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热门推荐:
    (),

    李言也是第二日一大早便离开的帝都,韩雅然去送了她,不仅如此韩雅然还拉上了一无所知韩逸风。

    因为前一日韩雅然问过李言也要不要去见见韩逸风,韩雅然说毕竟是李言也曾经爱慕过的人,临走时再去看一眼不过分的。

    而李言也却告诉韩雅然,多看一眼,也只会多徒增一份伤感罢了。

    所以前一日两人便相约一起去逛了这帝都一回,直到天黑了才分开的。

    而第二日,韩雅然知道李言也要离开了,便天不亮就起了床,拉着韩逸风去了李言也出城的必经之路。

    终于在韩逸风打算离开的最后一刻,李言也才出现在了路口。

    “言也,言也,这里。”韩雅然挥手,对着不远处那坐在马车前的李言也说道。

    为了回凉州方便,上面朝廷给她配了马车和车夫,所以刚才李言也正坐在马车里,看着外面。

    “雅然。”李言也看见了韩雅然惊喜的叫道,待马车停稳后,便立马跳下了马车。

    李言也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旁边的韩逸风,韩逸风还是如李言也以往记忆里一样,微微的笑着,不知道他其他时间会是什么样子的。

    韩逸风一大早就被韩雅然拉了出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韩逸风还是跟着韩雅然去了,直到到了这个路口,韩雅然才告诉韩逸风,是因为李言也要回凉州了。

    李言也,韩逸风是记得的,很清秀的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他妹妹韩雅然的好朋友。

    “你真的来了。”李言也显然现在很激动,虽然韩雅然昨晚告诉她,会带一个惊喜来送送她,但是李言也以为只是说说而已。

    没想到竟然真的遇见了韩雅然,不仅如此,她心里的那有些妄想的期许竟然也实现了。

    “韩公子。” 李言也与韩逸风说道,与以往还有些害羞不一样,今日的李言也却显得更加落落大方。

    毕竟这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李言也想给韩逸风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李姑娘。”韩逸风还是那微笑的表情,“韩某祝你一路顺风。”

    没有多余的话。

    “多谢韩公子。”李言也微微一行礼。

    此去一别,望韩公子往后余生安好。

    这句话是李言也在心里说的,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没有资格说这话。

    “我的走了,李姑娘以后再会。”韩逸风说完,便骑上了一旁的马儿,便离开了此处。

    李言也痴痴的望着韩逸风离开的那方向,许久没有说话。

    虽然只有那么寥寥数语,但是李言也却很满足了。

    “那个,言也,我还想说让你见见他呢,那知道他那么不解风情。”韩雅然有些尴尬的说道,她哥哥今日也太冷淡了些吧,毕竟李言也都要离开了,多说几句不行啊。

    “雅然,谢谢你。”李言也微微笑着对韩雅然摇摇头。

    韩雅然一愣。

    李言也又说道:“韩公子是要上早朝的人,能等我到这个时辰,已经是对我最好的告别了,我能见到他,能与他说上话我已经很满足了。”

    韩雅然无奈,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主要是韩雅然她也没经历过,也不知道这其中的滋味,只是觉得陷入爱情的人都跟傻子一样吗。

    “再会,雅然!”

    李言也离开了,这位短暂的出现在韩雅然生命里的永远一副温柔才情的姑娘,她要回到她的家乡,去实现她的梦想去了。

    韩雅然看着那消失在雾气里的马车,内心有着浓浓的说不出的不舍。

    可是人这一生,不为了梦想而前进,难道做一条困在一汪死水里的游鱼吗。

    后来,韩雅然去到谭府看望她的舅舅与舅母,却发现谭泽完全像变了一个人,曾经那个永远一副纨绔子弟模样的谭泽越来越像他的父亲谭书礼,举手投足之间也越来越老成有范。

    韩雅然的舅母谭柳氏每每说起谭泽也没有了以往的担忧,私底下谭柳氏竟对韩雅然说她真的很感谢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姑娘,虽然从未见过,但是谭柳氏却打心底里很感激她,完全没有一副自家儿子被人甩了的哀愁,想来现在的谭泽才真的是符合舅母心中那个好儿子的模样吧。

    冬天的脚步悄然无声的慢慢的要走远了,现在已经是小寒,还有大半月就是新年,整个帝都都已经慢慢的笼罩在那日益渐浓的年味里。

    腌制腊肉的人家也越来越多,韩雅然每日都是迎着铺面而来的腊肉香气到的中枢令。

    今日又是寒冷的一天,韩雅然是在迎着混着腊肉香气的冷气中哆嗦着终于来到了中枢令。

    院子里已经被早到的季闻阳他们燃起了火盆,整个中枢令与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外面寒冷刺骨,里面却温暖如春。

    韩雅然把自己因为拉着缰绳而被冻的有些发红的手放在火盆周围,一股暖意袭来,韩雅然觉得舒服多了。

    “你说你,这么冷的天,不知道戴上一个手套吗。”季闻阳还是那么絮絮叨叨,那里有事一定少不了他。

    “这不出门急了,给忘了。”韩雅然笑了笑,季闻阳应该是看见了她被冻的有些发红的手吧。

    “呐,我娘做的。”季闻阳把一个东西扔了过来,韩雅然一伸手轻松的接住。

    她现在跟众人学武功已经接近尾声了,在加上卫云邻有时候给她开小灶教她武功,虽然她现在说不上是一个高手,可能也只能算是一名初学者,但是这接东西却是完全不在话下。

    毕竟刚来中枢令的时候,韩雅然是连别人扔过来的东西都是不敢接的。

    那时候季闻阳一看抱着头的韩雅然,无奈至极,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胆小的不敢接别人扔过来的东西。

    “谢谢。”韩雅然摸着手里那个毛绒绒的手套,那皮毛软乎,应该是某种动物的皮毛吧。

    “不用谢,这是兔儿毛的,而且我娘给你们每个人都做了一双。”季闻阳笑道,“毕竟我娘这人啊只要一学会新的东西就巴不得马上给人展示一番,这不天冷了,就想着给你们一人做一双手套。”

    “谢谢。”韩雅然又感谢了一番,不管季闻阳的娘亲是为了什么,既然给她做了手套,她都是要感谢的。

    而且韩雅然此刻才发现,其他人都是如季闻阳说的那般每人都有一双手套在手,就连卫云邻的桌子上的也摆着一双。

    但是与韩雅然手上这双不同的是,其他人要么是灰色的,要么是黑色的,唯独她这双是白色的。

    看来季闻阳的娘亲真的是用心了。

    就在韩雅然烤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大理寺却来人了。

    “什么事?”一直在桌前忙碌的卫云邻抬头看着来人。

    “中枢史大人,下官别无它意,就是过来转达大理寺卿大人的话,告知各位烧火盆的同僚们,要小心走水,毕竟现下天气干燥了些。”说话的人是张欲,大理寺的一名铺头,长的那是一个人高马大的。

    “好,我们知道了,一定会多加注意的。”卫云邻点点头。

    “好,那下官告退。”张裕说完便离开了中枢令,去大理寺别的地方传达去了。

    而等人一走,韩雅然才发现卫云邻刚才在桌前忙碌的并不是公文,而是在画什么。

    “大人,你在做什么。”韩雅然跑过去趴在卫云邻的桌前,看着卫云邻桌上的那张纸。

    看着像弓箭,但是又比弓箭复杂。

    “这是什么?”韩雅然看着卫云邻走了过来,便指着那张纸说道。

    而其他人听见了韩雅然的疑问,也都围了过来,看着卫云邻桌前的那张纸。

    “这个。”卫云邻站在桌前,拿起那张纸说道,“这是我前几日翻看兵器谱发现了,据说叫弩。”

    “弩。”韩雅然一脸疑惑。

    “弩。”众人也是疑惑。

    “对。”卫云邻点点头。

    “我知道这个,我也在书里见过。”高晨说道。

    “你见过?”季闻阳也是新奇,毕竟还有他季小爷不知道的。

    “对啊。”高晨点点头,“这弩是与弓箭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却也有很多的不同。”

    众人一听,来了兴趣。

    “哪不同?”唐樾问道。

    “这弩小巧轻便,而且相对于弓箭的竖向发射来说,弩是可以横向发射的,不仅如此弩的威力更大些。”

    “可是我们平日里见得最多的是弓箭啊,就连林家军配的也是弓箭,没什么人配弩的。”柴茂也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那是因为,这弩操作起来需要很大的发射空间,不仅如此,弩还不能像弓箭那般满弓或者半弓都可以发射的,它的射程是固定的,所以相对于弓箭的灵活性和能实现火力覆盖,弩就显的有些过于古板了。”卫云邻解释道。

    “哦哦原来。”众人一致点头。

    “大人,你是要做这个吗。”韩雅然问道。

    “嗯,找人做出来,看看效果怎么样。”卫云邻点点头。

    卫云邻无意间发现了这个东西,便想把它做出来,不仅如此,他还想把这个东西缩小到一定比例,小到能随身携带。

    那样韩雅然放在身上,便又多了一处防范。

    “嗯嗯。”虽然此刻韩雅然不知道卫云邻做这个东西是为了送给她,但是还是一脸满是期待的神色。

    而此刻欧阳睿看着一脸笑意的韩雅然,想着自己包裹里一直放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