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热门推荐:
    (),

    掌柜的给韩雅然指了指那人,韩雅然转身一看,是正在被敬酒的卫云邻。

    此刻卫云邻也转过了头,看着韩雅然微微一笑。

    “姑娘,就是那个公子,那个公子还说了,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姑娘你结的。”掌柜的说道。

    “谢谢。”韩雅然道着谢。

    “姑娘哪的话,我们开门做生意的,对于客人的任何要求我们都是要遵循的。”掌柜的连连摆手。

    夜已经深了,深秋的时节,夜晚多了些冷风刺骨。

    “阿嚏。”韩雅然打了一个喷嚏,她的这个喷嚏成功的吸引了前面几人的注意。

    “嘿嘿。”韩雅然尴尬的笑了笑。

    众人在路口分开了,后面季闻阳也对韩雅然招了招手。

    韩雅然看见季闻阳对她招手,也赶紧摆摆手,以示再见。

    待季闻走后,韩雅然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对于她身份这件事,大家都是豁达的人,没有做过多的计较,不然以后她在中枢令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毕竟一个在意韩雅然身份的团体,她怎么可能再做到游刃有余。

    但是好在,大家都接受韩雅然的身份,就连季闻阳,出现那么大的反应,也不过是觉得韩雅然没有说实话,有一种被人欺骗了的感觉。

    不过好在韩雅然的安慰,以及晚上的这一顿饭,季闻阳又成了那个无所顾虑的季小爷了。

    一想到这顿饭,韩雅然想了起来,赶紧对着身边的卫云邻说道:“大人,谢谢你,不过你放心,那银子到时候我会还给你的。”

    卫云邻之所以会留下来,也是因为以往的惯例,要送韩雅然回家。

    不知是大家都懂得,还是怎么的,那几人竟统一赞成卫云邻送韩雅然回家。

    不过却有一人没有说话,那就是今日一直感觉情绪很低落的欧阳睿。

    而此刻卫云邻听见韩雅然的话,便笑着说道:“今日是你付的账,何来还我一说。”

    听着卫云邻的话,韩雅然一愣,那个掌柜的明明说的是卫云邻帮她付的帐的啊。

    卫云邻看着韩雅然一脸懵的表情,无奈的摇摇头,只好说道:“你忘了,我还欠你银钱呢,今日这顿饭钱刚好够。”

    “啊。”韩雅然慢慢才反应过来,好像几个月前,确实曾经是有人这么说过的。

    “所以,现在我们两讫了。”卫云邻此刻看着韩雅然,依然一脸笑意。

    “哦哦。”虽然明白卫云邻的意思,但是韩雅然此刻却有些没反应过来,还是一脸懵逼。

    不过能不让她出钱,怎么都是好的。

    他们是踏着星辰回到韩雅然的住所的。

    今晚的月亮很亮,两人在路上完全看的清楚。

    “我到了。”韩雅然说的。

    “嗯。”卫云邻点点头。

    就在韩雅然跨下马的时候,自己住所那禁闭的大门却突然一下子便被打开了。

    因为前些日子那刺客的事情,韩雅然此刻那是着实被吓了一跳。

    但是门打开后,从立马出来的却是韩逸风。

    此刻的韩逸风穿着的乃是一件紫色的居家常服,笔直的站在门口,头微微抬着,眼神正看着那坐在马儿上的卫云邻。

    “三皇子,久仰。”韩逸风出声,语气里透着不卑不亢,眼神清冷。

    其实这是韩逸风和卫云邻的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即使前些日子,卫云邻送韩雅然回住所的时候,从来没有碰到过韩逸风,想来是今日太晚了些,没想到竟给撞了个正着。

    “韩大人,久仰大名。”卫云邻下了马,同样审视着韩逸风。

    而韩雅然此刻抬头看着自己眼前那两个高出自己一个头的人,竟感觉有着隐隐的压迫感。

    月亮悄悄的羞红了脸,躲进了云层里。

    韩雅然端来茶壶小心翼翼的放在石桌上,看着坐在相对面的两人。

    这两人都没有说话,韩雅然此刻有些无奈。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从刚才门口的那一句道出对方身份的话之外,到后面进了门,坐在桌子旁,这两人一句话也没说,就那样静静的审视着对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过招,用眼神就行。

    韩雅然拍了拍自己的头。

    把两杯倒好的水放在了韩逸风还有卫云邻的面前。

    有些无奈的笑着说道:“你们要不要先喝点水。”

    终于,或许是韩雅然的这句话起了作用,韩逸风尽然先开了口。

    “舍妹前几日承蒙三皇子搭救,韩某在此谢过了。”说完,韩逸风还抬手给卫云邻行了一个谢礼。

    即使卫云邻是三皇子,但是现在真正的官职其实要比韩逸风低些。

    “韩大人客气了,令妹乃是我中枢令的一员,既然她有难,这搭救之事也是我分内的事。”卫云邻说道,说完便端起韩雅然放在他面前的那杯水,喝了起来。

    “不过韩大人该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是何人会行刺令妹,我想你们住在这里会不会已经不安全了。”卫云邻放下茶杯又接着说道。

    “再下也考虑过这个问题。”韩逸风也点点头。

    其实回相国府才是最安全的,相国府一向守卫森严,即使有刺客,想来进了相国府便没多少能出去的机会了。

    毕竟曾经去过相国府行刺的刺客,最后能逃出相国府的,那简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但是韩逸风转头看了看韩雅然,想来雅然不会愿意的。

    韩雅然看见韩逸风看了看自己,不知怎么竟想到韩逸风此刻的想法,立马就说道:“我不会回相国府的,哥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虽然这么久以来,韩逸风从未提过让韩雅然回相国府的事情,但是韩雅然不止一次看见过相国府的人出现在自己现在的住所门口,当然每次都是来找韩逸风的。

    而韩逸风每次也不会与她透露关于相国府来人是何用意。

    而且现在韩雅然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比在相国府里舒坦多了,所以她才不要回去呢。

    回到那个没有一点自由空间的相国府,就连上个茅厕,都有丫鬟在门口守着,时不时的询问韩雅然是否已经结束。

    现在想想,韩雅然都感叹自己以前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啊。

    所以现在看见韩逸风的表情,不管是不是让韩雅然回府的猜想,韩雅然赶紧立马拒绝道。

    “诶。”韩逸风听见韩雅然的话一愣,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这么伶俐了,竟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了。

    “韩大人的想法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卫云邻说道,虽然韩逸风其实没有说过任何想法。

    “大人,怎么连你也跟我哥哥一个反应啊。”韩雅然听见卫云邻的话,那是一脸不相信。

    “毕竟现在相国府对你来说是最安全的。”卫云邻抬起头,看着韩雅然,眼神里微微有着劝解的意思。

    “我不回去。”韩雅然摇摇头,“再说了,那个刺客干嘛要刺杀我,一我没得罪人,二我没欠人钱财。”

    “你啊。”韩逸风无奈,他这妹妹就是容易把事情想的太过于简单,这刺客的事情,稍微动动脑子的人都能想明白。

    怎么可能是韩雅然得罪人,欠人钱财?

    但是无奈归无奈,韩逸风除了摇头,也别无他法。

    毕竟现在的韩雅然就是他韩逸风曾经美好教育的失败作品。

    因为韩逸风是韩相国的长子,韩逸风从小接触的东西很多,所以他便懂事的早,加上后来有了韩雅然这个妹妹,而那时韩雅然又早早的失去了他们的母亲。

    所以韩逸风从小是很宠爱韩雅然这个妹妹的,就想着把韩雅然缺少的母爱给补回来,完全不在意自己也是那个缺少母爱的孩子。

    所以韩雅然从小就是在相国府里一个完全没有伤害的世界中长大,当然相国府外的除外。

    就连两人见到两条小狗打架,当时还是一个小奶团子的韩雅然奶声奶气的问着韩逸风。

    多多,它们在干什么呀。

    韩逸风回答她,它们只是在玩耍。

    就在韩雅然信以为真,跟着韩逸风离开的时候,韩逸风一挥手,伺候在身旁的仆人们便会意的把那两条狗弄出了相国府。

    而当时的韩雅然不过两岁多些,韩逸风也不过才刚满七岁而已,却在行事方面有了韩翊鸣的影子。

    “舍妹让三皇子见笑了。”韩逸风笑着对卫云邻说道。

    “无妨无妨,她一向都是如此。”卫云邻一副很懂韩雅然的模样。

    韩雅然此刻瘪了瘪嘴,一脸戒备的看着面前一脸笑意的两人。

    让她回相国府,怎么可能,你们想都不要想想。

    而此刻欧阳睿坐在门口,屋里的祖父已经睡了,传出来轻微的鼾声,就连旁边的唐樾,高晨和柴茂他们,房间里也已经熄灭了灯,想必已经也是睡下了。

    欧阳睿就坐在哪里,看着天空,那轮明月是那么的美,就如她一般。

    相国之女,这个世间少有的尊贵的女子之一。

    欧阳睿记得曾经他对韩雅然说过。

    你是女子,在这个满是男子的中枢令,你根本不适合。

    而欧阳睿会如此说,原因只是因为当时的韩雅然愣是看了好几次高晨的示范的动作,都没有比划出来 ,比划的时候不是忘了这,就是忘了哪。

    而欧阳睿那一刻竟忍不住了,在休息的时候,走了过去,态度不是很好的对韩雅然说了这句话。

    而韩雅然听完欧阳睿的话确实先是一愣,但是随后便笑着对欧阳睿说道:“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是女子又如何,女子也不会比你们男子差的。”

    而欧阳睿依然记得,那时的韩雅然眼里透露出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