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九玄门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九玄门

 热门推荐:
    (),

    是夜、在警方出动同时,花溪会馆二楼面湖的一个超大雅间,郑安正和赵人杰相对而坐。

    “师父,你不是说这件事情我们不插手,怎么又出手了?”郑安疑惑道。

    赵人杰抿了一口茶:“几个爷们,欺负到一对孤儿寡母的身上;还完全不顾及商场的基本游戏规则,我这个常务副会长不做点什么,以后蓉城商会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蓉城基本都知道帝王宫是方大同的产业。直接被包围,停业整顿,相比经济上的损失,估计他面子上应该更难受吧!师父你这是有什么目的吗?”郑安心里有想法,但是不敢确定。

    “对,抓人就抓人,封什么店!这样做就是想提醒他,有些事情不能逾距;但他能不能真正理解进去,就看他了。毕竟从商场上来说,他也是一个苗子,但我不希望有人毁坏帝国的根基,搞浑蓉城的商场。”赵人杰回复道。

    “师父,今天晚上找弟子有什么吩咐。”郑安起身给赵人杰的水杯加了茶水。

    “日常没有外人,不必如此拘谨。”说完,赵人杰将一摞资料递给了郑安。

    郑安接了过去,粗略的扫了一遍,将资料递还了赵人杰。

    “之前的规划你已经看了,这份你看了有什么想法?”赵人杰抿了一口茶问道。

    “师父,这份资料涉及如此机密,不知你拿给我看有何用意?”

    “自10年前,帝国三军总司令下令精简部队以来,基建部队基本都被撤销了番号或者改制。如今帝国的军事设施基本都以可靠的基建商承担建造了。你也跟了我几年了,你应该也知道师父背后是什么。这次我们西部这个项目组织交给了我,我准备让你们公司总体来负责这个项目的绝密部分”。

    赵人杰稍微停顿:“整个项目民用和军用项目都是我绿光集团负责。民用部分我准备以绿光基建来执行,军用部分我想私下以你们天达公司来承建”。

    “能够为帝国出力是我毕生的理想和荣幸。师父,之前你安排萧云入绿光就是为了他分管民用项目吗?”

    赵人杰摇了摇头:“他不是分管,他是需要全面监管军民两方。”

    郑安有点诧异,这么绝密的事情组织会直接同意?

    见郑安疑惑赵人杰继续道:“你师叔祖出面见过了上面,上面直接同意了。目前虽然还不完全确定,但西方的那位已经基本显行了。我们帝国的时间不多了,萧云需要尽快的成长起来,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激发他的潜能。”

    郑安没有料到,事情居然是这样,师叔祖在华夏也是寥寥几人能够亲见的人,居然为了萧云亲子出面。

    “我听说你跟蓉达信息的杨叶颇有关系,有件事你去办理可能比我去办理更好!”,说完,赵人杰将一个信封给了郑安。

    郑安准备打开,赵人杰制止了他:“直接交给杨老爷子,不要告诉是我让你给的。”

    郑安不解,在蓉城老一辈的很多人似乎都知道杨叶曾经和赵人杰是过命的交情,为什么赵人杰要避开自己。

    赵人杰叹一口气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师父,我也就直接告诉你了。10多年前,杨叶的独子杨轩被组织征调了。虽然说是杨轩主动申请加入,但当初是我担保的。这孩子去了1年多后,在一次将绝密情报传输回来后就消失了。这些年,组织动用所有力量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郑安默然,他能理解赵人杰的无奈。

    “按理说,你应该叫杨轩师兄,他是师父收的第一个弟子。那件事情后,原本师父不想在收弟子。可遇到你,现在又遇到你师弟,这也许就是缘分吧!”赵人杰叹息道。

    “师弟还没有回蓉城吗?”郑安问道。

    “我把他送去了嵩山。我有一个师兄在哪里,武学上的东西我指点不了他,我师兄指点他更为合适。”

    赵人杰顿了顿继续道:“我推算命理,你师弟似是巨熊星下界,他身上有淡淡的灵力,随着时间推移,他会逐渐觉醒他的本能。但现在需要人给他做好筑基,而因为我华夏时间紧迫,需要让他加紧苏醒”。

    郑安默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弟来历如此奇特。

    赵人杰续到:“师父之前给你讲过,天道有数,9为数之极。一个时代,最多九个天星下届,其中包括西方世界。你我有幸,直接遇到了2个。这也是命数使然,天佑我华夏。如果不是当初在自助鱼馆偶遇萧云和你师弟,我们可能会走更多的弯路。”

    郑安点头:“但是师父,师弟一直思维和语言异于常人,仅仅强大他的身体是不是风险很大?”

    赵人杰摇头:“能够作为天星下届,自然不是你我等能随便企及。你师弟拥有九难之身,历经轮回不是他不明白,只是世人的小打小闹不入他的眼。他所能感知的已经是超脱常人的思维,可能更接近大道至简这种状态。”

    赵人杰继续:“我们还在思考过程的时候,他其实早已经触及了结果。这就是为什么他天然的亲近萧云,因为他能自然的感知守护萧云就是他至高的目标。”

    “如果之前不是师父的指引,我还一直以为师弟会一直被萧云照顾。”

    赵人杰摇了摇头:“他们两个人的相遇是命数,他们的命运不是简单的谁照顾谁,或者谁更强大。萧云因我华夏而下界,你师弟因萧云而守护。这就是他们的命数,互相交织,不可分割。”

    郑安微微点头,似乎明白了不少。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你尽快去见杨叶,如果他看了这封信有任何的要求,答应他!”

    听到师父的吩咐、郑安装好信封,走出了房间。

    在郑安走出房间的同时,另外一个房间走出一个花白胡须的老者。身后跟着2个半百男士。

    “师叔”,赵人杰起身迎了上去。

    老者眼若灿星,但中间却显出一丝灰色。赵人杰准备扶着老者坐到沙发上,老者抬手制止:“我还没有老到需要人搀扶的时候,到时候如果真的走不稳了,到时候你等在来扶着。”

    老者虽然早已驼背,但却端端的坐在沙发上。见服务生走出了雅间,老者示意赵人杰坐到了自己身边。跟随他的两人也各自落座。

    “师叔,自去年西岭一役,您元气大伤。你应该好好休息,怎么又劳动你驾临蓉城。真是让师侄惭愧!”赵人杰说道。

    “生为华夏人、何惧老病死!你师父为保华夏一脉,心脉俱损。我也是炎黄之后,岂可如此贪生。上次因为有你护法,师叔伤得不重,身体无大碍。”老者声音振奋。

    赵人杰肃然,师父及师叔皆为不惧生死之士,自己又何惧之!

    老者看看赵人杰,又看看自己身侧2人:“人杰,你这两位师兄弟天资平凡,难登极境。我门除了我,以后就靠你了。你小师叔已经消失7年,不知何时归来”。

    赵人杰肃然:“小师叔求道昆仑,必然破境重生。”

    “你小师叔有他的机缘,但时不我待,而今你我不得不做出有些决策了。”

    老者顿了顿继续道:“我昨日入燕京,见过几位老爷子后;带你两位师弟登天台一观,发现紫薇黯淡,周边有冥星过境,其自华夏东北之外入西南之境。蓉城为华夏西南首府,龙脉之地。刚刚我行一卦,补得东瀛有煞星入西南。你们要小心,免得天星蒙尘!”

    赵人杰点头,师叔一般不起卦,一旦起卦,破卦,十之八九。

    老者抿了一口茶继续道:“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刚刚再观天象,紫薇新星旁边出现一颗卫星,其光芒突显,估计新星必得护卫。”

    赵人杰问道:“可是巨熊星移位?”

    老者摇了摇头:“是一颗新星,不是天星,但因天星而生”。

    老者看了看自己两个徒弟:“你们二人今日开始留在蓉城,辅助你人杰师兄。多向你人杰师兄学习!”老者威严的道。

    两人点头,并起身向赵人杰行李,赵人杰连忙起来还礼:“以后还多劳烦两位师弟!”

    老者此时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捧给了赵人杰:“万年养玉,玉养万年;人杰这块玉我就交给你了,方便你以后行事也希望能促进你的修为。最近60年,你是除了小师叔之外,我九玄门最大的希望了!”

    赵人杰连忙拒绝:“师叔,这玉师侄不能接;这玉理当跟随师叔。”

    老者摆了摆手:“师叔的境界,一块玉已经没有了意义。我给你玉不是让玉养你,而是将本门的重任交给了你。以后本门有不服之人,见此玉若见门主!这不是赏赐,这是师叔给你的担子!”

    赵人杰只得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