国的骄子,我相信他会带着成果来见我的!”东条七郎说完回到榻上,闭目养神起来。

    小泉纯中盘坐在榻榻米的垫子上,两眼轻闭。

    他看完了东条七郎给他的资料,他在构思如何来利用这样的一场变局。他一丝丝的剥离信息,逐渐三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许军、刘栋、江为。他决定先从刘栋入手,因为只有一个跌落到谷底的人才会在绝望中失去道义,追求一丝希望。

    许军太过老辣,江为他还不敢去触动,以免打草惊蛇。

    小泉纯中拍了拍手,一个武士服的中年走了进来:“中田横岗,让人盯住一个人,知道他最近的轨迹!”

    小泉同时将资料中刘栋的信息交给了中田横岗。

    中田横岗接过资料,转身离去。

    帝王宫,方翠山躺在沙发上,一个技师正在给他做着按摩。

    “少董,吧台有一个叫刘栋的找你。”保安在门外说话。

    方翠山坐了起来,招呼技师离开了房间:“让他进来!”

    刘栋进了包间。方翠山放眼望去,少了往日的自信和狂傲,多了一种稳当和卑微。

    “找我做什么?”方翠山直入主题。

    “方总,帮帮我。我现在离开了天达,为了保释金我父母将房子都卖了!”刘栋就差点跪下。

    “我们不是有料场吗?你可以将你料场的股份卖给我,当然也可以卖给其他人,只要守规矩,卖谁都可以。我这样,够意思了吧?”方翠山拿起水,喝了一口。

    刘栋一脸苦楚:“当初料场的钱,我是把所有资产抵押了,然后还贷了高利贷才拿到钱的。现在看我落难,银行要收回贷款;高利贷也要我立马还钱!”

    方翠山呵呵一笑:“当初买料场是我给你面子才同意你的,就是现在老子的料场转手也可以卖高价,你自己的事情找我干什么?”

    方翠山站起身,继续道:“还有看看你们办的事,被一个萧云就搞的像丧家之犬。你看看你们用的什么手段?老子虽然也给孙杰下了套,但是这套他钻的心甘情愿!是他自己不懂生意!但老子不干你们那些下三滥的活,你滚吧!”

    刘栋知道方翠山的脾气,一下就跪了下去:“方董,求求你。看在这几年咋们的交情,帮帮我!我现在被天达开除了,求你给我一碗饭吃!”

    “不敢,我怕那天你给我也来一出美女加冰粉!还是那句话,如果你需要钱,我可以自己购买了你的股份,也可以让别人购买你的股份。看在交情的份上,我不让你价格上吃亏,还有钱赚。”说完,方翠山率先走出了包房。

    刘栋也不傻,知道方翠山不会在搭理自己,他恨,他恨萧云,恨林强还恨郑安。

    他只有走出去。卖了股份,还了钱,也许他还有一套房把!他心里盘算。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找方翠山谈价格,他打了几个电话,都是以前认识的富二代。听说料场,还是和方少董一起的,自然感兴趣的人很多。

    刘栋虽然没有离开帝王宫多远,但是他并没有回头继续直接去找方翠山。他拿起电话打给了对方。

    “刚刚才谈完,你是有决定了吗”方翠山没有料到刘栋电话来的这么快。

    “方董,我想了想,还是想直接将我的股份转给你,你看合适不?”刘栋回道。

    “你要多少钱?说个价格,我看我自己是否有兴趣?”方翠山问道。

    “1.5亿华夏币。”刘栋想了想说道。

    他以为方翠山会给他还价,只是等了几秒钟,他听到了方翠山的回话:“我同意,你拿好东西还是在帝王宫找我。”

    刘栋回到家,姚曼娟知道要卖料场的股份,眼泪一下就出来了。但走到这一步,她知道人没事就已经不错了,要账的人都坐在客厅了。

    刘栋将手里的资料交给方翠山,看了看、方翠山转手交给了陈宇。陈宇看了一遍,点了点头。

    “之前你还差我5000万的尾款,然后加上近期的利息,我现在一共转你0.95亿,你看对不对?”说完,方翠山拿出一张明细单交给刘栋。

    刘栋自己也算过,没有什么问题,便点了点头。因为都是私下交易,双方签署了相关手续,陈宇代表第三方也签了字。方翠山当场打电话就让人把款项转给了刘栋。

    回到住处、姚曼娟正躲在卧室哭泣。银行和高利贷公司的人一直呆在客厅不走!

    刘栋回到家,先解决了银行的贷款,他倒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与自己的预计基本一致。

    可是等和高利贷公司一算,居然还有违约金、提前还款利息损失费用、管理费用。最后他发现就是卖了自己的房子也不够。

    高利贷公司也怕把他逼入绝境,犯下官司,最后双方谈了下来。此时,刘栋变得身无分文,只能住到姚策的家里。

    看着刘栋,姚策也只有摇了摇头!

    接下来,刘栋发现了一个问题。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企业,只要他投简历,没有一家打电话邀请他面试。他打电话过去咨询,都还在招聘,但一听他的名字,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姚曼娟开始还在安慰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刘栋越来越气馁,越来越消沉。

    而就在这天下午,刘栋刚刚走进一家酒吧,他没有发现,几个人待他进去后,也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