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热门推荐:
    (),

    送礼的使臣是一个接一个,虽然礼物都比不上李国使臣的豪气,但是都是本国的特有物件。

    而且礼物自古不讲贵重,讲得是心意。

    而云帝在收礼后则一一回了礼。

    直到一人的到来,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宴会则一下安静了下来。

    甚至连刚才喜笑颜开的云帝也正色了下来。

    “雪国安王殿下恭贺炎国思诺公主生辰快乐。”典礼官报着。

    韩雅然一下来了精神,聚精会神的看着不远处缓缓走来的人。

    雪国,书籍中曾记载,一年的冬季,基本上都被大雪覆盖。

    而且近几年雪国迅速崛起,成为可以媲美炎国的又一个强国,或者可以说是炎国的又一劲敌。

    年前边关传来战报,驻守边关的林小将军败了,而对方正是雪国的骁骑将军。

    当时帝都为之震惊,因为在炎国的历史里,自林老将军上任以来,已经有三十年未出现败记了。

    云帝一时不能接受炎国败了,大怒,但是在炎国相国韩翊鸣的极力劝解下,胜败乃兵家常事,有胜便会有败,若是一次便处罚将领,只会让边关的战士们寒了心,这才打消了云帝处罚林小将军的心思。

    韩雅然当时听林芝说起这事,还很惊讶,倒是林芝一脸冷笑,告诉韩雅然,他们林家从她爷爷那辈便守护炎国,功劳暂且不论,就是苦劳那也有吧,结果一次战败就要处罚人,大呼云帝的做法着实让人寒心,要不是宫里身为嫔妃的姑姑差人急忙传话回来,她也不会知晓。

    韩雅然急忙捂住她的嘴,让她小声点,以免闯出祸端。

    倒是后来韩雅然听韩逸风说起才知道,降罪的圣旨都已经出城了,愣是让韩翊鸣派人给截了回来。

    而为了这事,韩翊鸣整整在皇宫跪了三个时辰。

    即使身在他那样的高位,依然是为人臣子,陛下的命令是不可违抗,而且除了这次他也从未想过要违抗。

    “本王奉雪国明帝陛下之命,来为炎国思诺公主祝贺生辰,愿公主生辰安康。”安王秋仲瑾笑着说道,身体却站的直直的,看着前方的云帝。

    “见到陛下,你怎可不行礼。”一个文官站起来说道,“陛下乃天子,尔等见到,便要下跪行礼。”这文官自诩生为炎国的官员,说完,还做了一个拱手的动作。

    呵,安王看着那个文官,冷笑着说道:“本王今日过来,是为贵国的思诺公主祝贺生辰的,难道非要跪下行礼了才能祝贺生辰,贵国迟怕是有些强人所难吧,这要传出去,莫不是让其他国家都要说贵国小气,而且本王本就不是炎国人,本王所认同的天子,就只有我雪国明帝陛下一人。”

    安王说完,脸上的笑一下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脸正色。

    “你……”那文官一脸气急的表情,差点晕了过去,幸好旁边的小厮眼疾手快,赶快扶住了他,才没有当众出丑。

    韩雅然听着那安王的话,竟暗暗的生出了一丝丝认同感,他们这些炎国朝堂上的文官,确实迂腐至极,做个什么事能给你找出一大堆的之乎者也,啰嗦之极。

    而刚才那文官就是这朝堂上迂腐的典型。

    一想到能有人把刚才的文官气成那副模样,韩雅然竟浅浅的笑了一下,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又立马恢复了原样。

    而她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没有错过她的任何一处表情。

    倒是一声笑,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思诺公主竟笑出了声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包括云帝。

    “你这人也忒逗了,哈哈。”不知为何,思诺就是很想笑。

    或许是嘲笑,又或许是其他的。

    韩雅然看着周围人的目光,赶紧低头在思诺公主的耳边提醒一下。

    思诺公主这才慢慢停了下来。

    “诺儿觉的很好笑。”云帝问着思诺公主,脸上有着一脸温和。

    韩雅然看着此时云帝,还是记忆里那一副表情,一脸和蔼,温和,可是不知为何,每次都让韩雅然觉得说不出来哪里不对经。

    “诺儿知错了。”思诺公主立马小声的说道,她刚才确实失态了。

    “嗯,下次不可这样了。”云帝并没有责怪她,只是提醒道。

    “是。”思诺点点头。

    “没成想本王竟能博的思诺公主的一笑,那这趟炎国还真是来对了。”安王秋仲瑾笑道。

    延颉果真没骗他,这思诺公主长的确实不错。

    虽然不似他们雪国的女子那般丰满可爱,但是却另有一番风情。

    说完这话,安王又成功的把所有人的视线拉到了他的身上。

    而韩雅然这时却发现了安王身边的异常,安王跟随的随从不多,不过就两人,而他左手后边的那名随从,装扮与旁边人无异,甚至可以说长相普通,可是却有些异常。

    韩雅然想不通有何异常,直到刚才,所有人都看向了安王,而那个人身为安王的随从,却没看向安王,反而一直看向她们这边。

    没错,韩雅然想明白了,从进入宴会开始,那个人的目光便一直看着她这个方向。

    她这个方向今日却只有她和思诺公主两人,而思诺公主原本的婢女今日一直站在不远处。

    他是在看思诺公主?还是说他一直在看的人,是她!

    韩雅然内心十分惊讶,却被刚才那差点晕过去的文官打断了思路。

    “那敢问安王殿下,既然是为思诺公主庆贺生辰而来,可有贺礼,听闻贵国物产丰富,想必带了不少吧。”刚才的文官缓过神来,一想到刚才安王让自己出丑,怒急攻心,一时便有些口无遮拦。

    “哦,贵国的做派着实让本王长眼界了,当然这贺礼是有,呈上来。”安王一笑,对着后面的随从说道。

    韩雅然便看着刚才那个一直看着她这边的随从,拿出一个册子,走上前递给了典礼官。

    典礼官接过,而那人转身离去之时,看着她这边嘴角微微的一翘。

    韩雅然一下面如土色,她认出他了,他怎么会来皇宫,而且还是跟随安王而来的。

    韩雅然心中的震惊多于疑惑,就那样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安王身后站好,往她这边不经意的眨了一下眼。

    韩雅然突然觉得浑身没有力气,急忙用手扶着思诺公主的椅子靠背,才勉强撑住,没有出现大的动作。

    他进来做什么?这是炎国皇宫,若是让别人认出来,他根本走不了。

    想想一个已死之人突然出现在大殿里,会是何等的震惊。

    延颉看着前方的韩雅然,他一眼便看出来她的不对劲,脸上竟出现了微微的担心。

    只是这是炎国的皇宫,他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了。

    韩雅然脑袋里思绪混乱,就连典礼官的报礼声都没听见,只是一直死死的看着前方的那人。

    而前方的那人同样在看着她,仿佛一时间,天地间只剩他们两人而已。

    而周围的人根本没察觉到这里的情况。

    直到一阵哄闹声才把韩雅然拉回思绪。

    韩雅然看着刚才还算平静的宴会上,更多的文官蜂蛹而起,出口便是之乎者也。

    韩雅然也无暇顾及前面那人了,终于从这些文官的嘴里听出了个大概。

    安王所带贺礼丰厚至极,但是却不是单单赠与思诺公主的生辰贺礼,里面竟还有请娶思诺公主的聘礼。

    韩雅然第一时间便看向了思诺公主,而此时思诺公主安安静静地坐在哪里,侧脸看过去也有着震惊。

    而韩雅然也看向了云帝那边,此时的云帝却一脸怒意。

    “娶思诺?”云帝慢慢的说道。

    “当然。”安王还是那一脸笑意,说道:“久闻炎国的思诺公主德才兼备,文貌双全,本王实在是心意已久,这不便趁着思诺公主生辰之际,特地过来提亲,当然,刚才的聘礼云帝陛下若是觉得不够的话,本王再加两座城池如何。”

    安王的话一出,刚才本来就沸腾的宴会则更升了一层。

    再加两座城池,加上前面的就是四座了,从古至今,求娶公主从没有这么大手笔的,就是炎国太祖皇帝迎娶他国公主,当时也就给了一座城池而已。

    韩雅然也有些愣住。刚才从他们的话里她也听出了个大概,不仅也感叹这安王这是要为报的美人归,下了血本了。

    “父皇。”思诺公主转头,看向云帝的方向,温柔的叫道。

    自古女子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从来没有自己能做主的,就是这公主也不例外。

    而且公主却也是最可怜的,寻常家女子就算到了年龄嫁出去,一般都不远,还是能时不时的回娘家,就是那嫁远的,也是在本国之内,但是公主却不一样,公主甚至会嫁与他国,走上和亲的道路,到死都不能回国。

    可是韩雅然看着眼前的思诺公主,不知为何,竟觉得此时的思诺公主竟有那一份小小的期待。

    为何会有期待?

    韩雅然不解,但是感觉告诉她此时的思诺公主必定不是悲伤的。

    韩雅然抬头,看着前方那位安王,他虽说是雪国人,非我国人,但是生的确实不错,温文尔雅,气度不凡,与那些世家公子一比,多了那么一丝王者的气质。

    而此时的延颉看着韩雅然突然看向了安王秋仲瑾,竟有些吃味了。

    好好的不看他,看那人干什么。

    “安王的美意寡人明白了,但是我国的思诺公主今日才刚及笄,还不宜出嫁,当然,为表寡人的歉意,也为了不让安王空手而归,寡人会挑选一位同等身份的女子嫁与安王,安王觉得可好。”云帝陛下说的面不改色。

    “啊。”安王秋仲瑾一脸懵,什么情况?这和计划的对不上啊。

    延颉不是说,这云帝必定会同意的。

    没等安王回答,云帝站了起来,笑着对安王说道:“我国韩相国之女,安王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