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热门推荐:
    (),

    宫里的膳食果真不一般,韩雅然听着芍药一一的介绍,瘪瘪嘴。

    思诺公主倒是一副很随意的样子,或许是今日来了两个新鲜人,新奇罢了。

    就在几人用膳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一声尖声高喊,“陛下嫁到。”

    韩雅然一惊,立马看向叶杨,后者却脸色未变,一副平静的表情。

    “啊,父皇来了。”思诺公主赶紧站起来,接过芍药递过来的水漱漱口,又拿起手绢擦了擦嘴,便提着衣裙跑向门口迎驾。

    韩雅然和叶杨也默默的站起来,退到了一边。

    门口出现一个人,一身胸前绣有龙纹的黄袍,头戴镶嵌宝紫金冠的人走了进来,正是炎国的云帝,虽然已经年过半百,可是那一双丹凤眼却透着十足的精气神。

    “父皇驾到,儿臣给父皇请安。”思诺公主行了一个礼,头低着,声音轻柔,可是脸上却没有见到陛下而出现的喜悦。

    韩雅然则跪在地上,余光看着思诺公主的表情,一丝不解。

    她怎么感觉思诺公主看见陛下好像并不开心。

    云帝扶起思诺,牵着她走到了桌子边的主位,拉着她坐了下来。

    “诺儿刚才正在用膳?”云帝看着桌子上的膳食说道。

    “是。”思诺乖巧的点点头。

    “这多的碗筷是?”

    “这是儿臣想犒劳今日刚来的两位大人的。”思诺说着。

    “哦,我的诺儿这么心胸豁达。”云帝摸了摸思诺的头,又看着跪在地上的韩雅然等人。

    “韩爱卿进宫,可有不适。”

    “谢陛下关心,臣一切安好。”韩雅然低着头说道。

    “那就好,既然饭也吃过了,韩爱卿便退下吧。”

    “臣遵命。”韩雅然行了一个礼,便和叶杨退下了。

    “诶。”思诺公主看着退出去的韩雅然,想要叫住她,一把被云帝拉住,又跌坐在旁边。

    “来人,撤下去,从新准备膳食,寡人也和公主好好吃一顿饭。”

    “还不快去。”跟随云帝而来的大内总管崔公公一挥拂尘,催促着宫女从新上新的膳食。

    “好久没和父皇吃饭了,诺儿可高兴。”云帝笑着问道。

    “高兴。”思诺公主的声音透着一丝丝胆怯。

    “嗯,那诺儿待会儿可要多吃些。”云帝满意的点点头。

    新的膳食上来,思诺公主看着这一桌子菜,迟迟没有动筷

    “怎么?诺儿不喜欢,这可都是你爱吃的。”云帝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她的碗里,语气温柔。

    “喜欢,喜欢呢。”思诺公主夹起那块鱼肉,放进嘴里,快速的吞了下去,随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这些菜她都不爱吃的。

    “那就好,那就多吃点吧。”云帝脸上的笑意正浓。

    等韩雅然回到了偏殿,肚子却不争气的叫起来,除了今早吃了芸姨做的小米粥和蒸饺,这一天都没吃饭,刚才就吃了一点,那云帝陛下就过来了。

    韩雅然只好饿着肚子回来了。

    “叶杨,你饿不饿。”韩雅然问道,但是没有人回答她,韩雅然转头,就看见叶杨一手托着下巴,在思考什么。

    “诶,你想什么呢。”韩雅然问道,不得不说叶杨确实长得好看,这扮女子也没有露馅。

    “不是他。”

    “什么?“韩雅然没明白。

    “陛下不是我要找的人。”叶杨说道。

    “你怎么:确定。”韩雅然不解,这看一眼就能判断。

    “感觉。”叶杨正色道。

    噗嗤,韩雅然笑了出来。

    “你别小瞧这感觉,有时候很准的。”叶杨一看韩雅然不信,立马解释道。

    “我知道,我知道。”韩雅然憋着笑点点头。

    “我师傅曾经告诉过我,父母与孩子有着与生俱来的羁绊,哪怕曾经不相识,但是只要见面,那种留着同样血脉的感觉是谁也代替不了的。”叶杨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同陛下之间没有这种感觉。”韩雅然问道。

    叶杨点点头。

    这也太玄乎了吧,韩雅然表示不懂。

    “我师傅是修道之人,有些事情见得多了,自然比寻常人懂些。”叶杨看着韩雅然一脸疑惑,便解释道。

    在这个世上除了他娘,师傅就是他最亲近之人了。

    “我知道。”这时韩雅然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叫起来,韩雅然瘪瘪嘴,急忙摸着肚子,尴尬的笑了笑。

    “等会儿夜深了,我去公主的小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给你拿点。”叶杨摇摇头,虽然他比韩雅然大了两岁,不过经过这几年的相处,比起所谓的上司,更像是把韩雅然当成妹妹看待。

    “要不要我与你一起。”韩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人家是帮她跑路的。

    “不用了,就你那轻功,去了只会拖我后腿。”

    韩雅然翻了一个白眼,这人说话也不知道含蓄。

    轻功差?能怪她吗?她可是十六岁才开始习武的,能达到现在这个境界已经很不错了好吧。

    而此时公主已经用完膳,云帝屏退所有人只留他和思诺公主。

    思诺公主跪坐在地上,用手搅着裙摆,一副不安的表情。

    “诺儿,后日你便及笄了,父皇为你举行的百花宴,你可高兴。”云帝看着思诺,一脸的宠爱。

    “高兴。”思诺立马说道。

    “可是父皇怎么没有感觉到你的高兴,连笑容都没有一个。”云帝眯着眼,眼神有些犀利。

    “父皇,诺儿高兴着呢。”思诺公主立马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

    可是等待她的却不是云帝的满意,云帝反而一脸怒意,一把把思诺推倒在地。

    “啊。”思诺的手撑在了地上,有些吃疼。

    “你怎么一点也不像她,除了长得相像,为什么一点也不像她。”云帝近乎咆哮着。

    “父皇,我……”思诺眼泪已经流出来了。

    她的父皇,最近几年,越来越会说一些奇怪的话,思诺看着眼前近乎疯狂的云帝,就想要逃离。

    可是没有等她逃走,思诺却发现自己的脚被抓住,云帝本就长的高大,抓住思诺的脚,就像提小鸡一般把她提了过来,一把抱住。

    “诺儿乖,我错了,我错了好吗。”他没有称呼自己为寡人,亦或者父皇。

    “父皇。”思诺公主感到害怕,亦怯怯的喊了一声。

    云帝听着这声叫喊,突然一下恢复了常态,看着怀里的孩子,摸着她的头,语气温和的说道“诺儿乖,父皇吓着你了吧。”

    “父皇。”思诺依然一副害怕的模样。

    云帝没有回答她,却一把放开她,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出了膳堂。

    崔公公看着出来的云帝,立马跟上,而芍药在云帝走后急忙跑了进去。

    看着自家公主坐在地上,赶紧过去把思诺扶起来。

    “公主,你有没有哪里受伤。”芍药一脸担心,陛下越来越发奇怪了。

    “没事。”思诺摸着芍药的手臂,摇摇头,微微笑了一下。

    “陛下最近越来越发奇怪了。”看着自家主子的状态,芍药心里心疼的不得了,一下子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芍药。”思诺厉声道。

    “奴婢该死。”芍药立马意思到自己说错话了。

    “不该说的就别说。”思诺说道:“扶我回寝宫吧。”

    “是。”

    因为膳堂离偏殿有一定的距离,韩雅然完全不知道刚才膳堂发生的一切。

    后日的百花宴来临,韩雅然正准备好好开始今日的工作,却在路上碰见了一个人。

    韩雅然看着眼前的韩翊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韩翊鸣是身为相国进宫参加百花宴的,可是却无意间碰见正陪着思诺公主赶往宴会的韩雅然。

    他看了看韩雅然旁边的叶杨,眼睛微微一眯,“殿下,可否让两人留下,我叮嘱几句。”

    思诺公主知道韩相国与韩雅然的关系,便爽快的答应,表示自己在前面等韩雅然。

    待公主没了踪影,韩翊鸣让自己随身的小厮退后守着,以防有人靠近。

    看着面前的两人,韩翊鸣一脸怒意,一佛袖说道:“简直是胡闹,我是同意你带一个人随行进宫,但是我也说过前提必须是女子,你这是在干什么?”

    “她就是女子。”韩雅然一副肯定的表情。

    “胡闹,你来告诉我,你是女子?”韩翊鸣曾经是见过叶杨的,所以这女子装扮的叶杨他是一眼便认出来了,见韩雅然不承认,便指着叶杨说道。

    叶杨一看韩翊鸣的表情,知道事情藏不住了,也不在遮遮掩掩,直接承认了,“相国大人,我的确不是女子。”面前的乃是韩相国,他怎会不认识。

    “他现在就是女子,你看他哪点不像一个女子了。”韩雅然还想解释。

    “雅然,你在想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欺君之罪,你把一外男带进皇宫,还是带到了公主的寝宫,而且今日乃是百花宴,到时候人多之时,保不齐就有见过他之人,这若是让人察觉了,坏了公主的声誉不说,而且人是你带进来的,陛下若要治罪,第一个跑不了的就是你。”韩翊鸣一脸怒意,韩雅然从小自己就有主见,可是他没想到这次竟如此大胆。

    “我……”韩雅然一时哑口无言,她只顾着想着带叶杨来皇宫了,却忘了这茬,他说的没错,叶杨扮的再怎么像,骨子里还是一个男人。

    “相国大人,不能怪我们大人,这是我的主意。”叶杨是听明白了韩翊鸣的话,立马说道。

    “你别护着我,一人做事一人当。”韩雅然听见叶杨的话,立马拦着他。

    “还一人做事一人当。”韩翊鸣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趁现在没有被发现,我会想办法让他立马出宫,呆在皇宫里多一刻就多一份危险。”

    “不行。”韩雅然急忙说道,虽然叶杨在皇宫呆了两日,可是他的事情还没打探清楚呢。

    “这由不得你。”韩翊鸣根本不理会韩雅然的话,直接对叶杨说道,“你马上出宫,对谁都好。”

    叶杨知道这次事情真的可能闹大了,看着韩雅然,点了点头。

    “你。”韩雅然看着叶杨同意了,一着急,拉着他小声的说道:“你的事情怎么办?”

    叶杨摇摇头,表示没事,“头儿,现在我必须得走,不然你和我都有危险,而且我的事情其实我已经打听的七七八八了。”

    ps:诺染的书封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