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热门推荐:
    (),

    此时夜已深了,在帝都的驿馆里,延颉手中的杯子早已破碎,杯子残渣扎进肉里,血顺着他的手往下滴落,而他此刻眼神狠厉,丝毫不在意手上传来的疼痛感。

    秋仲瑾一看,哎哟一声,立马过去扳开他的手,小心的取出残渣。

    边取边让人赶紧取金创药来。

    “你说你,跟自己较什么劲。”

    延颉没有回答他,秋仲瑾自知自讨没趣,便安安静静地给他上药。

    延颉想着今日白天的那一幕,她就那么落寞的跪在那里,看着她的无助,当时延颉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为何要出这个主意,到头来却害的她受如此大辱。

    云帝,挺好,他确实低估了云帝,看样子那个思诺公主云帝是宝贝的很啊,不惜得罪韩相国也要保住她。

    既然你有你宝贝的人,当然他也是有的。

    所以今日她所受的屈辱,来日,他一定会让你老人家加倍偿还的。

    “你啊,也别想那么多,毕竟从一开始的计划是想让我娶那个什么思诺公主的,结果那云帝老儿看着这么丰厚的娉礼都没动心,死活不同意,还非让娶什么丞相之女,我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我这闲散王爷当久了,哪能斗得过这天天勾心斗角之人呢。”秋仲瑾给他裹好最后一点布,说道。

    延颉抽回手,看着手上,当时她一定会更疼吧。

    “不过你说我这次虽然没按原计划进行,但是最后让你娶了她,不正合你意。”秋仲瑾一副我都明白的表情笑道。

    “难道我还的谢谢你安王殿下。”延颉不想理他。

    “当然。”安王自信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从进去开始就一直看着人家,你不在乎她会一直看着她吗,你当我傻啊,而且你当时在我耳边说的话我可是都照办了的。”

    “诶诶,还不承认。”秋仲瑾看着站起来的延颉追上去说道。

    “不过你喜欢人家就说嘛,我们雪国赫赫有名的颖南王什么时候这么害羞了。”秋仲瑾打趣道。

    延颉没有说话。

    她不会喜欢他的,或者说还想杀了他吧。

    延颉想到那一日她用筷子抵着他的喉咙,那一脸恨意。

    “诶,不过,她真的生了孩子呢,就我们这关系你告诉我是不是你的啊。”安王想到那个炎国官员的话,可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不是延颉祸害的了。

    延颉没有回答他,打开窗户一跃而下。

    秋仲瑾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窗户,一脸无奈,干嘛不走门啊。

    随后又想到现在走门不安全,还是走窗户方便。

    便默默地关上窗,爬床上睡觉去了。

    而延颉当时只在安王秋仲瑾的耳边说了两个字而已:“我娶。”

    韩雅然回去的时候,小子睿已经睡了,而等着她的芸姨,看着一脸憔悴的韩雅然,一脸担忧,忙问着出了什么事,这明明进宫时都还好好的。

    韩雅然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告诉芸姨没事,便催促着芸姨去睡觉。

    再加上林芝一直在旁边附和着,芸姨便半信半疑的进了屋。

    而芸姨进屋后,韩雅然便把林芝也赶着回家了。

    林芝无奈,也只好离开。

    整个帝都早已陷入沉睡,只有打更人和巡逻的守卫在街上游荡。

    延颉跃过一座又一座房的顶,在帝都的月光下,宛如一只悄无声息鬼魅,让人无所差察觉,

    他轻功是很好的,所以在巡逻的守卫的头顶跃过,依然来去自如,当然这些距离是完全不在话下的。

    直到到了帝都一间不起眼的小院里,延颉才停了下来,而延颉到的时候,韩雅然屋里还亮着灯,他静悄悄的站在院外的哪棵树上,看着屋里蜡烛的光照射在窗户纸上的人影。

    韩雅然坐在桌前,思绪万千,手中的笔不知何时已经停了,而纸上要写的内容早已偏离主题。

    韩雅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怎么也想不到进一次宫,竟然让人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韩雅然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她从未考虑过自己会嫁人,也从没想过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但是目前看来她不需要考虑这些了。

    而云帝为了让她嫁出去,竟在宴会结束后就已经把赐婚的圣旨拟好了。

    速度之快!

    韩雅然当然也不傻,云帝如此做,不会是因为她一个小小的中枢史,唯一的解释,便是那个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父亲了。

    圣旨已下,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反悔就是诛九族的事情了。

    窗外的微风吹过,院子里的那颗老槐树,发出沙沙的声音。

    宛如一声声哀叹声

    韩雅然站起来,打开窗户,外面漆黑的一片,今日的帝都格外的安静。

    或许白日的热闹喧嚣早已尽兴,现在只剩下孤寂。

    而刚才的地方,早已空无一人。

    韩雅然并未察觉。

    “谁。”韩雅然叫了一声。

    屋顶上有点响动,雅然望去。

    一只猫从屋顶上跳下来,扬长而去。

    自从上次的事件后,韩雅然对猫这种动物着实喜欢不起来,便由着它离开。

    延颉站在屋顶上,看着伸出头查看的的韩雅然。

    接着月光,延颉看着韩雅然,此时的她有些憔悴,看来白日的事情对她影响有些大的。

    见没有人,韩雅然退了回去,关上了窗户,没过多久,屋子里的蜡烛便熄灭了。

    延颉看着那黑暗的屋子,又静静地坐在了树上。

    翌日,天微微亮,隔壁大婶养的鸡便已经打起了鸣。

    院子里也早早的就响起了芸姨忙碌的声音。

    韩雅然还没醒,迷迷糊糊的听见院子里有人谈话的声音。

    韩雅然听了出来,一个是芸姨。另一个韩雅然一时没听清楚。

    突然,韩雅然睁开了眼,思绪一下清醒,另一个人是韩逸风。

    韩雅然急忙打开门,看着门口和芸姨一脸谈笑风生的韩逸风。

    两人都在她打开门的时候看向了这边。

    “雅然,逸风早就过来了,”芸姨说道,“你们先聊,我去准备早饭。”

    芸姨说完便进了厨房。

    “你怎么来了。”韩雅然问到。

    “我早就过来了,见你没醒,就没叫你。”韩逸风说道,他回京了每日必上早朝的,今日结束的早,便出了宫就往这里来了。

    “进来吧。”韩雅然说完便进了屋。

    韩逸风立马跟上。

    “丫头,今早父亲,便告了假。”韩逸风说道。

    父亲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今日早朝上,云帝告诉众人的。

    明白人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大家只是高呼万岁,没人敢问韩相国为何告假。

    “什么。”韩雅然惊呼。

    “此事你别管,父亲既然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理由的。”韩逸风说道。

    “我知道。”韩雅然点点头。

    “好有。”韩逸风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放在了韩雅然的面前。

    韩雅然一看,是哪个盒子。

    “这东西我查清楚了,你猜他是哪里的东西。”韩逸风故作神秘的说道。

    “快说,我不猜。”韩雅然白了他一眼,这人还是老样子,什么事都要逗上她一逗。

    “诶,好吧。”韩逸风一看没得逞,只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找人问过了,这东西出自雪国皇宫。”

    “什么,雪国。”韩雅然吃惊的叫了出来,她猜到过这东西必定来历不凡, 但是没想到竟是雪国之物,还出自皇宫。

    “对,那个掌柜的告诉我,她曾经在雪国做过生意,有幸见过这个一模一样的盒子,所以我把这个盒子拿出来,她一眼便认出这东西来自哪里。”韩逸风说道。

    “你这东西哪来的。”虽然现在炎国和雪国表面上和睦相处,但是背地里,尔虞我诈的事情不会少。

    所以有着雪国皇宫之物,身外朝廷官员,现在又是敏感时期,若是被有心人利用,扣上一个私通他国的罪名也不足为奇

    “是有人给子睿的。”韩雅然拿起这个盒子,若有所思。

    “子睿。”韩逸风一脸疑惑,“他怎会接触到雪国人。”

    “这我还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他必定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他告诉我,是一个好看的叔叔给他的,而且还答应别人要帮他保守秘密。”韩雅然说道。

    “还有这事,什么时候的事。”韩逸风问道。

    “从子睿的话里可以知道应该有段时间。就好像,就好像……”韩雅然一下停了下来。

    就好像那个人出现后的事情。

    “好像什么?”韩逸风看着一脸沉思的韩雅然,急忙问道。

    这事可大可小,万不能让其他知道。

    “这事你别管了,我会处理。”韩雅然说道。她拿起那个盒子,站起来,走过去打开衣柜,把盒子放了进去。

    “诶,为什么。”韩逸风好奇的问。

    “你照做就行了,问那么多干什么。”韩雅然给了他一个眼神。

    “哦,好嘛。”韩逸风只好无奈的点点头。

    他这妹妹,自小就有主见,他身为哥哥,也只能尊重她的。

    “陛下今日可有说我的婚事。”韩雅然突然问道。

    “陛下已经着内务府准备到时婚礼所需物品了,”韩逸风想到陛下今日看的出来心情特别好,但是他也看的出来陛下的急迫,那种差点写在脸上的急迫。

    “看样子逃不过的。”韩雅然冷笑一下,她的出生注定了她会身不由己。

    “丫头。”韩逸风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事他没有办法的,陛下是铁了心了。

    “没事,我不怪你们,陛下若想打击韩家,有的是法子,而且这个对我来说不算最坏的。”韩雅然安慰他笑道。

    韩逸风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事其中的利害,他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