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各个击破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各个击破

 热门推荐:
    (),

    林强将陈勇招了回来,现在一切的纷争只有搬到明面上了,在跟踪许军也没有多少的意义。

    钱芳开车回了住处。陈勇驾车拉着林强,萧云到了绿光集团公司总部。林强提前打了电话,秘书直接将2人带到了赵人杰的办公室。林强也不遮掩,直接将整个事情简单的解释给了赵人杰听,赵人杰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离开绿光,林强拨通了天达郑安的号码。不过两声,对方就接了电话,似乎预感到自己的来意,没有寒暄,郑安道:“我在天达的办公室等你们”。

    萧云和郑安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此次见面他感觉郑安看自己的眼神更多了一份亲切。萧云也不做作,直接将几份资料递给了郑安。郑安拿过资料扫了一圈,没有想到,里面还有一份萧云写好的上次双方解约的后续调查情况说明书。

    “今天高管会,我已经解除了姚策的总监和副总职务。刘栋我也是准备直接开除,但既然你们目前需要,我觉得直接等着警方抓他更为合适。至于解约的事情,他们是背着我做的;我天达不是别人的战场更不是一杆什么人都可以指使的枪。我喜欢林董和萧总的爽快,我们有什么事情开门见山。我相信北改的项目依然是天达和长吉的合作”。

    走出天达,两人没有想到如此的顺利。接下来只有等杨涛的人带着那个女孩和男孩到蓉城了。

    这时,萧云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是杨涛的号码:“我们的人告诉那女孩红毛被警察抓了,她立马就吓到了,现在已经来蓉城的路上。那个男孩更是差点尿都吓出来,现在也在赶来的路上。”

    杨涛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孔建是个顽固的主,刚刚开始装疯卖傻。我的人拿了几张照片给他一看,他就怂了。目前他呆在蓉城的家里,我们的人就住在了他家,什么时候需要,他都可以出现。放心,我们的人都是征得了他的同意,不会打搅他们夫妻和孩子的生活”。

    晚上10点左右,那个女孩和男孩都被带到了杨涛安排的地方。林强和萧云一致商量,直接将两人交给了警察局。

    当午夜来临的时候,林强和萧云来到了钱芳的住处,此时李亚梅正陪着钱芳一起。孙杰似乎早已经酒醒了,此时跪在钱芳的面前,估计钱芳将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孙杰。

    看到林强和萧云进屋,钱芳瞪了一眼孙杰,让他站了起来。

    “给你林叔跪下!”钱芳冷冷的说道。

    孙杰没有犹豫,他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入了多深的圈套。

    “如果不是你林叔和萧总,我们母子从明天开始就只有一败涂地、家破人亡了”钱芳哭诉着道。林强赶忙扶起了孙杰:“记住教训,知耻而后勇啊!”孙杰平生第一次发自内心的被林强和萧云感动。

    萧云问了孙杰一些细节,大致和自己的推测差不多。

    “孙董,接下来需要你去警察局自首加报案。自首之前帝王宫的事情。那两个人已经交给了警察,他们仙人跳的事情已经坐实,洗脱了你强奸的可能。但是你沾毒涉黄你得坦白,因为毒品是他人害你的,所以处罚不会重,而涉黄因为你被设局也应该不会存在问题。”

    “报案你得直接举报刘栋和刘凡,因为方翠山并没有直接出面,你尽量不要着重的提及他。设局的事情因为涉及到许军,可能后面还需要你直面许军”。

    孙杰并不傻,许军不但要他的钱,甚至还想送他进监狱。他对萧云的吩咐牢记于心。经此一事,孙杰似乎成长了许多。他跪着给钱芳磕了个头,转身又给林强和李亚梅磕了一个头;更是转身对萧云深深的鞠了一躬。

    钱芳抱住了自己的儿子:“在里面好好照顾自己,过几天娘来看你”。陈勇开车将孙杰送到了警察局,虽然夜已深,警察局依然是灯火通明。孙杰拿出证件,讲明来意,警察按规矩将他收押,并开始着手抓捕刘栋等人。

    林强和萧云并没有离开钱芳的家。陈勇车辆驶出的同时,林强收到了一条赵人杰发过来的视频——在强力人员的审讯下,红毛刘凡坦白了一切。

    原来刘凡为了混一口饭吃,找到了自己的姑姑刘希。刘希将他推荐给了许军,许军正好缺少一个狗腿子,就留下了他。正是在许军的策划下,他给孙杰下了春药,更是将毒品偷偷下到了孙杰的酒中。而在许军的授意下,他将孙杰更是直接带到了刘栋,许军和方翠山的多人骗局中。看完视频,几人都不仅为许军的狠毒,阴险而汗颜。赵人杰那边审讯完毕,就将刘凡解送给了警察局。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许军刚刚准备出门,几个警察就走到了他的面前。毕竟是老江湖了,许军一言不发的就上了警车。

    刘栋是在家里睡懒觉的时候被吵醒的,原本想骂几句,一看门口的警察,他转身就想溜。可惜警察早就做了布置,直接将他带走了。

    接下来他们将面对的是隔离审讯,移送检方。

    林强、钱芳和李亚梅一起回到了长吉。林强并没有隐瞒,将最近的事情通告了公司高管。而等林强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刘希已经拿着辞职信站在了门口。刘希并没有直接参与到各种事情中,因此警方综合各方面信息后,并没有抓捕她,只是对她做了限制离境并且随时出庭作证的要求。

    在林强接到辞职信,准备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刘希突然转头:“知道为什么我会跟着许军吗?”

    林强没有回应。刘希苦涩的一笑:“你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对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我给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助手,你有正眼看过我一次吗?我难道真的不值你一看吗?”

    林强谈了一口气:“那是我对你的尊重,你的能力毋庸置疑;你不是一个靠脸和色相吃饭的人,也用不着靠。”

    刘希的脸色黯淡了一瞬,苦涩的眼泪不争气的留了下来。收拾完东西,她把应该交接的清单都放到了桌上,转身走出了长吉。站在窗前,望着刘希远去的背影,林强摇了摇头。

    10多年前,长吉还仅仅是一个劳务公司,刘希还是一个清纯的小姑娘。孙伟和林强两人管着业务、应酬和现场;许军管着财务和后勤。刘希一到公司就做了内勤,后来长吉业务扩大,成为集团公司的时候,成为了林强的秘书和助理。刘希是一个长相不错,能力很强的女孩;林强更是在她眼底经常见到时而黯淡,时而炽热的光。女人,男人的那点事情有时候也不复杂,林强也从刘希的眼神中看到了某种热烈。但林强是一个自持力很强,原则性很强的人,始终保持着合适的距离。

    女人的自尊有时候就像一把双刃剑,可以强大自身,也可以屠戮自己和他人。最终刘希投入了许军的怀抱,虽然她知道许军不仅是个有老婆的人,还是一个小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但刘希从那以后见到林强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林强对此到不介意,反而觉得少了一种心理负担。

    方翠山是在当天中午才收到消息的,因为头天晚上他实在太开心,合着几个朋友在会所喝酒,玩耍到凌晨才回家。父亲方大同早早的就出了门,母亲当前也不在家,保姆和管家也不敢去惊动自己家的小少爷。

    直到助理赶到方家别墅,管家才敢去叫醒方翠山。听着助理的汇报,方翠山拿起手机拨出了几个电话。

    刘栋的电话没有接听,许军的电话无法接通,他试了试孙杰的电话打过去处于关机状态中。方翠山点燃一根烟,站到窗前,狠狠的吸了两口。

    他冷静下来,孙杰自己是没有这个能量和能力的,是什么人在背后操持的这一切?

    他招招手,将助理叫了过去:“把沈四给我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