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蓉漂的崛起 > 章节目录 第五章:七年

章节目录 第五章:七年

 热门推荐:
    (),

    回到出租房,秦素还没有回。这是个套二,萧云和秦素住在了主卧,他们把次卧做了书房,只是放了一组多功能沙发。平常秦素妈妈过来,萧云也可以打开睡觉。

    萧云看了看手机,还不到晚上8点。他给自己兑了一杯咖啡,靠着沙发陷入了沉思。

    5年前进入长吉集团,林强一直把自己当亲人一样对待。虽然钱没有挣多少,但他觉得和林强学到不少东西,也获得不少锻炼的机会。当时就是孙伟董事长对自己也是青睐有加。

    2年前,孙伟在一场意外中离世,整个公司都落在了林强的肩上。也是2年前,许军的独子许武在公司仓库强暴女员工被送进了监狱。当时萧云凑巧去仓库盘库,不经意就看到了这件事情。后来受害者在法院起诉,到了庭上作证的时候萧云才知道这个许武是许军的儿子。记得当时原告律师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到开庭之前许军一家包括法院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关键证人存在。

    在庭审休庭中途,许军冒险找到了萧云,希望他拒绝出庭作证,并表示愿意给萧云100万的诚意金。虽然萧云没钱,他也想挣钱,面对这么大一笔钱财,没有动心是不可能的,但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要让他守住自己的良心,最后他还是拒绝了许军的提议。许军一家应该也是动用了很多资源和关系,想把案子拖入死胡同。最后因为萧云这个关键证人,许武还是被判了12年。

    自此以后,许军对自己是怀恨在心,虽然在工作上萧云处处细心,但平常还是被穿了不少的小鞋。而这次的事情,稍加分析也就知道许军不仅仅是想针对林强董事长,更是实打实的想致自己以死地。但萧云不解的是,许军怎么会以失去这么大的一个合同为代价来针对自己?让自己失去长吉的工作虽然对自己短时间内有一些影响,但是萧云相信自己只要换个环境还是有机会起来的。这个代价也太大了一些;许军这么精细的人会不明白?

    想不明白,萧云啜了一口咖啡,努力使自己保持空明。许军的目的究竟在哪里?拍了拍脑袋,萧云拨通了一个号码,正是自己大学同学杨涛的电话。杨涛目前在一家咨询公司做部门主管,一直信息灵通,平常和萧云也关系不错。响了几声,电话接通了:“萧总,这么晚打电话有啥事?”

    “别贫,兄弟我有事想给你聊聊;弄不好,过阵子还要来你那里蹭吃蹭喝呢!”

    “恩,我去卧室,有啥事,你说”。

    “帮我查几个事情,第一个事你帮我查下天达公司北改项目最终的承建商是谁;第二个事情最近麻烦帮我留意一下市场上关于北改项目的信息和传言”。

    电话那边杨涛咳嗽了一声:“第一个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接替你们公司和天达签约的一家承建商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全名是叫伟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二个事情呀,我可以帮你留意,有什么我发你信息。”

    “多谢,你能不能帮我进一步查询下伟盛建筑的公司情况和负责人的情况?”

    “这些我查出来了也发你信息,记住你欠我10000块了啊”,说完那边电话就挂断了。

    倚在沙发上,萧云明白,这次自己估计在劫难逃,好则降级;差则可能卷铺盖走人。毕竟公司那么大的直接损失,没有一个替罪羊是不行的,只是萧云这个铁头就想死的明白点。

    甩了甩头,萧云站了起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有等对方出招了,毕竟自己没有主动权,想太多没有意义。洗了个澡,萧云躺倒沙发上,时间已经来到了九点半;秦素一般最多在外面呆到九点。萧云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却发现电话已经关机。想想可能是手机没电了,萧云想如果十点还没有回来再给秦素打电话,如果还是关机就试试给曼娟打个电话。

    躺在沙发上,看着书桌上两人3年多前的合影,萧云才反应过来,他和秦素都已经在一起七年了。萧云母亲就在蓉城帮萧云的哥哥带孩子,平常偶尔也会到这里来看秦素。这个准丈母娘一直嫌弃萧云没有房子,是农村的;加上自己父母身体不好,更是对萧云没有什么好脸色。

    萧云不仅苦笑,这些年,说是挣钱,还是挣了6,70万。但是父母身体不好,自己和秦素开销虽然不大但怎么一年也要个6-7万。秦素的工资本身不高,到现在萧云算算卡上顶多就30万,他也想今年合适的时候先去近郊买个小套三,毕竟自己和秦素租房还好;等以后有孩子了怎么也得有个自己的家。

    看看手机时间已经10点了,萧云打秦素的手机还是关机状态。他正想给曼娟打电话,门口已经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来到客厅,秦素已经换了拖鞋。萧云身高不高1米7左右,秦素就比他矮点,将近1.63米左右,平常两人出去逛街,秦素都很少穿高跟鞋。秦素算不上美女,但也还耐看。和萧云在一起快7年了,除了偶尔两人为房子的事情会吵几句,平常也还和睦。

    看着秦素的脸色,萧云知道她有什么事情,还不见得是好事情。

    “玉素,你这么了?”,玉素就是秦素的乳名,身边朋友和亲戚都这样叫她,萧云也就这样叫了。

    沉默了几秒,秦素大大的吐出一口气:“萧云,我们在沙发上聊聊吧!”

    萧云不好说什么,跟着秦素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萧云,我们两个还是分开吧!”

    萧云没有想到秦素来的这么直接:“玉素,我们在一起7年了,你今天是这么了?我们不是都商量好今年年底订房,结婚了吗?”

    虽然秦素极力压制,两滴清泪还是从她的眼角流了下去:“萧云,我实在是扛不住了,房子这么多年,你一直说要买,但你一直没有买。你说我和你租房我可以忍,我妈每次过来看到租的这房子都跟我抱怨,每次都和我吵,我真的扛不住了”。

    “玉素,我们过几天就去看房子好不好?我告诉过你,今年买房啊!”

    “今天晚上和曼娟一起吃饭,他男朋友请客;人家都买第二套房了;曼娟家自己还拆了2套。你说我怎么好意思?你知道今天晚上为什么我关机吗?我妈说再不和你分开,她就要和我这个女儿断绝母女关系,她一直打我电话,一直打我电话,你说我怎么办!”。

    萧云想抱住秦素安慰一番,却被她转过身推开了。萧云明白,这个准丈母娘对自己一直是意见多多。想想这些年,逢年过节萧云生怕她不满意,东西都是买的整整齐齐,可这准丈母娘就是不怎么待见他,就因为房子,票子和出身农村。萧云也不是不介意,那个男人没有脊梁骨?一方面秦素确实还是对他真心,另外一方面萧云想到等以后发展好了,这准丈母娘应该就会好一些了吧!熟料竟走到了这步田地。

    “玉素,这么多年,你跟着我,确实我没有能给你多少;确实我自己的条件也不好;但我们现在是越来越好了呀?”

    “是吗?今天曼娟告诉我一件事情,她男友告诉她你负责的天达项目是不是解约了,他们说你可能还要受到处罚”。

    萧云不仅有些愕然,天达和长吉解约的事情不是今天才出来的嘛?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了市面上?

    “萧云,你不要骗我了;曼娟他男友就在天达集团工作”。曼娟的男友刘栋萧云见过几面,感觉不是一个圈子的人。虽然知道他也在基建行业做事;但每次听他高谈阔论,萧云就只听不说。私下听秦素讲过,刘栋好像在一个公司做市场策划部副部长,家里就是蓉城本地的,父母早些年存了些钱,在蓉城也有点关系,虽然没有考上大学还是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秦素,我没有骗你。这次解约本身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是的,我可能会离开公司;你也知道这些年挖我的公司也不少;我换一个地方一样也可以做起来的”。

    “萧云,我也相信你能做好,可是我等不起了。我妈妈一直不同意,你知道她在我们家里就是爸爸也只能听她的。这么多年,她一直要我们分开,我咬紧牙一直抵抗,哪怕她找人介绍了其他人我也是从来不见的。这些你也是知道的,你让我怎么办?”

    “我们可以买房啊,年底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你以为结婚是你说结就能结吗?也怪我自己懦弱。我妈说了结婚可以,买房,搬新房结婚;彩礼28万,你还要管我们那边婚礼一应应酬,你做的到吗?”

    萧云不仅沉默,就是他自己到处借钱也不见得能够凑弄。自己的钱就够房子首付,装修的钱都还没有。父母还的管,亲戚也都在农村,怎么好意思开口?萧云知道,自己这个准丈母娘这些事情办不到是铁定不会同意。秦素是个孝顺,乖巧的女儿,这些年最多也就是躲着她妈。

    “萧云,这也许就是命运吧!我爸没有什么能力,从小到大家里都是我妈说了算,把我哥和我送完大学,她也不容易。也许分开对我们都是一种解脱,你看好不好?”

    萧云心里一阵发凉,丢掉长吉的工作他并不害怕。这些年来,他对秦素的感情一直没有变过,他虽然也想过准丈母娘会有异议。但他想的只要今年买了房,在给自己一点时间,丈母娘会不会慢慢同意下来。他对秦素没有任何埋怨,从自己饭都吃不饱的时候秦素就没有介意过,陪伴自己这些年只有他欠秦素的。

    看着秦素扑簌的眼泪,萧云强忍住自己的泪水:“如果你决定了,我尊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