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热门推荐:
    (),

    此时云帝的话一出,一时间整个宴会唏嘘一片。

    韩雅然也愣住了,她可没忘记,韩相国就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她。

    “相国之女。”安王秋仲瑾也有些惊讶,这好好的公主怎么一下变成相国之女。

    “父皇。”思诺公主喊到,又看了看身后的韩雅然。

    韩雅然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早知道她就不贪睡那一会儿,错过了早饭时间了。

    “在整个炎国,除了公主,最尊贵的未嫁女子不就是相国之女吗。而且为了表达寡人的歉意,那四座城池,只需两座城池做聘礼便足矣。”云帝没有理会思诺的那声叫喊,又转头对着下方的韩翊鸣说道,“韩相国觉的如何?”

    而下方一直没有说话的韩翊鸣站了出来,说道:“承蒙陛下厚爱,但是此事还得须问过小女才好。”

    韩翊鸣此时说的不卑不亢,脸上没有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是自然,你觉得呢,韩爱卿。”云帝看向来思诺公主的方向。

    韩雅然一个激灵,现在是什么情况?不是求娶思诺公主吗,怎么变成她了。

    “韩爱卿。”云帝一脸和蔼。

    韩雅然看着此时的云帝,突然想明白了,她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因为这样一副表情都是虚伪的,就如现在这般。

    明明看着很和善,韩雅然却觉得此时那眼神里透着阴冷无比。

    “陛下,我……”韩雅然硬着头皮走上前,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王看着走上前的那个宫女装扮的女子,这炎国确是有趣,这相国之女竟给公主做丫鬟。

    安王转过头,看向了身后那人,而此时那人眼里却冷漠无比。

    安王识趣的立马转过来。

    事情更加有趣了。

    韩雅然低着头,成亲,她没想过,至少现在没有。

    “陛下不可。”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韩雅然抬头,立马看着一个红色的身影走过来,一掀衣摆,端正的跪在她的旁边。

    “陛下,请陛下收回成命。”韩逸风低头说道。

    “哦,今儿这是怎么了,这一个个的跪在这。”云帝还是那一脸笑意,而韩雅然却觉得冷风阵阵。

    “寡人只是想还安王一个贺礼,来了就是客,我们总不能让安王空手而归吧。”云帝一副大一令人的说道。

    “陛下,”韩逸风又立马说道,“臣听闻安王今年不过二十余一岁,家妹却大安王整整三岁,这与年龄也不符。”

    这炎国有名的大龄剩女,非韩雅然莫属。

    “韩爱卿多虑了,古人云,女大三,抱金砖,这再合适不过了,寡人这是为安王寻的一宝物呢。”

    云帝此时用宝物形容韩雅然,难听至极。

    韩雅然轻轻的拉着韩逸风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说了,她是听出来了,云帝今天是非要她嫁不可了。

    “陛下,不可。”这是突然一声传来,又一个人跑回来跪下,“陛下万万不可啊。”

    韩雅然认得他,他的韩翊鸣的门生。

    韩雅然看着旁边依然一声不说的韩翊鸣,若是没有他的授意,这人也不会出头吧。

    “哦,陈爱卿,你又有何理由,寡人这赐婚,这么多人阻拦,好的很呢,好的很呢。”云帝转头看着韩翊鸣,目光恨意满满。

    而韩翊鸣此时依然一脸没有表情,并不理会云帝。

    “陛下,坊间早已传闻,韩史臣早就孕有一子,那孩子今年已然五岁有余,这带着孩子怎可嫁与安王,这是有损我国礼仪之事啊。到时候让他国看了笑话,说我炎国没人,竟让一带孩子的妇人嫁过去,有失我炎国的颜面啊。”陈爱卿说的那是一个慷慨激昂。

    韩雅然一听,却急了。

    这嫁人是她的事,怎么能让子睿牵扯进来。

    而此时安王一脸看戏的表情,丝毫不在意他也是当事人之一,又看了看后面那人。

    这消息挺劲爆的啊,孩子都有了。

    “哦,韩爱卿可有此事。”云帝又温柔看着韩雅然问道。

    韩雅然沉默的点点头。

    此时整个宴会一片哗然。

    韩雅然跌坐在地,她竟然想笑,她口口声声说过自己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可是到头来还是逃不过的。

    而此刻竟也让子睿因为她而受到非议。

    “ 那这可让寡人如何是好。”云帝颇为烦恼的说道。

    而韩逸风听到陈大人的话后,气的差点没有跳起来踹他一脚。

    韩逸风现在思绪万千,脑袋有些混乱,但是韩逸风只要一细想,若没有韩相国的同意,那个陈大人怎会如此胆大的说出这事。

    这事虽然在帝都官家大人里有所传闻,但是谁也没有证实过的。

    毕竟上面有位谁也得罪不起的人。

    “安王,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寡人呢是想成人之美,可是这韩爱卿之女嫁与安王着实委屈了安王了。”云帝一脸歉意的说道

    韩雅然看着现在的云帝,之前的所有印象都破碎了。

    “哦,咳咳。”安王见云帝陛下终于问起了自己,假意的咳了一下。

    而众人又终于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当事人了。

    说道:“确实这女主不是我喜爱的类型,但是在我们雪国,一个女子生下一个孩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们灵帝陛下曾经下令,要为雪国的每位生产过后的女子送上营养品,以滋补她们的产后虚弱,而她独自生下孩子,想必勇敢的很呢。”

    “安王说的极是。”云帝此刻的表情就如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他没想到安王倒夸起韩雅然了。

    安王笑着,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既然是云帝的美意,我怎可不接受,不然为这事伤了我们两国的和气可不好,既然云帝换人了,但是这求娶就不能是我了呀,我呢有一表兄,正好年龄也合适,就当我替他求娶的。”

    “何人?”云帝问道。

    “雪国颖南王。”

    而此时整个宴会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韩雅然也愣住了。

    颖南王,她听说过,封地在雪国颖南一带。

    而韩雅然会知道他,还是林芝告诉她的,林芝告诉她,林小将军会败,就是因为有一个叫颖南王的出谋划策。

    不然那雪国的骁骑将军大胜后,得意之下才说出,“果真颍南王那家伙没骗我。”

    而韩雅然不知道的是,其他人吃惊的不止她所知道的这一件。

    “当真。”

    “当真,他一定愿意。”安王此刻看着韩雅然,一脸笑意。

    “那韩爱卿?”云帝突然温柔的问道。

    韩雅然笑了一下,这是那个安王在给她找台阶下呢,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这样做,但是她知道,今天就算不是嫁给那个什么颖南王,就是让她嫁给一牲畜,她也得嫁。

    “陛下。”一直没有说话的韩相国出声了。

    “爱卿,你慢慢说。”云帝又是一副仁君的样子。

    “陛下,老臣就只有这一个女儿,今日能替公主出嫁,乃是她的福气,若是能嫁给颖南王,又是她的福气,身为她的父亲,陛下的美意,臣心领了。”韩翊鸣微微低头说道。

    “韩爱卿这是同意了。”云帝喜出望外。

    “正是。”韩翊鸣点点头。

    “好好好。”云帝连忙拍手叫好。

    众人一件他叫好,都齐呼万岁。

    “今日双喜临门啊,为表寡人的心意,今日寡人便封韩爱卿之女为西雅公主,到时候以公主的礼仪出嫁。”云帝说道,众人又齐呼万岁。

    安王看着这一幕,嗤之以鼻。

    “韩爱卿,还不谢恩呢。”云帝一脸喜笑颜开。

    “谢陛下。”韩雅然,韩逸风,韩翊鸣三人的声音没有任何喜悦。

    而安王看了看身后的延颉,脸色铁青。

    默默的远离了几步。

    韩雅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的宫,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在韩相国的马车上。

    韩翊鸣和韩逸风也坐在马车里

    而林芝此时也在车上,一脸担忧。

    刚才那一幕她看见了,但是她不能出来,因为那一刻她不是林芝,而是代表着整个林家。

    若是将军府和相国府一起出来,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样子的风浪。

    “对不起。”林芝很自责。

    “没事,我没有怪你。”韩雅然摸着他林芝的手,摇了摇头。

    谁都有无奈。

    韩雅然掀开车帘,一看,这是往相国府而去。

    “停车。”

    “吁。”马车应声而停。

    韩雅然立马就要拉开门帘下车,韩逸风一把拉住她:说道:“丫头,去哪里。”

    “我要回家,子睿还在等我。”韩雅然说完头也不回的下了马车。

    “我陪你,坐我的马车。”林芝也跟着下来。

    拉着韩雅然便去了后面一直跟着的马车上。

    韩逸风没有跟去,因为他还有事情要问他的父亲。

    现在只有他们两人,韩逸风终于问出了心里所想。

    “父亲,陈大人是你授意的。”韩逸风说道,冷静下来后他便想明白了。

    韩翊鸣没有回答,但是韩逸风知道,他没有否定,代表他说对了。

    “你明明知道子睿他……”韩逸风一脸急切。

    “那又如何,只要不让她嫁去雪国,就是好法子,只是我没想到他这次是铁了心了。”韩翊鸣睁开一直闭着的双眼,此时的他眼神中透着犀利和严肃,早已不同于往日。

    “父亲。”韩逸风看着韩翊鸣,他知道他的父亲心中定是有主意了。

    而此时的皇宫中,公主的宫殿里,到处一片狼藉。

    “好啊,好的很啊,一个个的还当寡人是陛下吗,他韩翊鸣说什么就是什么是吧,好啊,好啊。”又是一片破碎的声音。

    “父皇。”思诺跌坐在地上,看着近乎疯狂的云帝。

    “你,你就那么想离开炎国,离开寡人。”云帝被这声唤起,看着地上的思诺公主,一脸怒意。

    一把跑过去,抓着思诺公主的手臂,丝毫不顾及自己手上的血迹,近乎癫狂,“你就那么想离开我吗,啊!”

    “啊。”思诺公主的手臂吃疼,惊叫出声,“诺儿不敢,诺儿会一直陪着父皇,那也不去。”

    “好,别离开我,别离开我,诺澜。”一口温润的血喷出。

    思诺公主尖叫着,一直等候着门外的崔公公急忙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