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热门推荐:
    (),

    “小心点。”延颉安慰道。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韩雅然挨着延颉,用只有两人能听得见得话问道。

    “四年前。”延颉老实的回答道。

    当他在雪国站稳脚跟的时候,他就派人去寻找了当年所有的人,唯独季闻阳,花费了许久的时间才找到,所以每年他都会抽出时间,去看看他们。

    当年,他没能救的了他们,他一直很自责,但是他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能做的就是替他们报仇,所以延颉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他会带着仇人陨落的消息来告诉他们。

    韩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早已经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终于在这一刻,她见到了季闻阳。

    可以他却再也不会笑着对她自称季小爷了。

    韩雅然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拿起刚才准备好的一壶酒,慢慢的倒了一杯,放在季闻阳的墓碑前。

    “季小爷,请。”韩雅然也给自己到了一杯,然后举着,看着前方,一脸笑意。

    韩雅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等她平复好情绪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客栈。

    刚才与季当家的告别,他老人家一脸欣慰,表示自己的儿子能有你们这样的朋友,真正足矣。

    而韩雅然模模糊糊的记得,当时延颉说,能与他做朋友,也是我俩的福分。

    此刻韩雅然坐在房间里,刚才延颉下令,明日出发。

    这一去,他们就会离开炎国边境,正式的踏入雪国。

    他们已经快走了两月了,这一路韩雅然和延颉除了那日过后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韩雅然回过神来才思考着今日的事情。

    延颉和季当家的话,韩雅然想到了什么。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延颉应该是去看望过所有人的。

    韩雅然又转念一想,若是真的当年的一切是他所为,那么他为何又要去看望他们呢,躲得远远的不是很好吗。

    至少韩雅然知道自己,那就是若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一定躲得远远的,祈求上天不要让她遇见那人。

    可是延颉却去看望了他们。

    “王妃,吃饭了。”香草把饭菜端了过来,有些担忧的说道。

    从刚才回来,王妃就这样一直不说话的坐在这里,她想上前询问,但是被小意和桃心两人拦住了,表示让王妃自己待会儿吧。

    而韩雅然看着自己面前的饭菜,三菜一汤,还都是自己爱吃的,韩雅然突然问道:“王爷吃了吗。”

    而韩雅然的这句话简直让香草高兴极了。

    这一路上,王妃和王爷什么话也不说,就连晚上歇息都是各睡各的,所以香草简直是替自家王爷着急啊。

    王爷和王妃已经是拜过堂的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算是正式的夫妻了。

    这睡在一起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啊,倒是不睡在一起反而有人说的。

    这些日子,王爷和王妃吃饭睡觉都没有在一起,所以大部队里早就已经流言四起了,不过却在传入王妃的耳朵里之前就被王爷镇压了。

    王爷在听见传的这件事后,十分生气 ,当即就让人发下话去,表示若是他往后再听见任何传言,那么那些谈论的人也就不要回雪国了。

    而这队伍里除了王妃带的人,就是他们的雪国人了,这不让回雪国,他们怎会愿意,所以一夜之间流言消失殆尽,因为大家都知道平日里不怎么发怒的王爷今日是真的有些动怒了。

    所以此刻香草激动的不得了,赶紧说道:“王妃要不与王爷一起吃吧,王爷想必现在还没用膳呢。”王爷每日都会去查看大部队的膳食,怕出什么意外。

    而且除开王妃的饭菜是单独做的,王爷基本上都和大家吃一样的。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会如此死心塌地的跟着王爷。

    有一个和自己同甘共苦的主子,谁不愿意呢。

    “要不,奴婢去请王爷过来。”香草试探性的问道。

    而韩雅然在听完香草的话后,有些别扭的说道:“谁要和他一起吃。”说完韩雅然赶紧拿起筷子,可是筷子在手,她却吃不下去,终于韩雅然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把筷子一放,说道:“端走吧。”

    香草一听,那是有些吓着了,王爷嘱咐过,一定要让王妃好好吃饭,可是现在王妃把筷子一放,不吃了,香草赶紧劝道:“王妃你就吃点吧,这饭……”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就听见韩雅然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端到王爷那去,我去他那吃。”

    韩雅然的话简直让香草高兴的不得了,赶紧就说道,“是,奴婢这就端。”王妃这是想开了。

    香草一脸高兴的端着饭菜走在前面,而韩雅然则依然有些别扭的跟在后面。

    她现在却有些后悔了,她这是在干嘛呢。

    但是说出去的话怎么可能收回呢,所以韩雅然此刻简直别扭的不得了。

    就在韩雅然别扭中,终于到了延颉住的房间。

    前几日,延颉包下了整个客栈,不过明日他们就得离开了。

    韩雅然站在外面,香草正要去敲门,却被韩雅然阻止了。

    因为韩雅然听见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这时候,房间里传出来声音, “你说,这炎国的云帝老儿这是想把所有的权都抓在自己的手里啊。”说这话的人是安王,韩雅然记得他的声音。

    倒是安王说的内容,让韩雅然一惊。

    云帝,这个他的赐婚,韩雅然对他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好感。

    毕竟一个要打击韩家的君王,她怎么可能喜欢的起来。

    所以此刻一听到有人提起云帝,韩雅然的好奇心简直被勾到了最旺盛的点。

    “你啊,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这是要把权利和威望一起抓在手里。”这是延颉的声音。

    还是那样安静,处事不惊的语气。

    “好像也对,不然他怎么会把女子入仕给取消了呢,想当年,炎国允许女子入仕可是震惊了诸国啊,大家都不看好,但是没想到人家却办的风生水起的。”

    “你以为女子入仕是他提出来的,据我所知,是韩翊鸣全权负责的。”

    安王的话让韩雅然一惊,什么,女子入仕取消了,那……

    就在韩雅然想着是以后所有女子都不能入仕了,还是说以前的也要卸任的时候,就听见安王又说道,“只是可怜那些已经在官场上打拼许多年的女子,这一道旨意,就否定了她们所有的一切,云帝那老头好像还让那些人即日就卸任呢,唉,倒是可惜了那些真正有这一能力的女子。”安王突然又话锋一转,笑着对延颉说道,“你的王妃要不是早嫁给你,没准还能赶上这一趟呢。”

    而此刻在门外的韩雅然听见提到了自己,则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但是咳完了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哪里。

    “谁。”屋里的人突然厉声说道,韩雅然一听就知道人家语气里的不悦。

    韩雅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偷听墙角被抓了个现行,你说她尴尬不。

    而旁边的香草一听,赶紧回答道:“回王爷的话,是王妃,王妃说,今晚想和王爷一起用晚膳。”

    而韩雅然听完香草的话后,简直想哭,早知道就不来了。

    而随后,韩雅然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哐嘡一声,门被打开,延颉站在门口,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韩雅然,脸上的表情,惊讶里透着惊喜。

    “你……”延颉的声音里有着细不可闻的颤抖。

    韩雅然看着他,脸突然红了,不好意思的说道:“香草说你还没吃饭,我正好在吃饭,就想来看看。”

    韩雅然可没忘记香草刚才一下子就兜底的表现。

    而延颉看了看旁边的香草,又看了看脸已经红到脖子处的韩雅然,微微一笑,侧了侧身体,把门露了出来,“进来吧。”此刻延颉的话简直温柔似水。

    “好。”韩雅然点点头,便一脚跨了进去。

    而香草也跟了进去,待她把饭菜端到桌上放好后,便识趣的退了出去,但是她没有关上门,因为里面还有一个不识趣的。

    秋仲瑾看了看韩雅然,又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一股酸不溜的话说着:“我看我也走吧,你这有佳人作陪,不需要我了。”

    而秋仲瑾的话成功的让韩雅然的脸又红了几分。

    “安王殿下你也可以留下来一起吃。”韩雅然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要再呆在这里,想必待会儿就有人会提着剑来赶我走的。”秋仲瑾故意把声音拖的很长,一脸调侃的看着延颉。

    “你若是再不走,现在就有人会提着剑来赶你走。”延颉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秋仲瑾说归说,但是脚上还是没停住,边走还边说,“侄儿媳妇,下次请我吃啊。”说完,便啪的一声关上门,以显示延颉有了媳妇就忘了舅的表现。

    而香草在门外偷笑的看着这一切,不过看见了安王投过来的一个眼神,则默默的闭上了嘴。

    韩雅然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一切,随着安王的离开,屋子又陷入了安静。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里微微透着尴尬。

    终于延颉先开了口,“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是。”韩雅然点点头,云帝想打击他们韩家,这是早晚的事,她父亲称病,但是没想到云帝为了抓权,竟然把女子入仕取消了。

    那李言也怎么办,韩雅然突然想到,这些年她和李言也一直互通书信,李言也告诉她,虽然女子为官还是有诸多无奈,但是她却已经朝着她的梦想前进了。

    “你也不要太担心,有些事情还没有到最后,还没有定数的。”延颉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好。”韩雅然点点头,她怎会不明白,延颉应该是在安慰她。

    “吃饭吧,你不是说要与我一起用晚膳吗。”延颉其实很开兴,韩雅然能主动来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