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

 热门推荐:
    (),

    韩雅然是第二日才醒过来的,她醒了就听芸姨说了,昨日送她回来的人是颖南王,不仅如此,当时是颖南王抱着她下的马车,而且更主要的是,当颖南王准备把韩雅然交给芸姨的时候,韩雅然竟然抓着颖南王不放。

    两人就那么在相国府的大门口僵持了许久,好在当时是晚上,相国府的大门口基本上没人,所以才不至于让人看了笑话。

    但是芸姨可心急啊,看着韩雅然一副醉酒的模样,然后抓着人家的衣物,心里担心的不得了。

    明明出去的时候,说的是和中枢令的大伙去吃饭,这怎么回来就变成颖南王送回来了。

    虽然再过几日便是颖南王和韩雅然的大婚之日,可是现在两人在大门口拉拉扯扯的,终究是不好,所以实在看不下去的芸姨便让一旁的丫鬟赶紧把小姐带进去。

    待韩雅然毫不反抗之力的被丫鬟扶了进去。

    芸姨看着眼前的人,虽说他将来便是韩雅然的夫君,可是芸姨却不是很喜欢。

    毕竟她的然然应该也不喜欢这个人吧,所以爱屋及乌的理论,韩雅然不喜欢的,芸姨也不满意,所以当时芸姨都没有让颖南王进府一坐。

    倒是延颉看着芸姨那明显已经有些显老了的面容,与曾经他作为卫云邻不同,今日的芸姨,带着浓浓的距离感。

    是啊,在她们眼里,现在的他不过是她家小姐不得不嫁的一个不爱的人而已。

    所以延颉也很自觉,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倒是芸姨在相国府的大门口看了许久许久,她总感觉刚才的那个年轻人很像一个人。

    后来,中枢令的众人到了相国府一问,才知道颖南王刚把韩雅然送了回来。

    大家才放心,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就好。

    而此刻韩雅然听完芸姨的话,那是尴尬极了。

    刚才芸姨说什么?

    说她拉着人家不放。

    还是在相国府的大门口。

    韩雅然用被子蒙着头,一脸惆怅。

    天啦,这是要逼死她吗。

    在过几日,让她如何面对他,虽然韩雅然在心中告诉过自己,未来的她注定不会幸福,但是至少还能做到相敬如宾吧,可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以后让她如何和那颖南王做到表面上的相敬如宾。

    只怕到时候,她看见那颖南王,就会想起这件事。

    不过韩雅然也安慰自己,但愿那颖南王不会在意这件事。

    不然她那应该悲惨的后半生便越会雪上加霜的。

    但是后来,小子睿从学堂回来,看见韩雅然的模样,听了芸奶奶的话,便把书包一放,就跑到自己娘亲的房间。

    因为刚才芸奶奶告诉他,他的娘亲好像不开心。

    不过等小子睿进了门一看,自己的娘亲此刻闷闷不乐的坐在房间里。

    “娘亲,你怎么了?”小子睿看着韩雅然,一脸疑惑。

    “没事。”韩雅然摇摇头,看着小子睿说道。

    “哦。”小子睿点点头。

    “子睿,娘亲问你,娘亲马上要成亲了,那时候娘亲就不在这里了,你……。”韩雅然看着小子睿似懂非懂的眼神,问道。

    今日她的父亲找过她,问她关于小子睿的问题。

    她要出嫁,肯定是不可能带着这个孩子的。

    韩翊鸣是问她的意思。

    若是她愿意,这个孩子他可以养在相国府里,当他的亲孙子对待。

    若是她不愿意,他也会给小子睿找一户他们信的过的人家,让他们收养小子睿。

    韩雅然听完了韩翊鸣的话,久久没有回答。

    是啊,她要嫁人了,而小子睿怎么办,这么多年她都是把他养在身边的。

    现在把他留在相国府里,或者从新给他找一对养父母。

    说心里话,韩雅然却是不愿的。

    这么多年,她对这个孩子都已经有了感情。

    现在要把他们分开,韩雅然真真是不舍得。

    但是韩雅然也没有回答韩翊鸣,而是告诉他,她需要问一下小子睿的意见。

    他虽然还小,但是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件他们可以做主随意安排的物品。

    而韩雅然的话还没说完,小子睿就立马说道:“不管娘亲去哪,我就跟去哪。”

    韩雅然愣住了,眼前的小家伙一脸的真诚,那双眼睛透亮清澈。

    怎么看怎么都不是在哄她啊。

    “那娘亲一贫如洗,你还跟着娘亲吗。”韩雅然又打趣的笑着问道。

    “跟着啊。”小子睿无比坚定的点点头。

    “一贫如洗是什么?娘亲。”小子睿思考着,好像先生没有交过这个词语啊。

    “就是跟着娘亲不能穿新衣服了,不能穿新鞋子了,而且呢还不能再吃绿豆糕了,还有不能吃很多很多点心的时候。”韩雅然微微笑道。

    “子睿不在乎的。”小子睿奶声奶气的说道,“我们可以把买新衣服新鞋子的钱存起来买绿豆糕和点心啊。”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忘了他的绿豆糕。

    “你啊。”韩雅噗呲一下笑了起来,虽然脸上笑着,可是韩雅然心里却有些担忧,带着子睿,那个颖南王会同意吗。

    “好,娘亲去哪都带着子睿。”即使心里担忧,韩雅然还是安慰着小子睿。

    毕竟不管怎么样,不能伤了这个孩子的心。

    “好诶。”小子睿笑着拍拍手。

    “快去吧,芸奶奶给你做了好吃的。”一说到好吃的,小子睿跑的比谁都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房间里。

    这些日子韩雅然明显的感觉得到小子睿在相国府里很开心。

    相国府里有些仆人的孩子也是呆在相国府里,而小子睿每次完成了先生留得功课,便会一溜烟的跑去找他们玩,而今日也不例外。

    但是每日多么想玩,小子睿还是会做完的所有的功课才会去。

    而那时候韩雅然也不会跟着他,并且还让小子睿身边一直跟着的仆人离他远点。

    因为刚开始,韩雅然发现她站在旁边的时候,那些和小子睿差不多年龄的孩子都畏畏缩缩的,一点也放不开。

    而后来,韩雅然便远远的站着,那些孩子一看没了人,才慢慢的和小子睿打成了一片。

    而韩雅然也从未阻止过这种事。

    那些孩子有着天生的胆怯,即使她没有任何恶意,那些孩子看着她这位相国府里的小姐,也会畏缩,韩雅然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尽最大的努力不去打扰他们。

    而当晚,韩雅然把小子睿的选择告诉韩翊鸣的时候。

    韩翊鸣也是一眉不展。

    小子睿他看着也挺喜欢的,即使他的女儿出嫁了,把这个孩子留在相国府里,他也是乐意的。

    但是现在这个孩子却要指定跟着自己的女儿走,所以说这件事却是一个麻烦。

    这主要还是取决于颖南王。

    而韩雅然表示她可以去找颖南王说说这事。

    韩雅然想的是,能如了小子睿的愿那是挺好的,但是若是那颖南王知道她有一个养子,思来想去觉得她配不上他,一衡量之下便不娶她了。

    这个结果,那当然是最最好的了。

    一想到这里,韩雅然就抑制不住内心的高兴,毕竟比起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过着一辈子被防备,被监视的生活,韩雅然宁愿被退婚,过着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的生活。

    至少那时候的自己还有那少的可怜的自由。

    但是韩雅然的话还没有说出去,颖南王那边竟然传过来话,颖南王派人给韩雅然送了一封信,而信里表示知道贵府小姐有一养子,但是念在她们多年的感情,不愿做那分离母子的恶人,所以韩雅然嫁过来之时,把这养子带上,颖南王也是不反对的。

    言外之意就是,韩雅然可以带着这个孩子嫁给颖南王,颖南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同意了。

    这个消息不仅惊呆了韩雅然和韩逸风,就连韩翊鸣也微微一惊。

    这颖南王简直让人琢磨不透啊。

    “丫头,你确定这话是那颖南王说的。”韩逸风一脸的不敢相信,这话怎么听着都想是个玩笑。

    毕竟这颖南王也太好说话了点吧。

    韩逸风此刻简直想用之前听过的民间的一句话来形容这颖南王。

    见过做冤大头的,没见过这么明明白白做冤大头的。

    而韩雅然吃惊之余却有着深深的失落,你说这颖南王怎么就不退婚呢,竟然还接受了小子睿。

    虽然韩雅然在心里告诉过自己,希望小子睿原谅她这一次多多少少利用了他那么一点。

    但是韩雅然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她能想到的是那颖南王即使不退婚,那也不可能接受小子睿的。

    因为最后一个结果才是正常的,所以韩雅然连怎么让颖南王同意带着小子睿都想好了,可是现在人家却直接同意了。

    这让韩雅然想到的一切对策全部都扼杀在了摇篮里。

    “看来什么事都不可能瞒过他。”韩翊鸣无奈的笑笑,这颖南王果真有些能耐,他在这帝都有多少的眼线,知道他的女儿带着一个孩子的事情轻而易举,不过倒是他的决定真真让他有些惊讶。

    “父亲。”韩逸风听明白了,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无妨,知己知彼才能有更大的胜算嘛。”韩翊鸣此刻并没有因为帝都有颖南王的眼线而焦虑。

    颖南王是何人,连这件事情都布置不好,还担得起这个名号吗。

    而韩雅然没有说话,有些事,是不需要她管的。

    而成亲的前一日,韩雅然的舅舅谭书礼终于赶到了帝都,一起回来的还有韩雅然的舅母谭柳氏和谭泽。

    因为谭家商号开分号的事情,韩雅然已经有三月没有见到过他们了。

    而他们此次也是因为得知韩雅然要出嫁的消息才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谭柳氏一看见韩雅然,那眼泪就不停的流,嘴里也不停的说着,我苦命的孩子啊,

    而韩雅然看着自己舅母的一脸担忧,也只好默默的陪着她。

    谭柳氏看着韩雅然,摸着她的头发,边哭便说道:“陛下怎么可以把我们家孩子嫁到那么远的地方,而且还是那颖南王,我听说那颖南王是如何如何的残忍,再说了那雪国天寒地冻的,怎么也比不上炎国啊,我的然然怎么受的了。”

    而韩雅然只能安慰着谭柳氏,谭柳氏担心她,她都明白,而且大家的心情都差不多,所以此刻谁也没有管谭柳氏说了什么不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