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热门推荐:
    (),

    日子过得很快,秋闱考试放榜的时间已然来了。

    今日的韩雅然起了个大早,就跑去叫醒韩逸风,让他与自己一起去看榜。

    韩逸风见韩雅然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便微微笑道:“你也不要急,先等我穿上衣服总行了吧。”

    韩雅然闻言一看,韩逸风此刻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就寝长裤,上半身裸着,不仅如此因为刚才被韩雅然从被窝里拖出来,此刻正坐在床上,脚上还未穿鞋,赤着脚踩在地板上。

    “好好,你先穿衣服,我等你。”韩雅然有些尴尬的打着马虎眼,虽然儿时她与韩逸风作为兄妹,晚上也会睡在一起的,但是渐渐的长大了,两人虽说是兄妹,但是还是男女有别,所以,渐渐的卧室都成了两人最私密的地方,像今日这般大大咧咧的跑来韩逸风的住处,把他从床上拖出来,还是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次。

    想来今日实在是太激动了,所以一时给忘了,此刻韩雅然觉得无比尴尬,扔下一句你赶紧穿好,我在膳堂等你,便夺门而去。

    韩逸风无奈的看着韩雅然那急促的步伐,跑出门的时候差点撞到院子里的那棵树上,摇了摇头,这丫头啊,还是那么毛毛躁躁的。

    但是无奈归无奈,韩逸风还是老老实实的起了床,穿好衣服,才不紧不慢的去往膳堂。

    此刻韩雅然正在哪里, 不仅如此,她的早膳已经吃完了,现在却对着另一份早膳吹着,那是一碗粥。

    而她对面的谭泽就如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韩雅然,一见韩逸风过来了,立马投来一个求助的眼神,那眼神仿佛就在说,这丫头今日早晨是不是吃错药了。

    也不怪谭泽会如此想,他一来到膳堂,就看见韩雅然在里面,着实让他吃惊不小,毕竟平日里不睡到日晒三竿绝不起的主,今日竟起这么早,不仅如此,韩雅然一见谭泽来了,还笑着体贴的端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早膳,推到了他的面前。

    谭泽有些忐忑的坐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看着韩雅然,这丫头今日是受了什么刺激了,谭泽想着,这几日忙着商号的事,他应该没有惹到韩雅然吧。

    而此刻谭泽看着面前的早膳,虽说与平日里无异,但是现在谭泽却有些不敢吃,毕竟这丫头今日太不正常了。

    “泽哥哥,你今日可有空。”韩雅然眨眨眼睛,一脸的乖巧。

    谭泽一看韩雅然此刻的表情,心中更加不敢吃这早膳了 。

    这丫头八成是受刺激了。

    她什么时候对他这么温柔过了,这可是每次见面不敲他一笔,不动他两下心里都过意不去的人啊。

    “雅然,你还好吧?”谭泽担忧的问道。

    “很好啊,怎么了?”韩雅然舀了一口粥说道,见谭泽没有动筷子,便催促道,“泽哥哥,你也赶紧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

    谭泽咽了咽口水,在韩雅然一脸笑意里,还是拿起了筷子,一脸的视死如归,死就死吧,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所以,后来谭泽看见韩逸风一过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保命的人终于来了。

    “哥哥你快吃,我给你吹过了,不烫的。”韩雅然一脸笑意,把那碗已经温热的粥递到了韩逸风面前。

    谭泽看着韩雅然的举动,心中还是腹议,这小丫头今日果真不正常。

    “好。”倒是韩逸风没觉得有什么,笑了笑,便吃了起来。

    而韩雅然则用手撑着脸,一脸笑意的看着韩逸风。

    谭泽看着这一幕,内心更加不淡定了。

    想着找机会问问韩逸风,但是韩雅然在旁边看着,一直没找到机会。

    只好带着满肚子疑惑吃着早膳,明明平日里觉得不错的早膳,今日却味如嚼蜡。

    “好了。”韩雅然看着韩逸风放下了筷子,立马站了起来说道,又想起了什么一般,转身看着同样放下筷子的谭泽,问道,“泽哥哥要不要一起去。”

    “去哪里。”谭泽一脸疑惑。

    “今天是放榜之日,这丫头一早就急不可耐了。”韩逸风笑着解释道。

    哦,谭泽恍然大悟,难怪韩雅然一早如此态度,他这几日被商号的事情给忙着了,竟给忘了今日便是放榜的日子,当即心中一下晴朗起来,说道:“那走,我也想看看你这丫头会不会名落孙山。”

    “你……”韩雅然白了谭泽一眼,果真他的嘴里就说不出好话来,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当然后面这句话,韩雅然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

    “那走吧,去晚了就挤不到前面去了。”韩雅然立马催促道。

    “放心,有你泽哥哥我在,还愁他尔等不给让路。”谭泽一脸自信。

    “是是是,你最能干。”韩雅然说道。

    结果等三人到了放榜之地,却傻眼了,里三层外三层,围的那是一个水泄不通,这场面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得要费些功夫吧。

    本来他们其实可以不用过来的,让府里的仆人过来看了,回来通报就是,但是韩雅然等不了那么久,所以才想自己来的。

    “雅然。”就在三人想着怎么挤进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韩雅然闻声一看,是李言也,她也来了。

    李言也跑过了,高兴的说道:“你可真早。”

    “你也挺早的啊。”韩雅然笑道。

    李言也看着旁边的韩逸风此刻却有些含羞的说道:“韩公子。”

    “李姑娘。”韩逸风回答的很客气,毕竟是和他妹妹韩雅然一同考试的学子,他怎么的也要给几分面子。

    “这是谁啊。”谭泽一看对面的女子,穿着一身蓝紫色的襦裙,头上简单的插着一根素钗,但是就是这副很平常的装扮却让谭泽眼前一亮,这真真乃是他一直喜欢的类型啊,小家碧玉的,而且刚才那声音,轻快不失温柔,一看就是江南女子。

    “这是李言也,当日和我一同考试的学子。”韩雅然向谭泽说道。

    “李姑娘。”谭泽一脸笑意的看着李言也,“姑娘的名字可真有寓意,言也,言也,一看这取名字之人就是一读书人,而且还很有学问,姑娘想必也是有着大学问之人吧,真真担得起这名字啊。”

    谭泽从小就不喜欢读书,或许是家族里有基因,却对经商那是头头是道,所以谭书礼也没要求他能写多少文章,只要能识字写字就行,至少以后做生意不会被人骗。

    “你安分点。”韩雅然掐了谭泽一把,对李言也抱歉的笑笑,说道:“李言也,你别在意,这是我表哥谭泽,他就这样,没啥坏心思。”

    “没事,谭公子是与我说笑呢,而且我的名字确实是家父取的,家父乃是有些迂腐的读书人,整日说话都之乎者也的,所以也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李言也摇摇头,示意韩雅然不要在意。

    “你看见你的名次了吗。”韩雅然问道。

    “没呢,我也才刚到。”李言也摇摇头,此刻她看着前面的人群也是头大。

    “李姑娘不要慌,这事交给谭某。”谭泽自信的说道,立马走上前去。

    韩雅然和韩逸风互相看了一眼,相识一笑,好像某人今日有些不一样哦。

    谭泽看着前面的人,咳嗽了一声,大喊道,“我乃是谭家商号的少东家,大家都行个方便,可否给我让一让。”

    众人一听,刚才还有些吵吵闹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转身看了谭泽一眼,切了一声,又转过身去,不在理会他。

    谭泽也不慌,拿出一个钱袋,在手上垫了垫,又说道:“我这里有一百两银子,若是有人给我让路,每人一两银子如何,这一两银子……”

    谭泽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刚才还堵的死死的人群,瞬间就给让出了一条路,而那些让路之人则一脸渴望的看着看着谭泽手中的钱袋。

    谭泽看着这些人的速度也吓了一跳,嘟囔道:“这么快。”

    “谭福,把银子拿下去给众位分一分。”谭泽着身后说道。

    韩雅然看见前面的变化,也是一愣,他说的办法就是这个办法,果真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这前面看榜的大多数都是些仆人,所以这一两银子的诱惑对他们来说太大了。

    而且韩雅然转身看着后面一直跟着的谭府的家丁,此人叫谭福,韩雅然是认识的。

    “是。”谭福走上前去接过谭泽手中的钱袋,对着人群喊了一声,“想领银子的就跟我来。”

    于是刚才还很熙熙攘攘的放榜地,一下子便空无一人。

    谭泽满意的看着前面的一片空旷,转身走到了李言也面前,说道:“李姑娘请。”

    “这……”李言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们去吧。”韩雅然看出了李言也有些无措的神情,不由分说的拉着李言也就往前跑去。

    毕竟她再笨也看的出来谭泽此举的目的。

    而韩逸风走过去也是一脸你这厉害的表情看着谭泽。

    谭泽对韩逸风笑笑,那是,不然怎么在人家姑娘家面前表现自己的英伟形象。

    文试和武试的放榜都在同一处,当然他们最先关注的便是文试,韩雅然在上面找着,没一会儿就看见了她的名字,韩雅然惊喜的大叫,“我中了,这里这里。”韩雅然指着那处兴奋极了。

    众人凑过去一看,果然看见了韩雅然的名字,不多不少,正好是榜上第十二名。

    “没想到你这丫头还真中了。”谭泽还有些不相信,这丫头儿时可是最不喜欢看书的了。

    “雅然恭喜。”李言也也替她高兴。

    “你呢,你在哪。”韩雅然没理谭泽,立马问到李言也。

    “在这里。”李言也指到那处。

    韩雅然看着李言也指的那处,瞬间张大了嘴巴,就连谭泽也惊到了,倒是韩逸风却没有多大反应。

    “李言也,你好厉害,第四名,你是第四名呢”。韩雅然惊呼,我的个乖乖,人不可貌相啊,这个看着柔柔弱弱的李言也,竟是这次的第四名。

    “还行吧。”李言也谦虚的说道,她原以为她会进前三甲呢。

    “李姑娘,你可真厉害。”谭泽夸赞着。

    “还行,谭公子赞誉了。”李言也微微一笑。

    可是此刻谭泽内心却更加坚定,这姑娘真的不错,他喜欢。

    “哥哥,你是第几名。”韩雅然想起还有韩逸风呢,其实以韩逸风的能力,应该是个好名次。

    “这呢。”韩逸风指着不远处的男子榜说道,脸上没有多少变化。

    韩雅然凑过去一看,那榜单上的第一位的名字,正是韩逸风,毕竟这个结果,大家心里早就猜到了,只是现在有了一个有力的见证。

    即使都是大家猜到的名次,韩雅然还是为韩逸风感到高兴,毕竟这也是他付出努力换来的。

    倒是李言也此刻反而被惊着了,她没想到韩逸风竟如此厉害,毕竟与女子不同,男子考试可是要难许多的,是一层一层选出来的精英,最后才能参加秋闱考试的。

    所以此刻,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景色,韩逸风看着榜单,而李言也看着韩逸风,当然旁边那个就差没把我喜欢上你写在脸上的谭泽则一脸含情脉脉的看着李言也。

    而韩雅然此刻看着他们三人,她是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现在算是见识到了,无奈的摇摇头,看样子有人要失意了。

    可是韩雅然不知道,在不远处也有一个人在看着她,而那人此刻却是一脸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