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热门推荐:
    (),

    小子睿拿出两块点心,递给韩雅然和林芝。

    “娘亲和干娘吃。”两人看小子睿递过来的点心,都欣然的接过。

    小子睿看着两人接过了点心, 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不同于帝都点心的细腻,西北的点心则另有一番风味,果然好吃呢。

    韩雅然看着他的样子,轻轻的拍了他一下,让他吃慢些,斯文些,没人与他抢的。

    “昨天的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自有人会去处理这件事,他以为他惹的是什么人。”林芝眨眨眼,嘴角微微翘着。

    “好。”韩雅然自然不会再过问了。

    “对了,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介绍你们中枢令的那些男子啊。”林芝长叹,她远在西北的父亲大人这是一个月一封家书啊,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她能找一个合心意的男子赶紧嫁了。

    “干娘,你就不要为难娘亲了,那些叔叔长得都不好看的。”

    “你这小鬼知道什么叫好看什么叫不好看?”林芝指着他,挤眉说道。

    “当然知道,我可是见过好看的,比舅舅都好看,更不要说娘亲那里的那些叔叔了。”子睿一脸得意,仿佛自己很能干。

    “好看的叔叔,有多好看。”林芝一下来了兴趣。

    “反正很好看,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好看的。”子睿说道。

    “你才多大,你见过的能有几个,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好看的人多着呢。”

    “才不是。”子睿反驳着,整个小脸都鼓鼓的,像一只河豚鱼。

    那个叔叔真的真的很好看。

    “好了,人也看了,点心也吃了,我还要继续睡觉,我就不送了,小橘送客。”林芝边说完便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韩雅然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行为,便拉着子睿出了门,“那你好好休息。”

    “韩小姐这边请。”小橘贴心的捧着那个点心盒子跟在韩雅然的后面。

    韩雅然也不多做停留,识趣的离开了将军府。

    而西街的酒楼里,延颉到的时候,邬庭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掌柜的在延颉回来的时候,便立马告诉了他。

    看见延颉进了屋,邬庭打趣道:“哟,这是什么风,把你这位大神给吹来了。”

    延颉没有理他,径直的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诶,我的呢。”邬庭用手指点了点自己面前的桌子,一脸笑意的看着延颉。

    延颉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吹,没有抬头便听见他的声音。“枕知,旁边这位兄台的手脚似乎没用了,你就帮帮忙,帮他砍了吧。”

    说的风轻云淡,然后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水。

    “啊。”邬庭差点跳起来,他看见站在门口的枕知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卫云邻,你还是不是人啊,我们可是兄弟啊。”邬庭连忙摆手,示意枕知别过来,枕知仿佛没看见一般,还是走到他的面前。

    “不是,卫云邻六年前就死了,我是延颉。”延颉放下水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好,祖宗,延大祖宗,我自己倒,不麻烦你的金手啊,你能不能让他先退开。”邬庭指着已经拔出剑的枕知。

    延颉微微抬头,枕知便自觉的退下了。

    邬庭还不放心的看了看枕知是不是真的出去了。

    舒了一口气,邬庭又坐了下来。

    “下个月的百花宴,你可有耳闻。”延颉问道。

    “不就是那个皇帝老儿要给他生的公主举行及笄礼嘛。”邬庭当然知道。

    “你觉得让他最心爱的公主做安王妃如何。”延颉看着邬庭,嘴角含笑,眼里不知在谋划什么。

    “你可真歹毒。”邬庭也不避讳,完全忘了刚才要被砍手砍脚。

    “嗯。”延颉看着邬庭,没表情。

    “你不歹毒。”邬庭立马改口。

    “论歹毒,我怎么比的过他。”延颉反而笑了,只是就算是笑,邬庭依然感觉的到他内心的疯狂。

    “而且你最近好像很闲。”延颉突然反问道。

    “诶,这不最近也没什么事,就出去溜达溜达了一圈。”邬庭嘿嘿了两声。

    延颉没理他,从他到酒楼的时候,没看见他,就知道他又溜出去了。

    整个酒楼明面上的东家是邬庭,但是外人不知道的是,延颉才是真的的东家。

    “还有,如果最近几天有人来酒楼找我,你就说不认识。”

    “什么人?惹了情债,人家找上门了。”邬庭打趣道。

    “你最好记住了,不然你也别想在这里待了。”延颉端起水杯慢慢的摇晃着,看似漫不经心。

    “得得得,你是大爷,我听你的,没了你,我咋靠着这酒楼娶媳妇啊。”邬庭立马投降。

    “……”

    韩雅然今天早早的就离开了大理寺,她心里的那个疑问一直没有解开,她必须去一趟。

    西街,韩雅然站在如意酒楼前,现在天已经要暗下来了。

    上次的店小二还是那么热情,韩雅然摇摇头,告诉他自己不是来吃饭的。

    小二一下愣住了。

    “你见过这个人吗。”韩雅然拿出让孙策画的画像。

    小二一看那画像上的人连忙摇头,“客官,我们这酒楼一天不说上千人,上百人总有吧,小的我哪记的住啊。”

    “真没见过?”韩雅然可不信,她不相信卫云邻会普通的让人记不住。

    “小的哪敢骗你。”店小二陪笑道。

    “那我找你们掌柜的。”韩雅然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客官现在正是客人吃饭的时候,掌柜的很忙,现在没空的。”店小二推脱。

    “这个。”韩雅然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柜台上。

    “客官你不是为难小的吗。”店小二还是不松口。

    韩雅然没理他,径直越过他,走到了后院,掌柜的正在那里算账。

    “掌柜的,这位客官非要找一个人,我已经告诉她了没见过,她还是不信。”随后跟上的店小二立马说道。

    “找人?”掌柜的还没说话,一个声音便传来。

    韩雅然一看,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衫,腰间扎着一条深蓝色腰带的男子走了过来。

    刚才还坐着的掌柜的一下站了起来,恭敬的叫了声:“东家。”

    “你是这里的东家?”韩雅然出声问道。

    “对,你是谁?”邬庭看着眼前的女子,精致的五官不似寻常那般小家碧玉,反而透着一股英气,而且他可是第一次看见不穿襦裙的女子。

    “我来找一个人。”韩雅然说道。

    “找人,小姐你找人应该去衙门,或者出门大街上贴个寻人启事。”等等,刚才还有些浑浑噩噩的邬庭一下清醒了,找人?难道……

    “你见过这个人没有。”韩雅然也不跟他多说,直接拿出画像。

    邬庭凑近一看,直接一哆嗦。

    老天爷,延颉那乌鸦嘴,真让他说中的,还真有人来找他,不承认啊,这不找上门来了吗,他的情债。

    邬庭又看了看,画像上的延颉又有些不一样,除了发型外,还有画像上的人给人一种不威自怒的感觉,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帅的一面。

    虽然他现在也很帅,但是邬庭不想承认,毕竟同样身为男人谁想承认有人比自己帅呢!

    韩雅然把他的一切变化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有了计算。

    “见过吗?”韩雅然再一次问道。

    “没见过。”邬庭摇头,老天爷真不公平,什么好事都让那家伙占尽了,连找上门的情债都这么漂亮。

    “真的?”韩雅然看着他。

    “真的,诶不是,这位姑娘,我骗你干什么,我这一天天的客人很多,他就算真的来过,我也记不住啊。”对不住了啊,他有媳妇了都不要,我还没有呢。

    “我看你吧,还是去衙门吧,这样找起来要更容易些。”

    “那行,那先谢谢你了。”韩雅然说道,这个人不会说实话的。

    “行,那你慢走啊,有空过来照顾照顾生意啊。”邬庭松了一口气,赶紧开门送人。

    韩雅然出了酒楼,看着里面,刚才的那个人正拍着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感觉。

    邬庭感觉有人在看他,一看是刚才的女子还站在门外,急忙恢复常态,笑着挥了挥手。

    卫云邻,你以为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吗?

    既然你不现身,那我就等着你现身。

    韩雅然看了看周围,酒楼的不远处正好有一间客栈。

    打开房门,专门要了一个临街的房间,从窗户看出去,那间酒楼正好尽收眼底。

    夜幕降临,华灯亮起,本来喧闹的酒楼更加热闹了起来。

    但是在那进进出出的人群里,韩雅然一个也没放过。

    但是整个晚上依然没有看见她要找的目标。

    第二个晚上,没有。

    第三个晚上依然如此。

    直到第四个晚上,在那群不变的人群中终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延颉出现在了酒楼的二楼,他一般很少晚上这个时候来这里,但是今晚特殊。

    “你怎么现在才来。”邬庭递给延颉一杯酒,“安王那边传来消息,说他不久便会到达帝都。”

    “好。”延颉把酒一饮而尽。

    “还有我跟你说,你的情债来找过你哦,你都不透露一下,什么时候认识的,长的还满漂亮的。”邬庭打趣道,我还以为你真对女人没兴趣呢,原来藏着这么漂亮的一个哟。

    “一直都挺漂亮。”延颉喝了一口酒,嘴角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