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破局之道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破局之道

 热门推荐:
    (),

    看见萧云对窗沉思,钱芳和林强并没有去打搅。

    直到萧云转过身来,走到了茶几边。

    “你是否有了什么发现?”林强问道。

    “没有,不过,我想问题的关键可能我们忽略了,我马上要查点东西”。

    钱芳和林强没有打断他,生怕突然又失去了头绪。萧云首先电话拨给了杨涛,响了三声,电话接通了。对面传来一个爆发的声音:“还让不让人打个盹,让小妹扣扣背啊?”

    萧云哑然一笑,他并没有背着林强,钱芳。听到萧云没有回话,估计对面也感觉到了异常。

    “帮我个忙,立马让你的人查一个料场,名字叫东辰料场,位于东四环内侧。之前你传我的照片里面就有,帮我主要查查这个料场的资质、资产和评级”。说完,他听到杨涛挂断电话的声音,要说到情报,萧云觉得除了帝国安全局,估计蓉城再也没有比杨涛家厉害的了。

    萧云打开自己的电脑,在搜索栏输入了蓉城东辰。除了政府备案等有限信息,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线索。他没有放过任何一条带有东辰这两个字的信息,逐一继续往后面看去。

    突然一条信息映入了眼睑,是一张电子表格,似乎是一张报价单。萧云看了看,是3个月之前的,被人无意的放到了一个论坛的共享空间里。萧云打开链接,文档还没有过期,他赶忙下载到了电脑上。此时林强也安静的蹲在他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打开文档,正是一张价格单。品类包括河沙,干砂,碎石,水泥等。每一个项目还分了小项,非常细致。后面的价格也标注的很细。林强和萧云看了看,和目前的市场价格没有多少出入。

    “这只是一张价格单,现在这些大宗物料其实价格相对比较透明,这上面价格没有什么奇特的”,林强有些丧气,并没有在表上找到什么问题。

    萧云没有说话,整个表哥有5页,他一直拉到底,并重新拉了1次。当再次拉动的时候,萧云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林董,你说的不错,这只是一张价格单;但是你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

    看到萧云的表情,钱芳也立马凑了过来。

    萧云并没有卖关子:“芳姐,林董你们看,这张表单价格完全没有问题,说明什么?说明这张表格确实是其内部流出来的,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但是你们发现没有,这里面所有的物料,全是s2级别的,没有一样是s1级别的,s0级别的就更不要说了”。

    钱芳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她不懂基建。林强却是一下反应了过来。这样的细节,确实没有相当的专业和水准是发现不了的。

    “芳姐,一般我们的物料是要分级的,s0级是最高的标准,一般适合最高等级建设用料;s1级别适用高速、一般房屋建设标准;而s2级别目前基本只能用于县道、乡道、村道等低级别的建设中。”萧云解释道。

    钱芳一下就明白过来,也就是说孙杰收购的这家料场应该是从技术上即将被淘汰的厂家。

    不一会儿杨涛的电话也打了过来:“事情紧急,我电话里面给你说。去年年底,这家料场挂牌2亿出售,没有人接手。今年3月又挂牌1.6亿,依然没有人接手。目前里面的设备技术还停留在上个世纪90年代。资质也是从aaa降到了b级。就在前几天,原来的老板将整个料场出售给了一个空壳公司,具体价格不清楚,但应该不会高于1.5亿”。说完、杨涛挂断了电话。

    林强和萧云其实之前已经有了预估,一个这种状态的料场,价格肯定不会超过2亿。钱芳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因为萧云一直手机开着扩音。

    “也就是说,阿杰被人做了局,把1个亿多点的料场,当做5个多亿卖给了他?”钱芳问道。

    “是的,这就是他们的局,不过是整个局的一部分而已”,萧云分析道:“他们第一步是高价将料场卖给孙董,第二步就是等孙董资金链断裂的时候蚕食孙董的股份。而一旦孙董接手东辰料场,他必然立马面临资金问题,虽然料场有产出,但是品质跟不上,利润也有限。关键是每个月5个多亿的资金使用利息就会让孙董资金断链”。

    林强点了点头,萧云分析的很有道理。萧云继续补充到:“如果按照对方的思路,一旦孙董资金链断裂,他们不但会要求孙董的股份,更可能借此机会拉低长吉的市场信誉度和资产价值,到时候他们可能就有机会以较低的代价控制长吉的股权”。

    钱芳不禁蹙眉道:“那我们目前怎么应对,与中奥那边的协议依然有意义吗?”

    林强也有担心,他之前并没有意识到对方这么大的手笔和孙杰这么大的胆子。萧云看了看两人:“与中奥那边的追加担保和三方公正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孙董在长吉的股份权益;但是不能影响这份料场的转让协议的合法性。如果芳姐速度让三方公正机构登报是完全可以避免孙董的股权受损,但是孙董肯定会陷入接下来的合同纠纷中。”

    “我们能不能以合同欺诈为名,让这份合同自然失效?”钱芳问道。

    萧云摇了摇头:“这是一份交易合同,明码标价,双方都认可。按照市场交易原则,双方签字即为生效。”

    钱芳内心涌来一股无助:如果保全股份,孙杰会名誉扫地,甚至个人被迫破产;如果保全自己的儿子,那么孙伟创造的一切将成为他人的嫁衣。林强倒了一杯热水递给钱芳:“嫂子,你先别着急,办法我们一起想;阿杰不懂事,你还得撑起这个家。”

    萧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其实他是有办法的,只是现在提前收网可能会目标有损。但一想到孙伟曾经对自己的看重和培养,萧云也只得冒险一试。

    “芳姐、林董,之前有些事情我没有给你们讲,一方面是当时情况还不明朗,另外一方面我这边证据即使到现在还不够充分。但因为孙董这个操作,可能我这边只有提前发动了。另外,芳姐,一会儿你看到的有些东西一定要控制住自己。”

    林强有些意外,他都已经很惊讶萧云的渠道和推断了,现在萧云居然还有更多的东西。而钱芳似乎黑暗中看见了一丝亮光,哪里还有多余的想法。

    萧云将许多的照片,资料放在了2人的面前。直到1个小时后2人才看完。钱芳此时脸色苍白,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都是我害了他,从小他爸打他,我就护他。是我败了他。”林强之前并不知道孙杰帝王宫的事情,结合之后的种种事情他也是大吃一惊。钱芳六神无主,此时林强搂住了她的肩膀,让他好受了一些:“萧云,我现在没有了头绪,这么多的信息也消化不了,你安排,我做。我全力支持你做任何事情,如果这次孙杰能够侥幸逃脱,我们母子一切都可以赠予你。”

    萧云递了一张纸巾给钱芳:“芳姐,我尽力,其他的事情你不要提,这是我对老孙董的敬意。”

    钱芳情绪平和了一些,将头抬了起来,擦干眼泪:“阿强谢谢你和萧云,阿伟当初有你这个结拜兄弟是他的福气”。林强点了点头,眼中透着鼓励的光芒,扶着钱芳做到了沙发上。

    萧云思考片刻,拿起了电话,还是拨给了杨涛。杨涛似乎知道萧云会给他电话,响了2声就接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第一,如果不动用警方,有没有办法立马控制住红毛刘凡?他掌握着大量的敏感信息”。

    杨涛不假思索:“我不行,非法的事情我们不干也不敢。但有一个人也许行,我只能告诉你名字,别人帮不帮,我不敢保证。”

    萧云开着扩音,看林强点了点头,钱芳也眼神示意同意:“你说”。

    “赵半仙,赵人杰”。

    还不等萧云回复,林强点了点头。萧云继续:“第二,帮我找到之前在帝王宫的那个女孩和男子,用钱让他们到蓉城一趟,我相信你有办法。”

    “你是我亲爹,我欠你的。爹,你继续”杨涛狠狠的道。

    “等事情过去,你安排我请客,另外算我欠你一个承诺。”

    “不要空头支票,一会儿一起结算”,杨涛仿佛又变了一个人。

    “第三、找到孔建,告诉他,我知道他所有的行为,包括天达也会立马知道他们的伎俩。我要他在蓉城等着我需要,如果他不是我需要的样子,他就等着坐牢吧!”

    “第四、找人传话给江为,就说我说的,我给他一条路,他也给我一条路。不然我的路断不断不知道,他的路是肯定会走到头。”

    见萧云倒完了豆子,那边传来的话语:“爹,你吩咐完了,小的这就去办。100万华夏币,先付50万,事成之后付余款。另外,既然你要这样做,免费赠送你一个忠告,方家在蓉城有地下势力,自己小心”。

    钱芳没有犹豫,立马转了50万给杨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