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热门推荐:
    (),

    “大人,我的时日不多了。”柳樱慢慢的说道。

    “为了生这个孩子,我已经不行了。”柳樱眼里没有多少的颜色,说这话的时候却有些露出对生的渴望。

    “大人,我能求你一件事吗?”柳樱看着韩雅然抱着她的孩子,问道。

    她之所以会知道韩雅然,不过是那一日在农舍里,她偷偷的见过那个让欧阳睿神色暗伤的看了一晚上的手帕。

    那手帕上,一个然字,清秀娟丽。

    大理寺里只有一个女官,而那个女官叫韩雅然。

    这个只要一找人打听,是不难知道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柳樱会知道韩雅然。

    “什么事。”韩雅然看着柳樱,见她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或许是废了很大的力气,这样一个动作竟然让她微微喘着气。

    韩雅然没有动,她不知道她现在对柳樱是怎样的情绪。

    她生了欧阳睿的孩子是没错。

    可是她也利用了欧阳睿。

    这个孩子,欧阳睿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存在了。

    “大人。”柳樱镇住了气,一脸的恳求,“求大人,帮忙照顾这个孩子,我已经没有多少的时日了,若是我死了,这里的妈妈一定会把这个孩子卖到其他的地方去,可我怎么会舍得,这是我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孩子,而且这还是他在这世间唯一的血脉啊。”柳樱说完,脸色脸色一瞬间便苍白无力,体力不支的又倒回了床上。

    韩雅然内心的那根弦被触动了,与其说是柳樱这番话触动的,倒不如说,是这个孩子身上留着的欧阳睿的血。

    韩雅然曾经告诉过欧阳睿,他会成家,会生子,不会再是一个人。

    可是这孩子生出来了,他却已经不在了。

    “好,我答应你。”韩雅然点点头,她又怎会安心的让欧阳睿这唯一的孩子流落在外呢。

    “谢谢大人。”柳樱笑了,“谢谢大人。”

    整个房间里都是柳樱的笑声,但是这笑声里除了开心,还有凄凉。

    她是这孩子的亲生母亲,现在却要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他人,所以她又怎会开心呢。

    “大人,麻烦你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看看吧。”柳樱看着韩雅然,又请求道。

    韩雅然慢慢的抱着怀里熟睡的小家伙走到床前,蹲了下来。

    其实这小家伙除了长的像欧阳睿外,其实也带了几分这床上的柳樱的神色。

    虽然现在早已经憔悴不已,但是这柳樱应该也长的很美,不然怎会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

    那孩子依偎在韩雅然的怀里,柳樱看着她,伸出自己枯瘦的手,轻轻的摸着他的小脸蛋,

    “孩子,娘亲对不起你,娘亲自知做错了事,这是上天要惩罚娘亲啊,娘亲也认了,娘亲只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长大,但是娘亲却再也看不见了。”说到这里,柳樱苦笑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他取名字了吗。”韩雅然内心有些触动,这个女子毕竟也是爱着这个孩子的。

    “我叫他子睿,欧阳子睿,欧阳睿的儿子。”柳樱慢慢的说道,“小子睿,一定要记着,你的父亲叫欧阳睿,他是很好很好的一个人。”

    “欧阳子睿。”韩雅然喃喃的道。

    “小子睿,你一定要记着啊。”柳樱说着说着便没了声音。

    等那摸着小子睿的手滑了下来,韩雅然才反应过来。

    韩雅然不敢相信的探了探柳樱的鼻息,毫无反应的手指告诉她,床上的女子已经离开了。

    而怀里的小子睿仿佛有感应一般,睡的好好的却突然啼哭了起来。

    韩雅然急忙叫来了人。

    一直守在门口的小姑娘跑进来一看床上的人,号啕大哭。

    边哭还边说,“我们姑娘本就没多少时日了,这都是撑着一口气的。”

    说完那个小姑娘对着床上的人磕了一个头,哭着说道:“想必我们姑娘已经了无遗憾了。”

    子睿的哭声也引来了这教坊司的老鸨,她一副骂骂咧咧的,但是见到房间的韩雅然,却一下子闭了嘴。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是那人现在周身的气息却让她不敢有多大的动作。

    “你是这里的老鸨。”韩雅然看着眼前那个打扮的就跟一只花公鸡的老女人,问道。

    “是啊。”那个老鸨小心翼翼的说道,就怕自己说错了话。

    “这柳樱死了,如何处理。”

    “死了就死了呗,念在她在我们教坊司待了这么些年 ,我就好人做到底,买副薄棺给她埋了。”那个老鸨不以为然的说道,在她眼里这教坊司里死人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哪天没有姑娘哭闹着不活了。

    “这人我带走了,你这薄棺就免了。”韩雅然不想与她做过多的交际,看着她那张本来不再年轻的脸,涂着厚的都可以抹城墙的粉,韩雅然就觉得一阵不舒服。

    “那也行。”那老鸨倒是挺乐意的,毕竟省下来一笔钱,不过看见韩雅然抱着的那个孩子却有些不乐意了。

    “这死人你可以带走,这孩子你的留下。”那老鸨说道。

    “这孩子生下来就是我教坊司的人,怎么也得归我。”老鸨没有说其实她早就已经找好了买家,就等他娘柳樱咽气,好把这孩子交给那买主。

    “你要这孩子做什么。”韩雅然看着老鸨一脸算计的表情,嘲讽的问道。

    这孩子的娘活着的时候,你不放过人家,现在人家不在,你就想打起这孩子的主意了,得先问她同不同意。

    “这个不是你该管的。”那老鸨一脸的不耐烦。

    “这死人你可以带走,孩子你得留下。”

    那老鸨说着就叫进来一群人,长的五大三粗的,一下子把韩雅然团团围住。

    “怎么,想硬抢啊。”韩雅然抱着小子睿看着那些人。

    “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一句话,死人带走,活人留下。”那老鸨说着说着有些发火了。

    “你记住了,我叫韩雅然,是大理寺中枢令的官员。”韩雅然边说着,边哄着怀里因为吵闹又有些不安的小家伙。

    “中枢令啊,中枢令不是全死了吗。”那个老鸨一脸不屑,“今日就是你们大理寺卿来了也得看我的心情。”

    “你说看谁的心情。”一人走了进来,浑身透着严肃,看都不看那个老鸨一眼,直接走过了她。

    “大理寺卿。”打脸来的太快,那个老鸨一看来人竟然是大理寺卿顾涵山,一下子就没了刚才的气势。

    “大人,你怎么来了。”韩雅然惊奇的叫到。

    “你这丫头,一眼不看见你,就要惹事。”顾涵山走过去,自身带着的威严,竟然吓退了那几个壮汉。

    原来,自从栖山过后,顾涵山怕韩雅然伤心过度,便十分关注韩雅然,韩雅然何时出的大理寺,顾涵山都会让人汇报。

    今日那个官员来报顾涵山,韩雅然跟一个教坊司的小姑娘走了。

    毕竟韩雅然是女子,这教坊司里虽说是没有小倌的,但是怎么会有教坊司的人来找她,所以顾涵山一疑惑,便亲自跑了一趟。

    没想到这一来竟让他撞见了这一幕。

    “春老娘啊,这才多久没来你这教坊司,你就不认识我了。”顾涵山看着那个老鸨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老鸨,人称春娘,这人老了,好多客人就直接称她春老娘,只要那些顾客银子多,她觉得怎么称呼她都行。

    “大人,那能啊。”那个老鸨一脸尴尬,刚才听见韩雅然说自己是大理寺的人,便想着在气势上压制她,那想到这正主竟然亲自来了。

    “顾叔叔。”韩雅然凑过去在顾涵山的耳边说了什么。

    “详细的我回去再与你说。”

    韩雅然说完,顾涵山竟然伸手抱过韩雅然怀里的那个孩子。

    此刻的小子睿,韩雅然刚才哄了许久,现在终于安静了下来,但是却依然因为哭的太伤心而一抽一抽的。

    “长着可真像啊。”此刻的:顾涵山比韩雅然更专业的抱着小子睿,轻轻的哄着他。

    那老鸨一看这情况,心里一下子没了底。

    毕竟顾涵山的威名她是听过的,但是现在这个素来以严厉闻名的大理寺卿却像一个祖父般哄着自己的小孙子。

    顾涵山停了下来,而怀里的小子睿也完全安静了下来。

    “春老娘啊,这孩子,还有这孩子的娘我都带走了,你没意见吧。”虽然是慢慢的说着,顾涵山语气里却有着不容拒绝。

    “没意见,没意见。”那老鸨立马说道,不过却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喃喃道,“我当年买他娘可是花了五十两银子呢。”

    “柳樱当时把她所有的积蓄都给了你,难道还不够这五十两。”韩雅然听见了她的话,又怒了,见过贪财的,没见过这么贪财的,直接就反问道。

    “这这……”这老鸨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柳樱当时给她的银子加上金银首饰七七八八的都差不多有三百两了,这些钱说用来给柳樱赎身都够了。

    但是这老鸨恨呢,没想到柳樱那丫头竟然把事告诉了别人,这下想敲些钱敲不到不说了,还得倒赔人家那买家的押金。

    真正是得不偿失啊。

    “难道还是说,我们去大理寺理一理。”韩雅然看着那老鸨,突然笑了。

    “不了,不了。”那老鸨一听,立马摆手,一脸惊恐。

    谁不知道,进了大理寺的基本上没人能出来。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今晚会让人来接这孩子的娘,在这期间,你的保管好这个女子尸身,若是有什么损失,我直接找你。”

    “是是。”那老鸨一脸惊恐。

    韩雅然见没了阻碍,才与顾涵山一起带着小子睿离开了这教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