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绳之以法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绳之以法

 热门推荐:
    (),

    帝王宫、方翠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昨夜的宿醉现在还没有完全缓过来。经理不敢呆在里面,找了一个会按摩的员工给方翠山做着按摩。

    沈四中午出去,直到下午5点多才回到帝王宫。

    见到沈四推开门,方翠山挥手让按摩的员工离开了房间。

    “找了另外一家情资公司,刚刚给我发来了这些文件,我让人打印了出来,你先看看”,沈四将一摞文件递给了方翠山。

    方翠山翻看着资料,沈四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终于看完了,方翠山抬起了头:“我们自己的人查的怎么样?”

    “林强回到了长吉,收回了公司的控制权;郑安在昨天已经发文开除了刘栋;而他老丈人姚策似乎几天前已经主动从公司离休了?”

    “你觉得姚策是离休?”方翠山疑问。

    “姚策离休,刘栋被开除;怎么可能!估计是郑安为了给自己的这个元老留点面子罢了!”

    方翠山沉默了几秒:“这家情资公司蛮厉害的嘛!这么快就给你提供了这些信息。”

    “仅仅是情报,要了我们200万!”

    方翠山哈哈一笑:“完全值得这个价格!”

    沈四不解,:“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刘栋,刘凡tmd全都招了!”

    “他们招了,与孙杰从我们这里抵押贷款有什么关系?”方翠山抿了一口茶,对着沈四说道。见沈四没有理解,方翠山继续道:“我蓝水只是为他孙杰提供贷款,双方协议,担保公司公证,许军第三方担保,合法的交易,我的利息并不是高利贷,与我何干?”

    “但刘栋交代了料场的事情!”

    “料场又不是我蓝水和方翠山卖给他的,关我什么事情,法律是要讲证据的!我只是一个资金提供方,其他我一概不知”。

    沈四木然,对自己的少董又多了一层佩服。他略微停顿,“接下来我们怎么进行”。

    “让公司安排一个资深一点的律师。你嘛,就准备带几个人到长吉先去通知通知这个月的本金和利息罢!”方翠山又顿了顿:“哦,孙杰在局子里,你还是先找个机会打个电话给钱芳把,如果她按期能拿出来5600万,你们也就不用去长吉了”。

    沈四点了点头:“数字刚好5600万吗?你都没有看合同!”

    “6亿本金,一年期,等额本金,还用带合同?四哥,好歹你现在也是上市公司股东之一,这点数学知识以后还是要有的!”方翠山故意调笑道。

    沈四一脸黑线,这个少董,还真不怕自己难堪。

    方翠山止住笑意:“四哥,这次蓉达咨询没有卖情报给我们;你今天找的这家不错,我建议你以后可以多加留意。对了,叫什么名字?”

    “万顺咨询”。

    方翠山点了点头,然后让助理开车离开了帝王宫。

    蓉达咨询董事长办公室,沈四离开之后不久,杨涛又被杨叶叫了上去。

    “1000万不是个小数目,为什么今天拒绝沈四?”杨叶抬起头,盯着杨涛。

    杨涛沉默,杨叶继续道:“长吉100万,购买的是之前的情报;昨天过后的情报已经不是属于他们购买的服务范畴了。给爷爷一个理由!”

    “因为萧云”

    “为什么?”

    “他是我朋友!”

    杨叶半晌没有开口,站起身捧着自己的水杯,来到沙发上坐下:“你坐过来!”

    杨涛挨着杨叶坐下,杨叶继续道:“阿涛,从小到大,你就是个争气的孩子。爷爷从来也没有为你操过心,你也从来没有要求爷爷特意为你做过什么事情。爷爷只有一句话,男人做事要有担当,有格局,同时也要审时度势。你爹消失了这么多年了,爷爷就你这个孙子,爷爷希望你能明白爷爷的苦心”。

    杨涛往杨叶的身边继续靠了靠,爷爷就是自己这辈子最亲的人了,他不想欺瞒爷爷:“萧云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们卖情报给沈四,那我就必须将所有的信息和内幕都交给他,这是我们做情报的底线也是爷爷您给蓉达立的规矩。但是如果沈四发现背后的萧云,他们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爷爷虽然没有见过萧云,既然你这么维护他,我相信他一定有你维护的价值,而不仅仅因为他是你朋友。另外,我们这次已经得罪了沈四,他不但是方大同蓝水的股东,还是蓉城地下势力的领头羊;这个梁子我们算是结下了。”

    杨叶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我想得到的地方你肯定也想的到。爷爷这里给你一颗定心丸——蓉城谁也不能动我的孙子,包括他沈四和方大同。不管是黑的还是白的!”

    杨涛走出了杨叶的办公室,他并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开车离开了蓉达。

    蓉城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左天正来回的在办公室踱步。孙杰的自首加举报,因为涉及的事情不但金额巨大,而且事项复杂,书记兼局长让他协调。

    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他打开门,政委抱着一箱东西走了进去。

    “我还没有开箱,安全检查过了;里面没有什么危险物品。”政委说着把箱子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打开纸箱,全都是一些图片和文件资料,甚至还进行了整理和装订。

    “什么人送来的?”左天问道。

    “一个穿着普通工装的男的,他只是说了一句对我们案件有帮助就走了。没有留电话,也拒绝了我们登记。”

    左天正在纳闷,又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政委起身开门,收发室的大爷正领着一个人站在外面。

    来人手里拿了一个文件袋,身着中山装,身材挺拔。见到政委和左天,来人将一个证件本递给了政委,政委扫了一眼,递给了左天——只见证件里面有一个圆章:“帝国国家安全”。政委礼貌的将证件本递给了对方,对方留下文件袋,转身走了出去。

    左天沉默片刻:“政委,你觉得此事如何处理为好?”

    “因为此事涉及的不仅是刑事还涉及民事,所以我建议移交蓉城检察院。”政委回应道。

    左天点了点头,电话打给了检察院。检察院交接小组很快到达了蓉城公安局,确认符合程序及规定,便将案件文件装箱带走了。

    刘栋和刘凡就被单独关押在这里。原本刘栋还在期待方翠山能来保释或者探望他,可惜方翠山什么都没有做。呆在审讯室,他也想过编个理由或者多找点借口的时候,警察直接一句许军和刘凡什么都交代了,让他瞬间放弃了抵抗。

    因为防止消息走漏和串供,许军被单独关在了青华分局。最先许军对着审讯人员一言不发,什么都不回答。可是当警察拿出几张照片的时候,他明白,自己什么都藏不住了。

    检察院带走了所有的卷宗,也带走了几人最后的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