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热门推荐:
    (),

    柳樱被带出教坊司的时候,已经入夜了。

    顾涵山是派人低调的去的教坊司,为的就是不惊动任何人。

    不仅如此,顾涵山带走的不仅有柳樱,还有柳樱的卖身契和柳樱的丫鬟。

    那个小姑娘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韩雅然,她没想到,这位大人竟然也把她带了出来。

    “谢谢大人。”那小姑娘一下就给韩雅然跪了下来,此刻一脸的感激。

    韩雅然看着那个不过只小自己四五岁的小姑娘,心生怜悯。

    这么小,就被卖到了教坊司,柳樱去了,可是这小姑娘呢,难得也会成为下一个柳樱吗。

    所以在顾涵山派人的时候,韩雅然便提了这个要求。

    顾涵山也没有问什么,只是略微思考了一下,便同意了。

    “顾叔叔,谢谢你。”韩雅然真诚的说道,说实话当时若是顾涵山没有出现,那么后面那老鸨硬要留下那小子睿的时候,硬闯肯定是不行的,毕竟那几个大块头一看就很有劲,而且韩雅然还带着小子睿,机会就更小了。

    所以最后万不得已的时候,韩雅然也许会说出韩翊鸣的名字也不一定。

    毕竟在炎国,韩翊鸣的名声那是真的挺响的,

    那老鸨就算是不相信,也一定不敢轻举妄动的。

    “不用谢我。”顾涵山摇摇头,“那几个年轻人,我也有责任。”

    说完顾涵山苦涩的一笑。

    上次的事情是他身为大理寺卿以来,大理寺损失最严重的一次了。

    那些孩子在他的眼里一直都觉得是可塑之才,却没想到再也没有回来。

    “所以说,要是有用的到我的时候,你尽管说。”顾涵山的话就像给韩雅然吃了一颗定心丸。

    那小姑娘此刻对着韩雅然不停的感谢,她虽然在教坊司里是柳樱的丫鬟,但是也是卖给教坊司的,柳樱所受的苦,她都是知道的。

    其实她家姑娘柳樱对她一直很好,把她可以说一直当妹妹对待,所以柳樱这一走,她不知道她的未来在哪里,教坊司的妈妈会把她安排到谁的身边伺候。

    在教坊司里,人人都是竞争者,所以她很害怕,还很迷茫,但是却没想到,这个她家姑娘让她找来的大人竟然也会把她一起带出教坊司。

    这个大人是女官呢。

    在炎国,这几年的女官渐渐的多了,她也听过一些。

    她真的好羡慕这些女子。

    她们出生高贵,能像男子一般的出入官场,有着自己的身份地位。

    可是她也只能羡慕,因为她至今也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你是哪的人?”韩雅然突然问道。

    “回大人,我是景州人。”那个小姑娘说道。

    “这么远。”韩雅然吃惊,景州这地好像在炎国的边境了,她为何又会出现在帝都的教坊司。

    “我只知道我六岁那年的时候,有人说带我去找我在外做工的爹爹,可是却把我带到了帝都,卖给了教坊司。”那个小姑娘仿佛看出来韩雅然的心思一般,立马解释道。

    “那你怎么知道你是景州人。”韩雅然疑惑。

    “大人,这也是我家姑娘告诉我的,她说我当时的刚来的口音听着像有些景州客人的口音。”小姑娘又解释道。

    “哦,那柳樱对你应该还不错吧。”韩雅然问道。

    “我从被卖到教坊司开始就在我家姑娘身前伺候了,我家姑娘对我很好,我受别人欺负的时候,她都会护着我,我在教坊司里有个要好的小姐妹,也是教坊司的丫鬟,她受别人欺负的时候,她家姑娘都没护着她。”这小姑娘说完一脸的自豪。

    至少柳樱即使在自己都一直过得不如意的时候从未让她受过多少欺负,一直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护着她。

    她记得柳樱说过,我们都是可怜人,你还小,未来还有希望的。

    韩雅然看着眼前这个姑娘说话的时候,眉眼之间的自信之色。

    “这个给你,既然知道自己是景州的人,就回去吧,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家人。”韩雅然把一个袋子递给了她。

    “大人,我不能要。”那个小姑娘一看韩雅然手中的钱袋,立马就跪了下来,一脸的拒绝。

    “大人已经让我脱离了教坊司,我感谢大人还来不及呢,怎能还要大人的银钱呢。”

    “你这小丫头,快起来。”韩雅然赶紧拉起她,一脸的无奈,“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叫小荣。”那个小姑娘说道,她也只知道她被卖之前的这个名字了。

    “拿着吧,你回家怎么也要路费的。”韩雅然觉得自己心简直太软了,真正见不得这些身世可怜人。

    “谢大人。”那小姑娘说着说着又跪了下来。

    后来韩雅然让人把那个小姑娘送出了帝都,这帝都里的可怜人实在太多太多了,她也只能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个小姑娘。

    后来韩雅然思考了许久,还是遵从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把柳樱葬在了欧阳睿的旁边。

    这个仅仅只见过一面的女子,韩雅然也不知道该如何诉说她。

    她应该也是一个心存良善的人,只是这世道不给她机会罢了。

    欧阳睿的墓旁,一座稍小的新墓立在了那里。

    墓碑上写的是有缘人柳樱之墓。

    不管怎样,这个女子在知道欧阳睿身死之后还是毅然为欧阳睿生下了小子睿,为了这份勇气,韩雅然也要尊重她的。

    韩雅然把一柱香插在墓碑前,说道:“你放心,小子睿一定会健康快乐的长大的。”

    可是后来,韩逸风知道了小子睿的存在后,却是拒绝的。

    他不同意韩雅然留下这个孩子。

    “丫头,我让人找户人家,你放心,一定是富裕,对他疼爱的。”韩逸风有些试探的问道。

    这孩子来了不过两天,韩雅然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他的妹妹怎么会照顾孩子,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

    “哥哥,你什么意思。”韩雅然第一次在韩逸风面前有些脸色不好,“你是让我把这个孩子送给别人。”

    “丫头,我知道你心疼他,可是你想想,你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养一个孩子本就不合适,而且你也没养过孩子,这养孩子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韩逸风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完韩逸风的话,韩雅然才反应过来,对啊,她这两日被欧阳睿幸运的留下了一个孩子这个事实有些冲昏了头脑。

    这个孩子还这么小,自己怎么照顾的了他,而且他跟着自己,就永远没有一个完整的人生了。

    他是欧阳睿的孩子,她怎么也会把这世间美好的都给他。

    可是他现在最需要的却只是一个爱他的父亲母亲。

    一个完整的家,一份完整的亲情。

    即使那份父爱母爱来着养父母也是好的。

    “你想想。”韩逸风在一旁提醒道。

    “我明白了,麻烦你了哥哥。”韩雅然笑笑。

    “好。”韩逸风点点头。

    但是后来,这事却没有成功。

    那日,韩逸风找好的夫妻来到了韩雅然的住所。

    这对夫妇也是住在帝都的,两人都出自书香门第,韩逸风也是认识的,但是他们却一直没有孩子,夫妻两人恩爱有加,那丈夫又不愿为了孩子纳妾而伤了妻子的心。

    所以一直都想领养一个孩子,这不终于让他们等到了合适的。

    那两夫妻一看就是面善之人,他们也承诺会好好照顾小子睿,往后小子睿就是他们的亲儿子。

    韩雅然看着那两人一脸的真诚,再加上这人是韩逸风找的。

    韩逸风做事,她一向最放心不过了。

    所以即使心中有很多不舍,但是为了小子睿以后有一份完整的亲情,韩雅然还是把小子睿从自己专门找人定做的婴儿床上抱了起来,慢慢的递给了那对夫妇。

    韩雅然见那两夫妻一脸的真诚,便小心翼翼的把小子睿递给了他们。

    那两夫妻一脸激动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子睿,抱在怀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你们一定要好好对他,还有他的作息也是有规律的,你们也要注意。”韩雅然认真的说着小子睿的喝奶时辰,大概什么时间会尿尿啊,而那两夫妻也是一脸认真的听着

    与这个小家伙呆了这么几日,韩雅然都有感情了,现在却要把他交给别人,韩雅然内心难受的不得了。

    可是就在韩雅然说完,那夫人怀里的小子睿醒了,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不是熟悉的影子,一下子就哇哇大哭起来。

    那夫人一看赶紧哄了起来,可是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怀里的小子睿哭的更凶了。

    韩雅然心疼的看着哭泣的小子睿,或许他是看见了韩雅然,眼睛一直看着韩雅然这边。

    韩雅然心疼抹着眼泪,在韩逸风提醒的目光中,下狠心的不看他。

    “哇哇……。”小子睿边哭着,边伸手对着韩雅然。

    整个院子里,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就只有小子睿的哭声和那两夫妻手忙脚乱的安慰声。

    终于,韩雅然心疼的看不下去了,因为刚才小子睿一直在那个妇人的怀里挣扎着,脸却一直看向韩雅然这边。

    韩雅然心疼的从那两人怀里接过小子睿,轻轻的哄着。

    小子睿看着眼前那个熟悉的影子,又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竟然停止了哭泣,一脸憨笑的看着韩雅然。

    “小淘气,你不乖哦。”韩雅然微笑的说道。

    而那两夫妻则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一幕。

    后来就出现了怪事。

    韩雅然在韩逸风的提醒中,把小子睿又交给那两夫妻,而小子睿又哭了起来。

    就这样周而复始,来来回回了两三次。

    小子睿都是如第一次一般的情况。

    韩雅然却终于决定了。

    “不好意思,我想,这孩子我还是留下吧。”韩雅然有些抱歉的看着那已经有些乏累的两夫妻。

    他们年龄应该也有三十多岁了,这个年龄早的都可以当祖父母了。

    而那两夫妻听见韩雅然的话,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宽慰的说道:“我们看样子与这孩子没缘了,这孩子现在只认你。”

    “真的很抱歉。”韩雅然看着那两人,完全不理会韩逸风在一旁的提醒。

    对不起了哥哥,就让她再任性这么一次吧。

    这个孩子,她真的舍不得。

    虽然那个妇人还是有些面露不舍,但是她的丈夫却一脸安慰她,告诉她说,他们一定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

    后来,那两夫妻便告辞了。

    韩雅然则抱着小子睿笑了。

    但是怀里的小子睿却有些委屈,小嘴嘟着。

    “我刚才在跟你玩呢。”韩雅然安慰他,她怕给小子睿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而韩逸风看着他们两人,半天说了个你字,也终究还是摇摇头,表示放弃了。

    毕竟刚才那一幕,他也看见了。

    他也不是狠心,只是比起这个孩子,他更在乎他的妹妹而已。

    他妥协了,只要他的妹妹高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