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热门推荐:
    (),

    这一夜,几人基本上是一夜无眠,除了欧阳睿的祖父和后来实在有些扛不住的韩雅然。

    月亮的路程已经走过了大半, 欧阳睿的祖父是早就在客房睡下了,而大家却正在喝着酒,狂欢着。

    韩雅然显然现在脑袋已经有些模模糊糊的,看着前面说笑的几人已经有些恍惚。

    想来是今日的西域葡萄酒喝的太多了些,因为实在是太好喝了,所以一向就不胜酒力的韩雅然也多贪了几杯,这不现在的她又有点喝醉了。

    “我出去一下。”韩雅然看着那狂欢的人群说道,可是没有人回应她,韩雅然也不计较,他们现在正在行酒令,玩的不亦乐乎呢。

    韩雅然凭着记忆在烟花中一路寻找到了茅厕。

    过去了许久,欧阳睿才发现刚才已经去了很久的韩雅然还没有回来,看着大家玩的正开心,便没有打扰大家的兴致,自己一个人一路寻了过去。

    即使现在依然入夜了许久,但是天空的烟花依然没有减少,今日已经是新年初一了。

    欧阳睿注意着一路,心里嘀咕,这小姑娘怎么会去了那么久。

    但是还没有走到终点,就在离茅厕不远的一处围栏下,欧阳睿便找到了韩雅然。

    此刻的韩雅然头靠着栅栏,眼睛闭着,一脸缓和。

    欧阳睿慢慢的走过去,蹲下来看了看韩雅然。

    “雅然。”欧阳睿轻轻的叫着,可是回答他的除了依然平稳的呼吸声,韩雅然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离得近些, 欧阳睿是第一时间就闻到了韩雅然身上传来的淡淡的葡萄酒香气。

    欧阳睿一时竟有些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这竟是睡着了。

    还是说这是因为醉酒才睡着的!

    毕竟那一晚刺客行刺时韩雅然的醉酒欧阳睿却没有忘。

    欧阳睿看着韩雅然,心中竟无奈至极,这是什么地方,韩雅然也不看一下,就往这里睡,现在大家都玩的尽兴,根本没有注意到韩雅然的许久未归。

    本来现在夜深了,虽然韩雅然穿的很多,但是依然不能抵挡这夜晚的寒气,若是在久些,想必会冻着吧。

    无奈归无奈,欧阳睿还是慢慢的抱着韩雅然。

    韩雅然很轻,虽然这是欧阳睿第一次抱着韩雅然,但是韩雅然整日里嚷嚷着自己吃的太胖了,不过欧阳睿完全没觉得此刻的韩雅然有多重。

    此刻的韩雅然轻的连欧阳睿的祖父都赶不上。

    因为祖父生病的原因,欧阳睿也是会把自己的祖父抱上抱下的 ,所以现在抱起韩雅然完全很轻松。

    或许是有了热源,韩雅然竟本能的往热源处靠了靠。

    而此刻欧阳睿发现了韩雅然的动作,身体一僵,因为韩雅然此刻的脑袋本能的在欧阳睿的脖子蹭了几下,直到找到一个舒服的位子,韩雅然才停了下来。

    而欧阳睿却一动也不敢动,与女子如此亲密的接触,他还是第一次,所以此刻,欧阳睿竟有些微微的冒着汗。

    韩雅然停了下来,欧阳睿无奈的看着怀里的人儿,上半身那是一动也不敢动,只能两条腿有些机械的走着。

    二十年以来,此刻的欧阳睿竟然有些不会走路了。

    欧阳睿一路把韩雅然抱去了客房,这是进府的时候卫云邻就告诉过他们的,若是想休息,府里有客房,他已经吩咐人收拾好了,到时候直接睡进去就行了。

    而欧阳睿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刚进门的时候,身后出现了那本应该出现在宴会上的卫云邻。

    卫云邻此刻一脸沉思的看着两人。

    其实他也注意到了韩雅然没有回来,但是他发现欧阳睿注意到了后 ,而且还出去寻找,便默默的停住了脚。

    前几日雪国传来消息,可能再过不久卫云邻就会离开这里。

    到那时候,他和韩雅然即使相见却不会相识。

    所以此刻卫云邻竟觉得与其留下更多的无奈思念,不如让韩雅然多多的与其他人接触。

    欧阳睿最近对韩雅然的变化,卫云邻都是看在眼里,毕竟那一日韩雅然拿着那个鞭子对自己炫耀时的一脸的兴奋。

    也是那时卫云邻才知道,一向很安静的欧阳睿对韩雅然的心思。

    所以此刻卫云邻默默的站在外面,一脸所思,竟没有注意到那进门的欧阳睿已经出来,关好了门。

    “大人?”欧阳睿看着那站在黑夜下的卫云邻,地上有些微微月光照射出来的影子。

    “她睡了。”

    “是。”欧阳睿点点头,即使不说是谁,欧阳睿也知道卫云邻说的是谁。

    卫云邻对韩雅然的关心整个中枢令都是知道的,不过欧阳睿却从未没有往那方面想过,不过现在看着站在月光下的卫云邻,欧阳睿竟一时明白了。

    或许卫云邻也是喜欢韩雅然的吧。

    “欧阳。”卫云邻突然问道。

    “什么?”欧阳睿一脸疑惑,两人现在的距离不过三米远,而两人那虚无影子在地上正好成了一条直线。

    “若是有机会,便去好好的争取一番吧,毕竟那样人生不会留下遗憾。”卫云邻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是没有机会了,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无奈。

    而欧阳睿不同,或许现在两人的身份悬殊过大,但是若是欧阳睿真的想争上一争,以欧阳睿的自身的实力,或许能做到那个与韩雅然匹配的身份也说不定。

    “大人。”欧阳睿听着卫云邻的话一愣,卫云邻的意思他当然懂,可是他为何会这样说。

    他应该也是喜欢韩雅然的不是吗,为何还会让自己去争取。

    “欧阳,别让自己后悔。”卫云邻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开了。

    这世间有太多的无奈,而现在的卫云邻却不是无所不能得。

    欧阳睿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反应。

    第二日,天大亮,狂欢的众人是在韩雅然的尖叫声中被吵醒了。

    “小雅然,你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季闻阳在隔壁房间迷迷糊糊的叫着,说完这话,他翻个身又睡过去了,而此刻这隔壁房间那是一片狼藉。

    季闻阳,唐樾,高晨,还有柴茂四人竟挤在一间屋子里,睡的那是横七竖八。

    韩雅然无奈的看着自己房间里那床单上的一片深色。

    这真的太会挑时间了。

    “雅然,你怎么了。”欧阳睿听见声音,立马跑了过来,在门外敲着门。

    韩雅然听见门外的声音,一阵慌乱,不能让欧阳睿知道,这是韩雅然的第一反应。

    “那个欧阳,没事没事。”韩雅然叫道。

    “真的。”欧阳睿还是有些疑惑。

    “怎么了。”韩雅然许久没有开门,欧阳睿也不好直接闯门而进,只好能站在门口干着急。

    但是突然身边响起来卫云邻的声音,卫云邻也是被这声韩雅然得叫喊声吸引过来的。

    “不清楚,她叫了一声,我便过来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却没说。”欧阳睿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大人吗。”韩雅然突然听见门外的声音,好像是卫云邻的便询问道。

    “怎么了。”卫云邻听见韩雅然的声音,也询问道。

    “大人,你能先进来一下好吗。”韩雅然把门打开一条缝,就只伸出一个脑袋看着门外的两人,脸上的笑微微有些尴尬。

    因为韩雅然此刻觉得这事情必须解决,若是非要一个人知道的话,韩雅然竟然觉得让卫云邻知道她还能接受些 。

    “我。”卫云邻一愣。但是看见韩雅然仿佛有话要说的样子,还是点点头,推门进来。

    韩雅然对着欧阳睿无奈的笑笑,退回去直接就把门关上了。

    欧阳睿在门外一脸疑惑。

    “怎么了。”卫云邻问着有些扭扭捏捏的韩雅然,他觉得此刻的韩雅然必定有什么事情要说。

    “大人,那个……”韩雅然觉得丢脸就丢脸吧,便把事情说出来了。

    卫云邻听完韩雅然的话直接愣住了,在她的视线中看着不远处那床上的那处。

    那床单上的深色的痕迹实在有些过于明显了。

    卫云邻伸手揉了揉眉心,毕竟这事他也是第一次遇见,着实有些头疼。

    “大人。”韩雅然此刻一脸期待的看着卫云邻,现在也只有卫云邻能帮她了。

    “你先等着,我去叫人过来。”府里婢女还是有的,卫云邻想着。

    卫云邻打开门,欧阳睿还没走。

    “大人,如何?”欧阳睿上前问道。

    卫云邻想着门里韩雅然的尴尬,便对欧阳睿说道: “欧阳,你先去照顾你祖父吧。”

    “那她……”欧阳睿问道。

    “没事,你先去照顾你祖父。”卫云邻说道。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卫云邻的托辞。

    欧阳睿虽然心中有着无数的疑惑,但是还是点点头,看了看那依然禁闭的门,才离开了这里。

    待欧阳睿走后,卫云邻便唤来刘管家,让他带几个年长的婢女过来。

    刘管家虽然心中也是疑惑不断,但是还是照做了。

    只是这年长的婢女有些不好找,府里虽然新增加了一些婢女,但是年岁都不过十七八九岁,刘管家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照着心中所想去做了。

    所以正在厨房忙碌的李厨娘一脸懵逼的就被刘管家拉了过来。

    “大人,人带到了。”刘管家回话说道。

    “大人。”李厨娘看着卫云邻,此刻内心那是疑惑加忐忑不安。

    “嗯,你先进去,听她说,然后去准备需要的东西。”卫云邻说道。

    “是。”李厨娘点点头,便推门进了屋。

    没过多久,李厨娘是一副明白了所有事情的表情出来的。

    “问好了。”卫云邻看见李厨娘出来,便立马问道。

    “是,大人,奴婢我这就去准备姑娘需要的东西。”李厨娘含笑说道。

    “好,此事不许外传。”卫云邻点点头,一脸严肃。

    “是。”李厨娘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