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引蛇出洞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引蛇出洞

 热门推荐:
    (),

    在林强的鼓励下,萧云答应了赵人杰的招揽。作为一个毫无背景和资源的人来说,能够有这样一条路可以走,可以说是他的造化。但从分别时,赵人杰的兴奋来说,感觉不是帮萧云解决了一个麻烦,而是自己赚到了一个宝贝。

    虽然是夏季,红原的夜晚依然有些凉。此时、陈勇已经将在营区的3个人也接到了酒店。萧云喜欢一个人住,因此和陈勇各自开了一件房,林小英和唐璐一起;林强自然与夫人一间。林强和萧云座在沙发的两边,想了想,萧云还是将手机里面的邮件打开递给了林强。

    林强看完信息,默默的闭上了眼睛,重出一口气后说道:“没有想到他已经卑劣到了这样的地步”。

    萧云道:“当初我们就在考虑,长吉毕竟他也是股东之一,怎么会让这样的利益让与他人。原来他早就做了暗度陈仓的打算。当初我们的最终投标报价可能早就被他泄露给了江为,江为就是以此为蓝本作出了伟盛建设工程的投标方案”。

    林强默然:“亚梅和我意识到伟盛建设工程的不正常,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他许军的第二个窝。我也一直找人在调查,如果不是你的这条消息,我们还被蒙在鼓里”。

    萧云补充到:“如果不是杨涛的人跟踪,刚好遇到江为与许军的见面,也不会发现他们的私下关系,至少不会这么快的发现”。

    “恩,当初我们只是知道许军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却不知道他在外面有这样一个私生子”,林强补充到。

    萧云继续:“如果凭这些证据,其实对于伟盛和天达的合作构不成直接的影响”。

    “这次邀你出游,确实有让你脱离是非的打算。因为凭这么多年的经验,你就不是一个轻言失败的人,排除许军对你的私恨,就以这么大一个锅让你去背,你也会自己去查”,林强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有句话叫灯下黑,还有句话叫预先取之必先与之;在董事会结束后亚梅和我合计,我们就打算给许军一个机会。只有你和我都离开了蓉城,他才敢放心大胆的继续他的下一步行动,也才会放松对我们的警惕,干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萧云没有回话,确实如果他留在蓉城,可能真的会打扰林强他们的布局。

    林强喝了一口水:“明天一早,陈勇会搭乘赵人杰的飞机回到蓉城。他回去盯住许军,自然知道他们下一步的行动,我们也才能找到合适的突破口”。

    “许军毕竟对陈勇很是熟悉,很容易暴露”。

    “放心,跟了我10来年的侦察兵,如果这点工作都做不好,也太掉分了。我相信他,就如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手臂”。

    萧云本来还想提另外两个人要注意,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毕竟杨涛的人已经去盯了。

    此时的蓉城,华灯遍地。同样的会所,同样的包间,许军靠在沙发上,刘希靠在许军的胸前。许军吐了一口烟圈:“我以为林强多牛,还不是乖乖的交了权”。

    刘希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经常告诫你不要得意忘形,现在一切都还在进行之中,要避免一切意外,我都不应该出来见你”。

    许军哈哈大笑,把烟灭掉,捧住了刘希的脸:“心肝宝贝,我的女诸葛,人家舍不得你,难道你舍得人家吗?”边说,许军从一旁拿起了手机,打开社交软件:“你看,这货现在带着自己的老婆、女儿跑到了深山老林舔伤口去了”。

    刘希白了许军一眼,眼神充满了魅惑与勾引:“那你还不早点回家,小心家里的母老虎回去收拾你!”

    许军一巴掌排在刘希的身上:“怎么,吃醋了。家里的母老虎天天搞她的研究,那里有时间管我”。

    刘希身子扭了扭:“说正事,江为这小子究竟靠得住吗,究竟他是你什么人,你这么信任他?”

    许军笑道:“我亲侄子,从小到大我养大的,肯定靠得住”。

    刘希继续:“北改项目必须进行开工前的准备,我们的资金目前是不足的;就是把你所有的股份去做抵押也还差一大部分,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许军坐了起来:“这还是得落在孙杰这小子的身上,放心,既然他进了我的套,他就不要想再出来”。说完,许军翻身压在了刘希的身上。

    自从上次在九洞桥的遭遇之后,孙杰仅仅消停了一天不到。四个杀马特已经不知去向,他一个人在游戏厅里荡悠。如果不是他老娘直接锁了他的信用卡,他还不会回家。

    钱芳此时看着自己脸色苍白的儿子,眼泪不禁掉了下来。孙杰虽然混账,对自己的老娘还是有着几分感情:“妈,你哭啥,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钱芳抹了抹眼泪:“你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你是不是沾毒品了”。

    孙杰立马否认,只是摇曳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避开了钱芳的视线。钱芳抹了抹儿子的脑袋:“阿杰,你爸去了快2年,你现在是经常都不回家。你告诉我你在外面和朋友投资一点生意,妈很快慰,只是这次你为什么要去公司做那些事情?”

    孙杰想起有些事情,立马到:“妈,我只是觉得许军是我叔,从小对我最好,我把公司的事情交给他最合适不过了。你看他又是我们亲戚,还是公司老员工,你说我不信任他信任谁。我平常有什么事情都是许叔最关心我”。

    钱芳不知道怎么说,只有微微一叹。孙杰看着老娘的精神好了一些,继续道:“妈,最近我们生意要扩大规模,预估要投资200万,我这边要出100万,妈能不能给我一点钱?”

    钱芳以为自己儿子确实在外面有了生意,她哪里知道儿子带他去看的厂子根本就是别人的:“阿杰啊,妈妈这里的钱,是爸爸以前留给你娶媳妇的,这2年我们娘两有出无进,剩下的也不多了。公司的股份毕竟是你爸爸辛苦打拼一辈子留给我们母子的,我们不能让他九泉之下还含恨”。

    孙杰惨白的脸上有一丝红晕:“妈,放心,我会努力的”。

    “阿杰,妈是支持你搞事业的,妈这里再给你100万,你一定不要辜负妈的期望”。

    孙杰接过银行卡,在家里呆了半天,晚饭后又偷偷摸了出去。他哪里知道,就在他出门的那一刻,黑暗中一个影子也跟了上去。

    别墅里,钱芳坐在客厅里,下午过来的李亚梅此时也陪在她的身边:“亚梅,你说阿杰是真的在外面做生意吗?”

    李亚梅思索片刻:“嫂子,之前强哥一直让我私下多关照阿杰,我也一直有留意,你说的那个厂子我找人查过,已经开了近2年了;年初是重新装修过,但里面的股东好像没有阿杰”。

    钱芳黯然:“知子莫若母,我也知道阿杰的性格;他人不坏,就是不务正业。这100万就当我对他最后的妥协吧!对了,阿强和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

    李亚梅将昨天夜里从林强哪里得到的消息告知了钱芳。

    “亚梅,如果不是萧云;说不一定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了。都怪当初我自己引狼入室,把许军牵扯了进来。我们下一步,怎么办,可以直接以此找天达和伟盛吗?”

    “虽然情况逐渐明了,但目前还缺少实质性和有效的证据,暂时我们还是不能动,只有等许军露出更多的马脚。”

    钱芳叹一口气:“如果没有阿强和萧云,我们真的只有坐以待毙了!等事情过去后,我一定支持萧云做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嫂子,萧云被赵人杰挖走了,还是强哥牵的线”。

    “阿强是怎么想的,怎么把萧云放走了!当初阿伟和他不是说留下萧云,可以保我们长吉10年无忧吗?”钱芳蹙眉道。

    “强哥告诉了我一句话,金鳞岂是池中物。强哥还说萧云去了绿光不见得就对我们是坏事,有今天的一份感情,将来即使长吉有难,萧云也不会不管。而且,如今许军蠢蠢欲动,他不是公司股东,也不再是高管,没有一个身份和名目;行事不便,师出无名啊!”

    钱芳点了点头,李亚梅继续道:“嫂子,这几天你我要配合强哥演一出戏,有没有问题?”

    “需要我做什么,你说”。

    “没有什么,明天开始和我一起吃喝玩乐罢了,不但要玩,社交软件上一定要把玩的开心的照片随时传上去”。钱芳和李亚梅相视一笑,各自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