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八章、长吉的地震

章节目录 第八章、长吉的地震

 热门推荐:
    (),

    长吉公司会议室里此时安静得落针可闻。林强依然坐在主席位置上,许军在左下,孙杰在许军旁边坐了下来。此时李亚梅也已经到了现场,她在许军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孙杰的对面坐着董事会秘书。

    许军首先发言:“今天,我把孙杰孙董,李亚梅李董一起请过来不为别的。作为股东之一我建议咋们股东会做一些调整;当然最终决定权还是在大家的手里”。林强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的戳了一口面前的茶缸。李亚梅看了一眼林强,看他没有什么反应,只能说到:“许副总是有什么建议呢?说出来大家商量一下”。

    许军也不管林强的反应:“孙杰现在已经快30了,我觉得他已经适合回来掌管董事会了,我的建议是将董事长的位置应该归还给孙杰,孙董了”。林强此时抬起头,扫了一眼孙杰,发现这家伙打着哈欠,有精无彩的打着瞌睡,似乎根本没有听其他人的谈话。林强嘿嘿一笑:“许副总的提议我觉得可以考虑,只是孙杰,孙董你是这么考虑的?”

    孙杰正在打盹,一时根本就没有听到林强在叫他。许军用胳膊碰了一下他,孙杰有气无力的坐了起来,一看到对面审视自己的林强,困意去了一半,这个叔叔,打小孙杰就有点虚。许军再次踩了他一脚,他才回味过来:“许叔叔说的有道理,按许叔叔说的办”。林强侧脸一笑,李亚梅也看出了一丝端倪。但法治社会一切依法办事,除了他们董事会秘书也在场进行记录呢!

    许强尴尬的笑了笑,正要说话,李亚梅站了起来:“许副总,这件事情你有告诉孙家嫂子吗?”

    许强:“孙杰已经成人了,他才是公司的股东”。

    “许副总难道忘记,当初孙伟董事长在离世前的遗书中把股份处置的权利给了钱芳大嫂”,李亚梅继续。

    许强一笑回答道:“现在不涉及到处置股份,只是董事会管理上的事情,我不叫钱芳大嫂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李亚梅哼了一声,坐了下来,是啊从法律和规章上来讲,孙杰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而钱芳是没有股份的。

    许强继续:“现在我们投票吧,我支持孙杰回来掌管董事会”。

    李亚梅看了一眼林强,他和林强加起来的股份不到40%,反对也是无效的。林强示意李亚梅不要着急:“我们不反对,只是孙董,接下来对董事会和公司你有什么安排呢?”

    孙杰恹恹欲睡,早就想离开了,又被林强抓住,他真是不胜其烦:“林叔,大事大家商议,一般事情你们商量就是。”

    林强继续:“如果我们商量不下来呢?”

    “那就听许副总的,我不在我委托许副总代为处理”。

    林强看了一眼李亚梅,站了起来:“孙董,那我是将目前的董事长工作移交给你还是许副总呢?”

    孙杰只想早点去寻找自己的快乐:“许副总,都给许副总”。

    林强点了点头:“董秘,今天的会议请你记录清楚,另外请你立马将刚刚的决议打印出来,我也去把相关的资料和物品移交给孙董”,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许军眼底露出一丝狠厉:你林强再强,在绝对的股份面前,你有什么可依仗的。

    走回办公室,林强思索再三,没有给钱芳打电话;毕竟人家自己的儿子,还轮不到他去说有些东西。他拨了刘希的电话,让他到会议室做个相应的交接见证。回到会议室的时候,董秘已经准备好了相应的会议记录和股东会决议;刘希也到了现场。四个股东各自签字,孙杰连自己那份文件都没有拿就离开了。原本林强已经把公章和一些关键文件资质给了孙杰,孙杰转手就给了许军。

    林强走出会议室,把董事长办公室几件私人物品带着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就准备离去。正走到大门口,他发现李亚梅就在门口等着他。李亚梅自己开着车,林强让司机陈勇将车开回家,自己坐上了李亚梅的车。

    时间还早,李亚梅直接将车开到了附近一个茶楼。找了个包间坐下,李亚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老林,当初你和伟哥好不容易创造了如今的局面,你今天怎么就让许军夺了权去?他是个领头的料吗?”

    林强喝了一口茶,苦笑的回答:“是我们不争吗?是孙杰这小子拱手将公司交给了许军”。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立马给钱芳打电话?”

    林强一叹:“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刚刚孙杰应该是毒瘾发作了。我也想过给大嫂打个电话,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孙杰毕竟是她儿子,从小到大,伟哥是打的厉害,嫂子是护的厉害。现在有些情况不明,如果我们此时去惊动她,结果变化不变化不知道,但嫂子会怎么想?她会以为我贪恋董事长的位子,不愿意让贤给她儿子,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理?现在我们只能先满足许军的条件,然后再看看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李亚梅感叹了一声:“自从伟哥走了之后,许军就小动作不断。你说他要是有那个能力和气度,你、我又怎么会反对他去做董事长。另外,你看我给嫂子打个电话,或者约她一下怎么样?”。

    林强点了点头:“你去约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你只管实事求是的把事情讲给她;以嫂子的见识和涵养,她是看得明白局势的。我毕竟私自去见她不方便,也容易引人多心”。

    李亚梅点了点头:“对了,这次天达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现在去续签的公司叫伟盛建筑工程;我找人查了下,名不见经传。但有线索表明这个公司私下和许军有过接触,目前一是不清楚他们的具体关系,二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准备先继续调查,等更多的信息暴露出来”。

    “萧云和苏山你是怎么安排的?我也是到了公司才知道结果的。”

    “他们暂时是不敢去动苏山的,毕竟很多领域他们也不懂。虽然刘希很聪明,但是也仅仅限于人事和财务。技术她和许军都不敢去挑担子的。萧云是个人才,但现在你我是泥菩萨过河啊!根据之前董事会的决议,我按照标准给他算了这2年的奖金,给他在花坊里付了个首付。”

    李亚梅点了点头:“恩,这也算是给了他这几年一个交代,对公司他是有大贡献的”。

    林强附和道:“别看这小子人不高大,却有一股气势,许军都怕他;关键有格局,当初伟哥我和对他也是几多考验,他都安然度过;说个题外话赵人杰曾经给予这小子极高的评价。”

    “你是说绿光赵人杰?”

    “恩,你知道他和我是当年高中同学。在一次聚会上他远远的看见站我身边的萧云,他说这小子是潜龙在渊,还说这小子是个福星;告诉我那天不用了可以给他安排过去”。

    “这老小子据说痴迷周易,随时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据说现在绿光的事情他都很少管了”,李亚梅接到。

    “那有不管的道理,现在蓉城地产三足鼎立;但另外两家和绿光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我们圈子一直有一句话,3个大同2个郑安不抵1个赵半仙。”

    李亚梅有点愕然。

    林强继续道:“他背后的能量不是你我能够想象的,除了房地产,他们还涉足了高端制造业,现代农业;据说在华夏民营企业中,稳进前10;你看这些年绿光很少参与竞争本地的土地拍卖了,不是他们没有实力和精力,是人家已经有了更高的层次”。

    荷塘月色,蓉城排的上号的别墅区。其离主城区中心不到10公里,周边就是蓉城的高新南区。顺着一条滨河大道,跨过一条四通立交桥就进入了一片湿地公园,荷塘月色就在湿地公园的西北角。李亚梅早早就给钱芳打了电话,等她停好车的时候,钱芳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两人礼貌的抱了抱彼此,走向了楼上预定的包房。认识多年,两人也少了不必要的寒暄与客套,李亚梅直接将手上的文件递给了钱芳。看着钱芳的脸色越来越黑,李亚梅转身去了洗手间。

    李亚梅回到位置的时候,钱芳已经将资料放在了茶桌上,脸色虽然已经缓解了很多,但她眼底的怒火却愈来愈炽热。

    “这个畜生,是要将他爸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于人吗?”

    李亚梅忍了忍,大致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给钱芳讲了讲。听说高管会议孙杰出面开除了萧云,钱芳差点就气的倒下了:“他爸和他林叔为他培养的这么重要的助手,他就这么给赶走了?这些年蓉城的经济是在飞速发展,他哪里知道这平静湖面下的滚滚波涛。阿伟还没有走前就当着我的面告诫他,重用萧云、信任林强,可保公司10年顺畅。一直让他堤防许军,他现在倒好,亲者痛,仇者快啊!亚梅,啊强怎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

    李亚梅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毕竟不能直接将林强告知她的转述。钱芳毕竟是个明白人:“亚梅,我不该责备阿强;我能理解他的苦衷。这些年他也是够辛苦的了,当初也是怪我,不相信阿伟的话,要把自己这个表哥放在你们几个合伙人里”。李亚梅一直很诧异,当初孙伟和林强那么厉害的两个人怎么会让许军进来做股东,原来有这样一层关系。

    钱芳打开自己的提包,取出两个袋子递给了李亚梅:“亚梅,麻烦你几件事情。第一、你将这两个袋子转交给阿强;第二、你告诉他,我们孤儿寡母感谢他这2年的照顾,我对他绝对的信任;第三、长吉不能倒在许军的手里,如果有需要,我这里有伟哥当年留下的重要文件,可能能够帮得到忙;第四、我这里有一张卡,里面有20万,你帮我交给阿强,让他转交给萧云,就说是阿伟生前的意思,让他不要记恨我们孙杰,如果以后有机会,帮他一把”。

    李亚梅有些诧异,孙伟生前对萧云是评价不错,但不至于如此吧,为什么钱芳不自己去找萧云?仿佛看出了李亚梅的疑惑,钱芳继续道:“亚梅,这2个袋子里面的东西你和阿强都可以看,不要进第三个人的眼睛。这2年我一直在暗中调查当初阿伟的遇难,我不认为他是死于意外,我知道阿强也一直在私下调查这件事情。你们三个当初有过过命的交情,我也就不瞒你了,我现在肯定当初阿伟是被人故意害死的。我一个女人很多时候不方便,我一直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母子,你把这交给阿强,他会明白的。另外,对于萧云的事情是有我的意思,但这确实也是当初阿伟的意思,他说如果以后萧云离开了长吉,要将这张卡里的钱给他,阿伟还说,如果我去给对方不一定会接受,但如果阿强去给对方肯定会接。这不是我们给他的赏赐,这是我们感谢他以后能帮我儿一把的诚意”。

    李亚梅有些愕然,虽然她从来不参与公司的运营管理,但她也确实知道萧云的人品和能力。她惊讶的是自己两位结拜哥哥对这个小子有这么高的评价,这么重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