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七章、冰与火、冷与热

章节目录 第七章、冰与火、冷与热

 热门推荐:
    (),

    萧云呆在书房里一夜没有入睡,他知道整晚秦素都在收拾自己的物品。天刚蒙蒙亮,秦素的母亲带着他哥哥就来到了出租房。萧云本想出去见个面,想了想还是压制住了自己,也许放弃是对彼此的成全把,体面的分离留给彼此最后一点好感吧!

    毕竟是租房,秦素的东西也不是很多。半个小时左右,随着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萧云知道这段感情到这里就再也回不去了。他走出书房,站在窗前,看着秦素大哥的车缓缓驶离了小区。萧云就站在窗前,仿佛这个世界与他无关,只是几行清泪忍不住的从他眼角掉落下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也许这就是他和秦素的姻缘吧!

    直到半个小时以后,身体一晃,萧云差点摔倒在地板上。站立起身,从茶几上拿出一张餐巾纸,挺了挺腰杆,萧云抹去了眼角的泪痕。客厅被秦素收拾的整整洁洁,除了取走了她的私人物品,其他东西都被重新摆好了位置。走进卧室,萧云发现一个文件袋摆在床上。

    打开文件袋,首先映入萧云眼里的是一张书签:“君当鹏程九万里,切莫低沉负五洲。七夕相伴未曾悔,来日愿君奏凯歌”。萧云手持书签,不仅再次黯然泪下。

    虽然这些年自己发展的也还不错,但底子薄,出身低,负担重。他没有给秦素多少的物质与享受,秦素自己也是一个节俭的人。两人最快乐的时光就是一起做饭,一起散步,一起去看看电影;虽然如此秦素从来不抱怨,反而觉得很惬意。

    书签下面是一张白纸包着的卡,上面也写着秦素的几句话:“你给我的50000买结婚用品的钱在卡里,密码是你的年份我阳历的月份”。在最下面是一张塑封的照片,萧云缓缓拿起来,这是6年前2人去巫峡玩的时候拍的。那时候的萧云还满脸都是青涩,秦素依偎在他的胸前,相比萧云的中正平和,秦素显得欢呼雀跃。

    照片低下一张小纸条:“我舍不得撕,也许这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了吧!你要留着便留着,不愿意留着你处理吧!”。萧云这时候才想起,两个人这么多年一起的照片不超过5张,秦素的照片倒不少,应该都被她装走了。卧室也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萧云把东西装回文件袋,躺在床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房间的闹钟响了起来,萧云才回过神来。刚刚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大脑一片死寂。也许寂灭这个词就是描述的这种状态吧。闹钟的时间是秦素日常起床上班的时间,萧云一般要晚半个小时才上班。关闭闹钟,萧云刷了牙,把头埋进一满盆冷水之中。直到实在憋不住气,他才从盆里移除了脑袋。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和脸,他来到厨房。放眼望去,微波炉功能停在保温的位置,萧云打开,里面有一杯热牛奶,两片面包。

    这是萧云这辈子吃过最长时间的早餐,直到闹钟第二次响起的时候,他才吞下最后一小块面包。走到窗前,他做了几个拉升动作,沉默几秒,换了西装出门而去。

    萧云到达3楼的时候,林小英已经在自己位置上捣鼓东西了。看见萧云到了,这妮子努了努嘴,把一份文件传给了萧云。临时高管会,签字的是许军不是林强。萧云想得到,如果是林强要求召开的,应该自己一早就收到会议主题和参会函了,毕竟总裁办很多事情都是和运营部一起商量着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萧云对许军的一切手段都不感冒,随他去吧;泥鳅怎能在大海里畅游。

    参会时间很紧,萧云放下背包,拿着笔记本就去了会议室。人已经基本到齐,萧云找到自己位置坐了下来,抬起头,他发现林强正在看着自己;自己旁边苏山将自己的笔记本稍微向萧云偏移了一些,几个字赫然映入萧云的眼睛:“许+孙,开除你!林难保”。萧云什么也没有说,自己最坏的结果早在预料中;但林难保什么意思?是自身难保还是保不住萧云?萧云摇了摇头,涉及到股东会的事情,自己是没有发言权的。

    平常许军都是等林强开头再进行发言,今天许军直接就打开了话匣子:“本次与天达公司的事情,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集团公司为此不但付出了巨大的财力,也动用了许多的物力,人力和关系。原本已经是水到渠成,但萧云萧总监行事不稳重,管理不到位,导致公司失去了这个大单,给公司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我现在提请高管会罢免萧云在公司的一切职务”。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了萧云的脸上,萧云面不改色,只是盯着会议桌中间的一盆兰花。许军见没有人回答,哼了一声:“萧云,你自己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嘛?”

    萧云抬起头,盯着许军眼睛,呵呵一笑:“许副总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就没有什么说的了,一切尊重高管会的决定”。许军转过头,看见刘希的眼神,继续说道:“萧云,公司一直待你不薄,你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不是你在负责吗?”

    萧云脸色一沉:“许副总,我刚刚说了,一切尊重高管会的决议。公司这些年对我的信任和培养我牢记于心。我没有多的意思”。林强一直看着自己前方,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一样。许军正要发作,看到刘希的眼神,立即变换了脸色:“那好,同意罢免萧云的举手”。

    陆陆续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举起手来,基本是许军这些年的心腹。许军站了起来:“其他人什么意思?你们一点原则性都没有吗?”。萧云知道,当初孙伟在的时候定了个规矩,除非违法违规,罢免高管需要高管会议一半以上人的同意。当然他不信今天许军就这点手段。

    许军哂笑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只有请孙杰孙董出来了”。随着他的发言结束,孙杰走了进来。其实以前孙伟也曾经尝试将孙杰带在他自己身边,可是一方面他忙,一方面对这儿子束手无策,后来就任其自然。孙杰只要有钱,也落得清闲,就是他爹去世后他也仅仅参加过一次董事会和高管会。但无论是实际上,还是名义上他都是长吉集团最大的股东,一人独占45%的股份。孙伟去世前应该是给老婆打过招呼,一直都是将股份投票权委托给了林强。但从法理上讲,孙杰才是真正的最大股东。

    孙杰对萧云不是很熟悉,毕竟他没有心思管这些他认为的无聊事情。按照许军的吩咐,孙杰开口了:“萧云,我听说你与其他公司有牵连,我觉得你已经不适合继续在公司工作,高管会的同事们请重新投票吧”。此时林强抬起头来,玩味的扫了一眼孙杰和许军,他没有发言也没有举手。而萧云不仅一笑,这么严肃的事情,能被孙杰“听说”两个字就概括过去了,也真是有趣。许军要求再次举手投票,虽然还有少数几个人没有投票,但看到大股东亲临现场,其他人也大多举起了手来。会议开到这里,萧云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会议室。

    此时,许军再次开口:“麻烦萧云同志将相应的东西交接给刘希部长一下”。

    萧云回头扫了许军一眼,许军连忙转移开视线。萧云离开了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刘希并没有跟着出来,而是让许军的助理跟到了萧云的办公室。收拾了一点自己的私人物品,萧云在交接单上签了字,因为现在基本都是网络办公;很多东西都在电脑和平台上。交接很快就做完了。

    走出办公室,萧云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对于被许强挤走,他并没有什么伤心。正要离开,林小英这妮子将一个信封给自己塞了过来。难道这妮子要给自己私下送点啥做纪念?林小英白了萧云一眼:“是我爸让给你的,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你爸,谁,给我这啥意思?”萧云愕然。

    “林强”林小英又翻了个白眼。萧云更加愕然,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过这一层,一直听林强说自己有个女儿,但不是一直在国外吗?仿佛猜到了萧云的心思,林小英又白了他一眼:“我就不能回国吗?”

    萧云只得尴尬的嘿嘿一笑,和这妮子打了个招呼正要走。那妮子又把一把车钥匙递给了自己:“给我当了这么久师父,拜师礼都没有给你行;这个车我不开了,借给你开;不许推脱哈,不然就是瞧不上我,以后你自己买车了还是要还的。”接过钥匙一看,是公司之前自己经常开的那辆帕萨特。有些年成了,但操作还不错,公司之前准备处理,萧云还准备买过来呢。后来后勤部把其他车处理了,单单留了这一台,萧云现在估计不是林强就是这妮子打的招呼把。

    不等萧云拒绝,林小英又开刷了:“只是借,不是给啊!还有以后欠本姑娘一个人情了,你记住”。萧云摇了摇头,这妮子,蛮横起来自己还真不是对手。想想过度拒绝就坏了好意了,萧云正好也缺一个座驾。之前一直开公司的车没有关系,以后万一其他地方不配车,还是得自己买一个。

    萧云将信封放到副驾位置上,其他东西一股脑儿的放在了后备箱。再次望了一眼这个自己呆了将近5年的地方,萧云驾车而去。时间还早,他把车开到附近商场的一个地下室里,决定看看信封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打开信封,首先是一个便签,一看笔迹就知道是林强的亲笔。便签第一页就一个字:“忍”。

    翻过来,背面写着一段话:“萧云,跟了我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动过公家一分钱。原本计划等我你都稳定之后给你配公司的股份,可现在来者不善,我估计也是自身难保。短时间,你再回长吉基本是无望了;而长吉也将风起云动。这里面有一张发票和收据,是近郊花坊里一套房子的首付款,你不要拒绝,这是你应得的,这钱也不是我私人的,是作为近三年你高管的奖金发放的,作为这些年对你的激励。你拒绝就是坏了你我5年的师徒缘分。林小英这妮子的事情她最初不许我告诉你她的身份,她怕你因为身份而迁就她。以后有机会帮我管教,管教,这妮子你的话比我和她妈的都管用。另外下面有一封推荐信,你觉得合适可以使用,悉听尊便。林强。”

    捏着便签,萧云重重的闭上了眼睛。走出大学校门,他总共服务过2个老板,他很庆幸都是不错的良师益友。林强对自己有时候像师父,有时候又像父亲,但怎么都不能否认他对自己的看重和爱护。很多人以为苏山才是林强的弟子,殊不知林强对苏山是指教多于教导

    。翻开后面的资料,首先是一张发票和收据,只有数目和缴款人。萧云看了一下备注,总价75万,首付32万。首付已经交清,花坊里就在近郊,是本地比较出名的楼盘。萧云看了看交款日期,居然是昨天下午7;00,不正是会议过后吗?拿起最后一页纸张,是一份推荐信,应该是本地的一家企业,萧云想了想还是先不用的好,去了又是让林强欠了别人一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