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热门推荐:
    (),

    韩雅然不知道谭书礼是用了什么法子,秋闱考试她获得了参加的资格。

    在谭书礼的书房听到这一消息,韩雅然表现的一点儿也不激动,或许她并不如其他参加秋闱考试的学子一般,想要靠着这次的考试,改写自己的人生,改变自己的命运。

    或许在别人看来,她就是典型的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给自己找点罪受。

    可是韩雅然此时急着想做出改变,相国府的日子虽好,可是过的太像一条咸鱼了,没有什么激情而言,没有期盼,日子就如同一潭死水。

    不过后来的韩雅然不止一次想过,当时的自己可能真的是吃饱了撑的,才会跑去参加什么秋闱考试,当然这是后话了。

    现在资格拿到了,谭书礼指着旁边那一摞有着韩雅然小腿高的书,说道:“想要通过,得靠你自己,毕竟你是相国府的千金,现场舞弊这事谁都能做,你不行,当然这些书只要你都记住了,我保证你这次的秋闱考试一定能通过。”

    谭书礼一脸笑意的看着韩雅然,那眼神仿佛在告诉韩雅然,别怕,这些书挺简单的。

    而韩雅然在听完他的一席话后却一脸懵逼。

    老天爷,她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吗。

    “那行,舅舅。”韩雅然无奈的点点头,“不过舅舅你得替我保守秘密,我参加秋闱考试的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当然。”谭书礼点点头,第三个人已经知道了,他能做的就是不让第四个人知道。

    “好,那舅舅秋闱考试之前我都住在你府里吧。”

    “可以啊,正好你舅母昨日还告诉我说让你多住几日呢,正好陪陪她。”谭书礼说道,他这夫人一直想要个女儿却没有如愿,所以韩雅然在她心里就如同亲生女儿一般。

    “嗯。”韩雅然点点头,走到那摞书旁,打算自己搬走,可是试了好几次后才发现她高估了自己,一时挫败,遥想当年,前世的她为了高考,比这多的多的书都搬过的,不应该啊。

    韩雅然想了想,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米虫的日子让人丧志啊。

    韩雅然无奈,只好叫谭书礼让谭府的下人给她搬到她住的房间。

    谭书礼点头,便叫来管家吩咐了下去。

    韩雅然觉得满意了,便空手离开了谭书礼的书房。

    而韩逸风从太学回来,就看见韩雅然一副专心致志的模样,一时还有些不习惯。

    因为韩雅然不想回相国府,韩逸风从太学出来后便也直接来了谭府。

    “你这是做干什么。”韩逸风翻了翻韩雅然旁边那一摞的书,书本太高,都把后面的韩雅然遮住了。

    “哥哥,你说,同是一个娘生的,为什么你就那么厉害。”韩雅然一脸颓废的从书本后面抬起头,她现在整个头都在嗡嗡作响,早就已经看不下去了。

    “你现在知道你哥我聪明了呀。”韩逸风一脸的得意。

    韩雅然直接朝他翻了一个白眼,老天爷真不公平,这偏心也不是这样偏的吧,他韩逸风的才情和风采,在帝都可是能排上号的,而她韩雅然在帝都可以算的上是一个草包。

    因为儿时那些世家小姐,官家小姐举行的什么赴诗会,比舞会,韩雅然一概都只是当观众,从不参与,渐渐地就传出了相国府的千金乃是一草包的说法。

    韩雅然当时也不在意,现在想想,她也不至于那么差吧,比普通的老百姓还是比的过得,就是与那些靠这些博名声的世家小姐想比,那确实差了些。

    所以帝都的人认为她是草包也不为过。

    “你啊,就是太懒了。”韩逸风拿着手中的书轻轻的拍了一下韩雅然的头,一脸的无奈。

    韩雅然立马摸着头,瞪了韩逸风一眼:“你再打就笨的见不了人了。”

    “放心不会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丫头,你若是在读书吟诗这些方面,用上你的八分心思,那些世家小姐还能把你比了去。”韩逸风看着韩雅然,一副你心里明白的表情。

    韩雅然吐吐舌头,赶紧推着韩逸风,让他出去。

    等韩逸风无奈的走后,韩雅然立马关上门,看着桌子上的那些书,叹了叹气。

    而此时天气已经是伏天的最后几日了,可是空气里依然没有凉爽的气息,倒是此时的冷宫还是如往常一般冷冷清清,安静如常。

    卫云邻站在冷宫的屋檐下,看着远处已经有些泛红的落日,现在的它,早已没有了白日的灼热夺目,温和了许多。

    可是宫门外一声尖声叫喊,打破了刚才的一片宁静。

    “圣旨到。”大内总管崔公公举着一份深黑色,镶着金边的圣旨走了进来。

    “三皇子接旨。”崔公公一挥拂尘,看着前方的卫云邻说道。

    卫云邻有些意外,这万年没人来的冷宫,今日竟来了圣旨。

    卫云邻想想,他那父皇长什么样,他都快忘了,就是这带圣旨而来的崔公公,也比印象里苍老了些,但是唯独不变的还是他那声尖嗓。

    “三皇子接旨。”崔公公见卫云邻没反应,又说了一句,心里虽有些不耐烦,但是脸上依然如常。

    这三皇子卫云邻自贵妃死后便再不受云帝宠爱,一直深居冷宫,在这偌大的皇宫里,附炎趋势在正常不过了,而崔公公算的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儿臣接旨。”卫云邻笔直的跪下来,把头低着。

    “三皇子卫云邻今年便已及弱冠,寡人思考再三,决定为三皇子准备弱冠之礼,也为了慰藉贵妃的在天之灵,着三皇子卫云邻出任中枢令中枢史,赐南街府邸一座,绸布百匹,黄金万两,望三皇子尽心为寡人效力,为炎国效力。”崔公公轻轻的合上圣旨走上前,把圣旨递给卫云邻。

    “中枢史大人,恭喜恭喜呢,这中枢令还是陛下为你亲设的官职呢。”此时的崔公公一脸笑意,内心早就没有了刚才的那一丝不耐烦。

    “谢陛下。”卫云邻接过圣旨,站了起来,脸上没得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中枢史大人,陛下说了,等准备妥当,过几日你便可以出这冷宫,搬去府邸,直接上任了。”崔公公说道。

    “谢公公了,请公公替我转告陛下,儿臣必不辱没使命。”卫云邻行了一礼。

    “哎呀,大人客气了。”崔公公嘴上说着,手上可没动。

    “行了,那咱家就先回复陛下去了。”崔公公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公公慢走。”卫云邻抬着手,维持着刚才的礼,一直到崔公公没了人影才放了下来。

    卫云邻看着手里的那份圣旨,眼神里透着冷峻。

    他会这么好心?说什么弱冠之礼 ,他可知今年的春分他便已经及冠了。

    云帝目前有八个儿子,公主也有七个,而卫云邻是这些皇子公主里最不受宠的一个,放着那么多皇子不选,偏偏选了他这最不受宠的一个,所以云帝会下这份圣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可能只是脑袋一热想来个父子情深那么简单吧。

    “殿下。”身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卫云邻转身,刚才说话的是一直在冷宫里照顾他的吴嬷嬷。

    吴嬷嬷是他母亲生前就一直照顾他的嬷嬷了,即使到了冷宫,她也一样跟了过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殿下,陛下终于想开了,想要补偿殿下了,贵妃娘娘若是在天上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吴嬷嬷说着,眼睛里已经慢慢的渗出了眼泪,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吴嬷嬷赶紧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你看我,这明明是该高兴的事,我却哭兮兮的。”

    “嬷嬷。”卫云邻扶着她进屋坐下。

    在这冷宫里,这么多年都只有他和吴嬷嬷两人。

    “殿下你这是? ”吴嬷嬷一下有些惊到了。

    “嬷嬷,本早就该告诉你的,但是现在却来了这圣旨,嬷嬷为我操劳了半辈子,也该享享福了。”

    “哎哟,殿下你说什么呢,嬷嬷我就是做奴婢的命,这辈子都要交给这皇宫了,还说什么享福不享福的。”

    卫云邻打断她,又说道:“我原本想过几日便去为你求那出宫令,你不是常常念叨想回你那儿时的老家看看吗,现在正好,我出了宫,有了自己的府邸,你也和我一同去,在那府邸住上几个月,把身子骨养好些,我便让人送你回你老家如何。”

    “啊。”吴嬷嬷有些愣住,想念老家这事,她从未在卫云邻面前表现出来的。

    “嬷嬷常常与我说起你那老家的新鲜事物,若是不想念,怎么会时时提起呢。”卫云邻笑道。

    “殿下,老奴还能再伺候殿下的。”吴嬷嬷一时激动,竟要跪了下来。

    卫云邻急忙扶起她,“嬷嬷不必如此,当年你本不用跟我一起来这冷宫的,说到底,还是我拖累了你。现在既然有这个机会,我也想还嬷嬷这份恩情。”卫云邻端端正正的给吴嬷嬷行了一礼。

    “殿下,使不得使不得。”吴嬷嬷赶紧阻止他。

    可是卫云邻没给她机会,“这礼你该受的。”

    “殿下,老奴谢谢你。”吴嬷嬷已经哭了出来。

    她十三岁便离家,在这宫里呆了大半辈子,原以为会老死在这宫里,没曾想还有出宫的日子,而且还能再见到那夜夜梦回的老家。

    “殿下饿了吧,老奴这就去给你做饭,我今日去那御膳房的后厨,让他们给了我一条鱼,我这就给你做你最爱的松鼠桂鱼,殿下你等着啊,很快就好。”吴嬷嬷说着擦干眼泪,急忙就去准备鱼了。

    卫云邻看着吴嬷嬷的身影,一时五味杂陈。

    冷宫的伙食并不好,但是即使这么不好的伙食,依然会有人克扣,每次都是吴嬷嬷跑去闹,甚至扬言要让云帝知道,毕竟当年被送进冷宫的是卫云邻,而吴嬷嬷则是自愿跟来的,那些人害怕吴嬷嬷真的会闹到云帝那里去,也不敢再克扣了,所以有时候吴嬷嬷用这法子还拿到了伙食之外的好东西,想必今天这鱼也是这么来的。

    而皇宫的另一边,极尽奢华,崔公公弯着腰,等着上面的人开金口。

    “东西送到了?”云帝问道。

    “是,陛下。”崔公公腰更弯了些。

    “那就好。”云帝点点头。“你先退下吧。”

    崔公公应声退了出去。

    云帝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张纸,放下笔,把它揉成一团,直接扔进了废纸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