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热门推荐:
    (),

    韩雅然送走韩逸风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大理寺。

    虽然糟心的事情多了去了,但是这班还是要上的。

    当然,昨天的事情早已传遍了大理寺,韩雅然硬着头皮走过那一路看着她,面带可怜她的表情的那些同僚,只有报以一个尴尬的微笑。

    到了中枢令的部门,刚进门,就看见那五双有些担忧的眼睛。

    “头儿,你还好吧。”难得今日叶杨这么迫不及待的开头说话。

    今日的他已经换回了男装,相比昨日的女装,更多了一份男子的气概。

    韩雅然内心觉得还是现在的叶杨看着舒服些。

    “没事,挺好的。”韩雅然笑了笑。

    “陛下也太狠了,居然把头儿嫁到雪国去,那我们中枢令不就是没有老大了吗。”李昊一副哭兮兮的表情,他心里是真的替韩雅然担心,他从小就听家里的老人说过那雪国一年四季有好几个月都被大雪覆盖,冷的出奇,对于他这个从小生活在炎国四季分明的人来说,雪国就是一个噩梦。

    “你哭什么呀。”韩雅然看着李昊那一副就要哭出来的表情,安慰道。

    “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吗,你这嫁到雪国我可就没机会见到你了。”李昊可怜巴巴的说道。

    他是真的很崇敬韩雅然的,他记得他刚入中枢令不久,便问过韩雅然当时放着那么多高手不选,为何偏偏选择了他。

    那一日,李昊找到韩雅然,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当时为什么要选我?”他记得当时大理寺招人的时候,比他厉害的比比皆是,可是头儿最后选择了他。

    当时韩雅然正在忙着看卷宗,听着他的话转过头来,笑了一下说道:“因为你年轻啊。”

    “啊。”李昊一脸懵,年轻也是资本。

    “当时的其他人所有的能力都达到了最高值,没有任何的上升空间,这样的人不再适合中枢令,任何一个有能力的人,在中枢令有一个就够了,不需要重复的,而你,够年轻,不仅如此,你的身上还有着一股拼劲,它会给你加分,所以你的空间是无限的,这就是你吸引我选择你的一点。”韩雅然思考了一下,便娓娓道来。

    韩雅然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李昊,很干净的一个孩子,话不多,但是却鼓起勇气告诉她。

    “我一定会进中枢令的。”这是他的原话。

    豪言壮士谁都会说,韩雅然一点也不奇怪,但是直到看见他深夜的训练,夜深人静的大理寺,没有离去的就他一个人。

    直到最后的那天,李昊的成绩一直平平无奇,不前不后。

    但是那天他的对手,算的上是一名武林高手。

    李昊当然不是对手,一个初进军营的少年怎么打的过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

    一出场就惊艳众人的少侠,当然也只存在于街头的话本子里。

    很显然,李昊不是主角。

    他一次一次被打趴下,但是一次又一次站了起来,到后面对方都不忍心出手了。

    就是这次的不忍心,给了李昊机会。

    战场上只有敌人,你的不忍心终究会害了自己。

    在最后的的几名胜出者中,韩雅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李昊。

    而其它的胜出者,则被他们的大理寺卿收入囊中。

    “就是这个啊。”当时李昊长长的吐了口气,看来年轻还是不错的。

    “当然……。”韩雅然说道。

    而李昊依然记得那一日韩雅然的笑,就是这个笑给了他自信。

    “好了。”韩雅然看着那几张担忧的脸,说道,“今天没事啊,需不需要我给你们吩咐点。”

    “有。”一听见韩雅然的话,众人立马四处逃串,根本顾不上担忧了,这一刻他们竟觉得嫁出去了好啊,嫁出去了就不会像曾经那样,觉得他们无所事事,让他们围着大理寺外围跑五十圈了。

    还美其名曰锻炼他们的体格。

    体格没练好,倒是练出了一众喊着腰酸腿疼的可怜人。

    韩雅然好笑的看着他们的样子。

    真好,可是这样的日子没多久了。

    不容韩雅然悲伤,大理寺卿就让人招她过去了。

    韩雅然点点头,随即就跟上。

    今日的顾涵山格外的亲切,一脸笑意,还亲自给她倒水,韩雅然竟觉得有些不自在。

    顾涵山这人她是了解的,他一笑准没好事。

    而这其中的例子莫过于韩逸风一直没忘记顾涵山他老人家带给韩逸风儿时心里阴影的惨痛经历。

    韩雅然记得,那是她还小,但是唯独这件事记得十分清楚。

    韩逸风因为调皮,打坏了顾涵山送给韩翊鸣的一套茶盏,韩逸风就那样看着顾涵山一脸笑意的,不顾当时身在韩府,直接就把韩逸风绑在了树干上,一绑就是好几个小时。

    韩逸风便可怜兮兮的晒着艳阳天的太阳,直到精疲力尽。

    因为顾涵山和韩翊鸣是好友,所以便是家里的常客,这件事韩翊鸣反而没有说什么,倒是韩逸风这件事以后看见顾涵山都是躲着走的。

    “雅然。”顾涵山的沉重声音拉回了思绪飘远的韩雅然。

    “大人。”韩雅然回神,说道。

    “你现在任职中枢令,不久后便要嫁去雪国了。”顾涵山说道。

    “我知道。”韩雅然点点头,这事估计现在整个帝都都知道了。

    “今日退朝后,陛下把我单独留了下来,交代我一件事。”顾涵山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韩雅然。

    韩雅然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顾涵山。

    顾涵山又接着说道:“陛下说了,你既然要嫁去雪国,那往后便不是我炎国中人,这中枢史的职位也不适合你了。”

    韩雅然一惊,手中的水差点洒了出来。

    是啊,嫁人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了雪国人,她怎可还自称炎国人呢?

    “什么时候,我能任职的期限。”韩雅然问道。

    “最迟你嫁人的前一日。”顾涵山说道,今日在陛下哪里,云帝说的是让韩雅然今日便请求解官,交出中枢史的官印,是顾涵山一再坚持,才推到了这个时候。

    “好。”韩雅然点点头,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多谢大人。”韩雅然说道,她猜的出来,能延到这个时候顾涵山一定为她争取过。

    “我就不了,雅然。”顾涵山突然一脸安慰,“别怪你父亲,在这官场,身不由己,他也是有苦衷的。”

    “我明白。”韩雅然说道。

    “好,去吧。”顾涵山点点头。

    “那下官告退。”韩雅然朝顾涵山行了一礼,这礼这一生恐怕也没有多少机会了。

    是夜,天突然下起了雨,韩雅然没有告诉中枢令的其他人,她不能再任职的事情。

    韩雅然紧了紧身上的雨蓬,看样子是没有办法骑马了。

    韩雅然一头扎进雨里,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这雨幕里。

    而帝都的四方驿馆里,邬庭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刚才他一直缠着安王秋仲瑾跟他说说当日的情形。

    “就这样。”安王无奈的把当日的情形说了一遍。

    而邬庭就有了刚才那表情。

    “延颉,延大祖宗,你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佩服佩服,你这媳妇儿娶得还带送孩子,这买卖好,稳赚不赔。”邬庭一脸坏笑,他就说嘛,那个女子是他的情债,他还不承认,这不,孩子都有了。

    这孩子若不是延颉当年造的孽,他怎会这么轻松的就娶了人家。

    难道只是为了当好人,笑话,这天底下就是好人都死绝了,也轮不到他颖南王。

    这可是在雪国能让小孩闻则大哭的罗刹王啊。

    “你说够没有。”延颉转头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邬庭,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够了。”邬庭立马闭嘴,嘲笑适可而止,不然待会儿他发火了可就笑不出来了。

    “王爷,外面有人找您。”一个随从推门进来,在安王的旁边说道。

    “什么人?”

    安王好奇,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帝都,还会有人找他。

    “是一女子。”随从描述着外面那名女子的样貌。

    “哦。”安王一听,心里明了,转头看向延颉,“恐怕这人不是来找我的吧。”

    延颉没有理他,他已经知道门口那人是谁了。

    “让她进来吧。”安王内心的好奇心可是越来越旺盛了。

    “是。”随从退了出去。

    韩雅然站在四方驿馆的门口,披着雨蓬,为了避人耳目,今日的她乔装打扮过了。

    现在的她身上都有些湿了,前额碎发上的水珠往下滴着,幸好这雨蓬结实,而且在路上花钱租了一辆马车,才不至于被淋成落汤鸡。

    刚才通报的随从跑了出来,说是奉安王之命,让韩雅然进去。

    韩雅然道了声谢,便随他走进这四方驿馆。

    四方驿馆,炎国专门为外来使臣而准备的落脚之地,这不是韩雅然第一次来,但是这次却是最忐忑,心情最复杂的一次。

    门被打开,随从向她点点头,便退了下去。

    韩雅然走了进去,一股不知名的香味扑面而来。

    安王坐在椅子上,手中正把玩这一个小物件。

    “哟,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把中枢史大人给吹来了。”安王笑道,其实他对韩雅然的印象不差,但是一想到她今后和延颉的关系,就想耍耍嘴皮子。

    “安王殿下。”韩雅然微微低头说道。

    她现在还不是他雪国人,大可不必像雪国人一般与他行礼。

    韩雅然又接着说道:“我今日过来,是想还安王殿下一个东西的。”

    韩雅然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正是那个盒子,轻轻的放在桌上。

    安王一看,扯了扯嘴唇,我的个乖乖,这不是延颉那一日硬抢去的水晶糕吗。

    安王从小便爱吃这水晶糕,这次来炎国,害怕在炎国吃不到,特意备了足够的分量,

    可是这一路走来,着实无聊,只有吃水晶糕打发时间,等到了炎国的帝都,好几箱的水晶糕仅仅只剩两盒了。

    哪知被延颉知道了,竟想全部拿走,是他拼命的护住才保住了一盒 ,而韩雅然刚才放下的那个盒子就是被延颉抢走的那盒。

    呵呵,拿他的东西借花献佛啊。

    人家现在都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