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热门推荐:
    (),

    时间过得很快,雪国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帝都。

    云帝下令,今晚就为他们准备接风宴。

    而韩雅然作为此次事件的主角,这次的接风宴她肯定是不能缺席的。

    而韩相国一直对外称病,所以便由韩逸风代替他出席这次的接风宴。

    今日的皇宫注定又是热闹的一晚。

    歌舞升平,百官畅饮。

    韩雅然再一次无奈的坐在那里,看着这热闹即庸俗的地方。

    这样的宴会,她小时候都参加过很多次了,每次都觉得很无聊,总会偷溜出去。

    但是今日她却不能那样做了,因为今日的她注定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的呢。

    韩雅然默默的拿着酒杯,杯子里是韩逸风刚给她斟好的上好的葡萄酒。

    她不胜酒力,这葡萄酒对她来说都会醉的。

    “就喝这一杯就是了。”韩逸风笑着说道。

    因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人过来敬酒,大多数都是韩翊鸣的门生,以及一直的追随者,但是都是韩逸风一一应付回去的。

    “好。”韩雅然点点头,余光瞟到上方那个今日穿着鹅黄色襦裙的女子。

    是思诺公主。

    此刻的思诺公主应该也看见了韩雅然,便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隔空对着韩雅然举了举。

    韩雅然看见,便也拿起自己的酒杯微微的举了举。

    思诺公主则微微的点头笑了笑。

    韩雅然看着她,想起刚才进宫的时候,被她拦住了去路。

    那时候,思诺公主一脸愧疚的看着韩雅然,告诉她,让她不要怪她,她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她告诉韩雅然比起现在的皇宫,她更愿意去雪国。

    对她而言,即使是刀山火海,也比现在的日子要好过些。

    人人都觉得她是公主,身份高贵,锦衣玉食,但是谁又知道她每日都过的提心吊胆。

    韩雅然不是很明白思诺公主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安慰她,表示这不怪她。

    她不去,也有其他人会嫁去雪国的,只是那个倒霉的人刚好是她罢了。

    而且韩雅然还让她不要多心,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使命,上天不会让她一辈子就这般不顺下去的。

    韩雅然也安慰自己,或许去了雪国,她会幸福也说不定。

    “雪国安王,雪国颖南王到。”韩雅然听着宫人的高喊,回过神来,在对面林芝的提醒下,看着众人都看向的那方。

    世间传言,雪国颖南王貌美,但是却常以一副面具示人。

    也有些人猜测,颖南王其实是长的很丑,怕吓着别人,才一直带着面具的。

    那人群里,慢慢的走来两个气宇不凡的男子。

    右边的那位便是之前见过的安王殿下,今日的他,除了衣服依然华丽奢华之外,在韩雅然眼里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倒是旁边那人,韩雅然就看了一眼便转过了脸,不在看他。

    而延颉则有些疑惑的看着那坐在韩逸风旁边的女子,她刚才盯着秋仲瑾那家伙看了那么久,怎么到他这,就一晃而过呢。

    其实这个原因无外乎韩雅然自己,韩雅然觉得不久她就要嫁给那个人了,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有着浓浓的别扭。

    难道这是恐婚症。

    韩雅然拍了拍自己的头,恐个毛线的婚,这婚最好不结,黄了最好。

    但是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韩雅然可没忘记,前几日宫里来人传达这位颖南王的话。

    说什么早就听闻相国之女文武双全,容貌出众等等,能与此女结为连理,实乃本王三生有幸啊。

    韩雅然那是听完了这句话,简直是鸡皮疙瘩掉一地。

    她没见过这个颖南王,这颖南王也没见过他,对着一个从未见过的人说出这么一番神情款款的话来,真的是难为他了。

    就是不知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的鸡皮疙瘩掉没掉。

    不过没看这颖南王,韩雅然还是扫了眼那人群一圈。

    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眼神。

    他不在。

    韩雅然内心呐呐。

    他不在她应该高兴啊,为什么反而会有小小的失落呢。

    他在的话,上次韩雅然自己的话她可是没忘记。

    再一次见到她,她会杀了他的。

    “云帝陛下。”还是如第一次一般,安王还是没有跪云帝,只是抬手微微行了一礼。

    当然不同于上一次,颖南王也没有跪。

    而内侍官也没有再像上一次那般提醒。

    “我皇今日特让我国的颖南王到贵国,迎娶未来的王妃,愿我们两国友好交流,互相安好,长久平安。”安王说道。

    “好。”云帝仿佛没有在意刚才两人没行礼,直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两位快请坐。”

    而云帝站了起来,其他人也站了起来。

    韩雅然无奈只好也站了起来。

    延颉远远的看着韩雅然那有些颓废的模样,她的无奈真的表现的不要太过于明显了。

    但是韩逸风却有更多的想法。

    前几日,他的父亲单独把他叫去书房,告诉他,现在的炎国,看着还是这诸国之间的强者,但是其实实力却早已经不如以前。

    现在若是雪国真的来犯,炎国必败。

    韩逸风虽然这么多年在官场还是有所了解,但是还是被他父亲的话惊到。

    这么多年,炎国一直都很强,可是现在为何会空虚到如此地步。

    韩翊鸣告诉他,因为国库空了,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不出几年,症状就会慢慢的显现出来,而韩雅然此刻嫁去雪国却是最合适的一个时机。

    念着这份婚姻,雪国一定会和平相处那么几年。

    “好。”此刻的安王和颖南王就坐了,而安王还有些后怕的吐了口气。

    幸好想起来这小子在雪国的时候也动不动的带着面具,这不就让他把面具带着了。

    看来真的就少了很多麻烦啊。

    “诶,这颖南王怎么还带着面具啊,这是不是真的如传言的那般,长的很难看啊。”炎国的文臣干啥啥不行,耍嘴皮子第一名。

    这不有人发出了疑问,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把面具取下来啊。”

    “是不是不敢啊。”

    “怕在咱们炎国丢脸啊。”

    而云帝则没有说话,慢慢的喝着酒,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这些事不需要他开口,有人会替他开口。

    安王一听这个,一惊,这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就在他担心之际,旁边的人说话了,“本王这面具,当然可以摘,不过得等到新婚之夜,本王的王妃亲自给本王摘下来。”

    他的话一下子让所有人安静了下来。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想看,但是没资格。

    就连韩雅然,想抬头好奇的看看这人,但是一听到他的话,她的脸直接从脖子红到了头顶,赶紧又把脸埋下去。

    要是现在有个地洞,不对,她要扣出一个地洞来,把自己埋进去。

    韩雅然看着脚尖,默默的在心里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这个人,你知不知道,这话在这种场合说,怎么都听着像是在调情。

    对,就是这个。

    那些人会怎么做想。

    就连旁边的韩逸风,也竟然发出了低沉的笑声,用只有韩雅然能听见的话说道:“这人甚是有趣,我之前还担心到时候你不能与他好好相处呢,现在看来,你以后应该不会受委屈的。”

    “哥哥。”韩雅然微微抬头,皱着眉头看着韩逸风,韩逸风一看见韩雅然的表情,立马笑着闭了嘴。

    而韩雅然抬头之际,却突然触及了一个熟悉的眼神,她抬头一看,却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人。

    坐在对面的那个男子,眼神含笑的看着她,韩雅然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刚才那眼神是他的。

    那眼神虽然含笑,但是却处处透着距离感。

    而安王则在旁边暗自无奈,这人,大庭广众之下就调戏人家女子不说,还堵了那些炎国官员的嘴。

    不过他刚才那雪国话说的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了。

    比他这个土生土长的雪国人说的都要好。

    而韩雅然看了那颖南王一眼后,又立马把头低下,因为她发现那些文官此刻也正在看着自己。

    苍天啊,大地啊,赶快让这宴会结束吧。

    她真的受不了那些文官如炬的眼神了。

    “你们啊,也不要逼迫人家颖南王呢,这摘面具哪有给你们看的道理,这怎么也是要我们新娘子看的啊,都好好的喝酒吧。”云帝说话了,“人家颖南王第一次来我们炎国,不能让人家觉得我们咄咄逼人是不。”

    “陛下英明。”那些文官一听又赶紧拍着马屁。

    而安王则含笑的打开自己的扇子,默默的扇着。

    当然颖南王则默默的喝着酒,看着不远处那个低着头耳朵红彤彤的女子。

    “好了,奏乐,让我们得客人好好感受一下我们的待客之道。”云帝的话一落,刚才退下的舞娘们又上了台,一时之间,整个皇宫里全是笙箫鼓喧喧。

    一直到很晚,宴会才结束。

    韩雅然晕乎乎的在韩逸风的搀扶下走着,刚才葡萄酒多喝了几杯,此刻人已经有些晕了。

    刚才在宴席上, 云帝表示良辰吉日已经选好,也就是说过不了多久,韩雅然就要出嫁了。

    而那个颖南王除了刚开始的话之外,再也没有提起过韩雅然。

    韩雅然倒也不介意,毕竟他们俩除了这纸婚约,再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