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热门推荐:
    (),

    悲伤带来寂寞,世间万物总有喜怒哀乐,时光荏苒,若是有一天,在这个都城没了她,是否会有人为她伤心,哭泣,思念,那树梢上欢叫的鸟儿也是否会变换歌曲,哀转缘婉。

    韩雅然后来还是又去了那间酒楼找过卫云邻,

    可是那里早已经没有了卫云邻的踪影,韩雅然又找到了上一次的那个东家,那个东家一脸惋惜的告诉她,人早就离开了。

    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没有问出,韩雅然无奈,也只好离开了酒楼。

    六年前那人到底是不是你,她想确认,想弄清这个一直埋在心底数年的疑惑。

    天气微凉,白日的灼热感渐渐消退,今日的韩雅然又度过了无聊的一天,直到快散值的时候,大理寺来了一个大人物。

    正准备开溜的孙策哭丧着一张脸,这早不来晚不来的,怎么偏偏挑这个时间过来,他还要回家去见母亲大人说的那位表小姐,去晚了,他的母亲大人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顾涵山看着那个带着黑色官帽,穿着正胸口绣着仙鹤图案的紫袍男人走了进来。

    “哎哟,今天这是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我这大理寺可是蓬荜生辉啊。”顾涵山从书桌后的椅子上站起来,赶紧行礼笑着说道。

    “顾大人,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不要脸,本官可是记得,本官可比顾大人还要小上那么三岁有余吧,老人家这个词用着顾大人身上应该再合适不过了。”那人径直走到旁边的椅子旁,来人正是韩翊鸣,炎国当朝一品相国大人,他一撩衣袍便不客气的坐下。

    “诶,我说韩翊鸣,我的脸皮能有你厚,你那老脸都能砌城墙了。”顾涵山虽然骂着,但是还是立马吩咐下属赶紧看茶。

    韩翊鸣和顾涵山年轻之时,他们两人便已相识,一见如故,距今已是多年的好友了。

    两人关系其实一直很好,但是有时候一言不合也会大骂对方的,即使出早朝也不例外。

    而且两人多年在朝为官,深知为官的不易,明面上多少会有些避嫌的,所以韩翊鸣基本上没有来过顾涵山的大理寺。

    “相国大人,请用茶。”下属把茶放在旁边的小桌上,便立马退了下去。

    “你来这里所为何事啊,不会是来看我这孤寡老人吧。”顾涵山坐在对面,看着韩翊鸣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

    “下个月十六,思诺公主的及笄宴。”韩翊鸣把茶杯又放了回去,抬头看着对面的顾涵山,眼神深沉。

    “哦,这事啊,我知道啊。”顾涵山点点头,为一个公主办宴会在炎国历来也不是没有,但是这种举国同庆的还是头一次。

    “陛下说了,到时候,要从大理寺挑选一些武功能力出众之人,当日宴会要寸步不离的跟随在思诺公主身边,以便保护公主的安危。”

    “相国大人,这真是陛下的意思吗?皇宫之中自然有御前侍卫护卫,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大理寺了,而且我们大理寺一直都是管的对外的事情,这怎么排也排不到我这来啊。”顾涵山一时有些不解,这皇帝陛下想一出是一出啊。

    “思诺公主乃是一女子。”韩翊鸣意味深长的说道。

    女子?

    难不成!顾涵山差点一拍大腿,他这是老糊涂了,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原来如此,韩相国也同意。”顾涵山问道。

    他就不信这老奸巨猾的头头能同意这要求。

    “陛下旨意,谁能不从。”韩翊鸣微微一闭眼,又睁开,陛下这些年越发宠爱思诺公主了以至于有些无理要求都可以同意。

    “那好,我无所谓,我们都是为人臣子的,但是这件事还是得提前告知她一声吧。”

    “这就是我今日来的目的。”韩翊鸣伸手拿起茶盖,轻轻的拂了拂茶水。

    “好,我帮你叫她,你们两个也该说说话了。”顾涵山唤来门外一直守着的下属,说了几声。

    那人立马便跑了出去。

    韩雅然站在门口,看着后面那一群迫不可待的几个人,无奈的摇摇头。

    看样子一定是有什么心里向往的事情吧,才会如此急迫。

    真好!

    顾涵山的下属来到了中枢令,传达了顾涵山的意思。

    刚才还迫不及待的一群人一下停了下来。

    见头儿,为什么?

    好奇心促使他们想打听打听。

    “好,多谢,我这就去。”韩雅然点点头。

    又转头看着后面几人,“你们可以先回去了,应该没你们什么事了。”

    说完,韩雅然便跟在门外等候的人离开了。

    该来的还是会来,躲也躲不掉的,何况她也没想过要躲。

    “大人。”下属在门外喊着。

    “进来吧。”是顾涵山的声音。

    韩雅然推开虚掩的门,顾涵山坐在椅子上,而窗边则站着一个人,穿着那身她记忆里的紫袍。

    当然是韩翊鸣。

    今日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晴天白云。

    或许是天还没黑的原因,韩雅然远远的就看见了他头上那若隐若现的白发,他已经这么老了。

    可是在她的记忆里,他永远都是很年轻很有精神的样子。

    “雅然,你来了。”感觉到有人进来了,韩翊鸣转过身,一脸温和。

    即使他的脸上多了些在记忆中没有的皱纹,但是依然可以看得出他年轻时肯定也是一位英俊帅气之人。

    “你俩慢慢聊。”顾涵山很自觉的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

    “你好,父亲。”韩雅然叫出了那声许久未叫的称呼,语气里明显带着生疏和距离感。

    “我们有多久未见了?”韩翊鸣仿佛没有感受到她的距离感,脸色依然很温和。

    “八年。”这个在韩雅然心中默念了许久的数字。

    “不对。”韩翊鸣摇摇头,“应该只有五年。”

    他一点也不会藏着自己的心里话,他一直觉得藏在心里只会增加自己内心的负担。

    韩雅然茫然,五年?她为何没有记忆。

    “就在这里,在这大理寺你躺着的那间房间里,我看着躺在床上的你,全身伤痕,奄奄一息,太医院的那些太医甚至告诉我可以准备后事了。”说到这里的韩翊鸣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一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

    当然韩雅然没有看见这一幕,她只是未曾想到五年前他来过这里,看见过那个奄奄一息的自己。

    为什么韩逸风没有告诉他。

    “逸风没告诉你对吧,是我让他闭的嘴。”韩翊鸣一点也不谦虚。

    当时他守了韩雅然两天两夜,直到那些太医告诉他韩雅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韩翊鸣才离开的大理寺,走之时看着同样守在旁边的韩逸风说道:“逸风,不该说的话就别说。”

    韩逸风是什么人,尽管当时才刚入官场,可是自己父亲的性格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待韩雅然醒后,韩逸风只字未提韩翊鸣的事。

    韩逸风也知道,韩雅然身体虚弱,现在也不是化解矛盾的时候。

    韩翊鸣看着有些出神的韩雅然,便直截了当的把今日过来的主要目的告知了她。

    韩雅然一愣,思诺公主,她去保护。

    “这是陛下的旨意?”韩雅然问道,她不是没有去过后宫,但是以这种身份去还是第一次。

    “或许这是思诺公主的要求。”韩翊鸣把手背在背后,看着韩雅然。

    “好,那我可以带一个人吗。”这次的事情想必不简单,韩雅然觉得还是多带一个人保险。

    “可以,但是必须是女子。”韩翊鸣点点头,他们陛下疼爱思诺公主是整个炎国都知道的事情。

    思诺公主十岁那年想看牡丹花,他便举全国之力往帝都送牡丹,皇宫里的牡丹花多到御花园都放不下了。

    直接堆到了御花园外,那里面有很多牡丹,花开花落后那思诺公主也是一眼也未见到的。

    “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吧,我会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韩翊鸣退了一步,他老了,这个孩子跟他赌气赌了八年,他不知道他还有几个八年能跟她赌一赌了。

    韩雅然没有动,她不知道她该如何说下去,如果当年是年轻不懂事,那现在的她懂事了吗?

    韩翊鸣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也不再做过多的停留,便直接越过她,打开门,径直的走了出去。

    门外的顾涵山一看他出来,不可思议,这么快就结束。

    “诶,翊鸣。”顾涵山迎上去。

    “我还有事,先走了。”韩翊鸣笑道。

    “好好,那我送送你。”顾涵山也立马笑呵呵的。

    待韩翊鸣走后,房间里的韩雅然依然站在那里,未曾动过。

    “你啊,你啊。”顾涵山送走韩翊鸣后回来,看见还呆在屋子里的韩雅然,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动过,便指着韩雅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大人,我还有事,先走了。”不给顾涵山反应的机会,韩雅然飞快的离开了房间。

    “咋的啦,我还说错了,跑那么快。”见被韩雅然忽视,顾涵山一点也不生气,脸上只是有着无奈,“这两倔脾气,对一块去了。”

    他这个出了名的和事佬在他们两个人面前那是最失败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