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热门推荐:
    (),

    “小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他温柔的抚摸着凌鸽的脸,“你可知这嫁衣是我让帝都的轩衣坊做的,帝都达官贵人的小姐们都在轩衣坊做衣裳的。”

    他记得那日,本来是他和凌鸽成亲的日子,即使没有人来祝贺他们,没有人来祝福他们,甚至连喜婆也没有,他依然要迎娶凌鸽,

    可是等他满心欢喜的去婚房里带凌鸽出来拜堂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情形让他以后每个梦回都会想起。

    凌鸽躺在地上,穿着正红色的嫁衣,胸前插着他本来随身携带的匕首,可是那日因为是成亲之日,他便解了下来,那鲜血不知流了多久,漫过嫁衣,是那么的刺眼。

    “凌鸽。”他疯一般的跑到凌鸽身边,颤抖的想捂住那个伤口,不能在流了,不能在流了。

    他的凌鸽,他的凌鸽怎么这么傻,低吼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

    “对不起。”凌鸽看着他飞奔到自己的身边,一滴泪慢慢的流了出来,融入那片红色中。

    刺眼至极。

    “中枢史大人,你爱过一个人吗?”那人突然问道。

    “啊。”韩雅然一时来愣住。

    爱?她不知道,那算不算爱。

    “所以你要用这些猫复活凌鸽。”韩雅然没有回答他,而是问出今日的目的。

    “是,凌鸽死后,我倾尽所有购置了这口水晶棺,只是为了凌鸽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可是后来我偶然在一本古书上得知,只需四十九只猫,每日取一滴血,炼化四十九天,便能让人起死回生,因为猫是有九条命的,让它们把命分一点给凌鸽就行。”那人站起身,腰间在蜡烛光的照耀下,闪过一丝微光。

    而韩雅然正好看见了这丝微光。

    “你是骁骑营的校尉。”韩雅然心中的疑惑一下明了,“你腰间的想必就是骁骑营的令牌。”

    韩雅然又继续说道:“大概一年前,骁骑营发生了一件事,一位三级校尉回家省亲后便了无音讯,直到几个月后骁骑营收到了这个校尉的亲笔辞呈,这件事当时还是有一定传播度,所以当时大理寺还是知道一些的,相必那人就是你吧,我记得你叫什么来着。”

    “付睐。”董书柏也记起来了。

    “对,你就是付睐。”韩雅然看着他,十分当然肯定。

    “没错,是我,传闻中的中枢史大人果然名不虚传,毕竟身为女子,能做到中枢史必定不简单。”

    韩雅然心中很想反驳他,其实最不适合的就是她,可是能选的却只有她一人。

    “你就这么相信这个法子。”韩雅然心中却是有些不相信这件事,即使当时的她一睁眼就成了一个小婴儿。

    “敢问中枢史大人,有这么一个法子摆在你的面前,而它能救你心爱之人,你用不用。”

    韩雅然有些愣住,她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她不知道当自己处于这个地步时,她会不会这样做。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找到了这四十九只猫,这都是品相极好的猫,我想过我得凌鸽怎能用一些杂种的毛色不好的猫呢。”

    “而放置这些猫就成了一个问题,我从小在向阳村长大,知道村外的古庙里有一个暗室,那是向阳村的先人修建的,为得就是当有战乱的时候,向阳村能有一个栖息的地方,可是暗室的机关只有村长知道,那个老头不会平白无故告诉我的,但是老天都帮我,让我偶然间得知了那个老头的一个秘密,他的妻子他素来不喜欢,所以便在外面养了一个外室,而且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今年不过七岁有余,我就拿这事要挟他,他害怕事情暴露,他便告诉我机关的所在处,而且我告诉他必须为我保守秘密,为了他那小儿,他一点也不含糊。”

    “那村长今日来客栈找我,也是你授意的。”韩雅然问道。

    “不是。”付睐摇摇头,“我还没蠢到给自己找麻烦。”

    那是谁透露了这个消息,韩雅然心里疑惑,谁人会这么做。

    “只要子时一到,我的凌鸽就会醒来,而这向阳村的所有人,都要为了他们当日的所做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付睐伸出手,看着密室上空,哪里有着一个通风口,而此时的月亮却已出来,若隐若现。

    “你想做什么。”韩雅然问道,他难道想报复向阳村的所有人。

    “中枢史大人,你还是先操心一下自己吧。”

    “你。”韩雅然背着手,不远处悄无声息的两人便默默的退了出去。

    “我的凌鸽,你回来吧。”付睐大喊道。

    而他的这一声,惊吓了已经有些安静的猫。

    整个密室里充斥着无数的猫叫声,哀鸿遍野。

    “头儿。”董书柏站在韩雅然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待会儿见机行事。”韩雅然小声的说道,开什么玩笑,天下要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那都随便去抓几只猫就行了。

    而子时已到,月光透着那个缝隙洒落了下来,正好照在了那口水晶棺上。

    而刚才还躁动不安的那些猫都瞬间安静了下来,看着那口水晶棺。

    “凌鸽。”

    “凌鸽。”

    “凌鸽。”

    付睐焦急的喊着,而此时的水晶棺整个沐浴在月光中,一片祥和。

    没过多久,水晶棺的人果真动了一下,而那些猫则开始疯狂的叫着,喊叫声里竟透着一丝丝的喜悦。

    水晶棺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格外明显,慢慢的坐起来,看着付睐。

    “凌鸽。”付睐焦急的喊到,一步一步的靠近她,这短短的几步对于他来说却如此的漫长。

    就在他靠近要伸手触摸凌鸽的时候。

    凌鸽大叫一身,扑向了付睐。

    “啊。”想象中的久别重逢的画面没有出现,随之而来的是付睐的一声惨叫。

    “快救人。”韩雅然发现不对劲,赶紧叫着董书柏。

    凌鸽的眼睛不对,那是一只猫的眼睛。

    付睐躺在地上,而伏在他身上的凌鸽嘴角流着鲜血,吐出了嘴里的那个东西,她咬掉了付睐的耳朵,而她吐出来的正是付睐的耳朵。

    韩雅然急忙上前,她管她是真死还是假活,一个大活人在面前,她不可能不救。

    而凌鸽察觉到韩雅然的近身,抬头一个眼神,早已狂躁的猫冲破了牢笼,冲向了韩雅然和董书柏两人。

    “头儿。”一直没走躲在暗处的郭奇冲了出来,他还不敢相信刚才那个人真的活了,伸手打飞韩雅然后面那只袭击的猫。

    三人背靠背的站在中央,看着周围的那些猫。

    “郭奇,去救付睐,书柏和我解决这些猫。”韩雅然安排着。

    郭奇是他们三人里武功最好的了,他去最合适。

    “好。你们小心,就让郭爷我去会会那到底是人是鬼。”郭奇激动不已。

    “行动。”

    一时间,整个密室都充斥着猫叫声。

    郭奇越过韩雅然为他们开的路,跑到了凌鸽的面前。

    而此时的凌鸽看着郭奇,一点也不惊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像极了猫的舔舐。

    “他奶奶的,你这不人不鬼的,郭爷来收拾你了。”郭奇迅速出手,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可是就快到凌鸽身边的时候,凌鸽竟然躲开了,迅速的跃到了三米远处。

    她现在的身手与猫无异。

    “诶。”郭奇没想到有人竟躲开了他的攻击,看着远处的凌鸽,“你惨了。”

    “凌鸽。”而此时的付睐,躺在地上,满脸都是血,嘴里依然叫着凌鸽的名字。

    “付睐,付睐,你醒醒。”韩雅然见猫处理的差不多了,飞跃到付睐身边,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付睐,拿出随身携带的药,洒在了付睐的伤口处。

    或许有些疼,付睐一下清醒了。

    “凌鸽。”付睐坐起了身,完全不在乎没有了耳朵的疼痛

    “你的凌鸽在那里。”韩雅然指着那个正在墙壁上乱窜的凌鸽。

    凌鸽,付睐急忙起身。

    而此时的郭奇则紧追着凌鸽不放,或许是体力跟不上,凌鸽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她还是你的凌鸽吗。”韩雅然说道。她看着那样的凌鸽,怎么也不能把她与一个人联想在一起。

    “或许这所谓的古法真的能让人起死回生,但是当那人醒过来以后,还是以前的那个人吗,更应该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怪物。”

    “不许你这样说凌鸽。”付睐冲到韩雅然面前,却被已经把猫收拾的差不多的董书柏一掌推开了数米远。

    “付睐,你看清楚,她还是不是你的凌鸽,她现在的样子就是一只猫,一只披着人皮的猫。”韩雅然指着正在像猫一般跳跃的凌鸽,有些愤怒对付睐说道。

    世人总是会自欺欺人,谁也不例外。

    “找死。”郭奇追着凌鸽,一点也不松懈。

    而凌鸽,在郭奇的追击下,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了。

    郭奇看见了她的破绽,一个乘胜追击,直接让凌鸽跌落了墙壁,结实的摔在地上。

    而看见凌鸽跌下,便飞奔而去的付睐依然晚了那么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凌鸽重重的砸在地上,传来一记清楚的闷哼声。

    而这一摔,地上的凌鸽仿佛没了生气,胸前的衣物渐渐地湿润了。

    在跪在她旁边的付睐,一脸恐慌,“不要,不要,凌鸽,不要。”他不停地按着凌鸽的胸口,就如当日那般。

    可是鲜血依然湿透了凌鸽的那一身火红的嫁衣,“凌鸽,求你,求求你。”付睐的声音已经有了哭腔。

    他不能再一次失去凌鸽,绝对不能。

    “求你,求你,救她。”付睐看着韩雅然,无助的哀求道,现在的他哪有刚才的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