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热门推荐:
    (),

    那人隐在黑暗中,如一只鬼魅般,悄无声息。

    这人会武,韩雅然看着那人,心里有个声音道。

    “头儿,我怎么有点凉嗖嗖的。”李昊小心翼翼在韩雅然后边说道。

    韩雅然转过头,用手指着李昊,“闭上你的嘴。”,声音很小很小,小到貌似只有两人听的见。

    “头儿,他进去了。”看着两人的争执,董书柏有些无奈的说道。

    “诶。”感觉自己貌似走了神了,韩雅然有些不好意思。

    而李昊则被郭奇麻溜儿的捂住了嘴。

    这成事不足的家伙。

    “不对。”韩雅然看着那没有动静的破庙,有些疑惑。

    “怎么了?”董书柏说道。

    “快下去,郭奇,让孙策继续守在外面。”撂下一句话,韩雅然飞快得往破庙而去。

    轻功她也会, 但是学的不精,不过平时用着完全足够了

    “人不见了。”韩雅然看着空无一人的破庙,哪有那个人的一丝影子。

    “怎么回事?”董书柏有些不信,这破庙他里里外外的检查过三遍,这人难道凭空消失了。

    “先进去。”韩雅然跨了进去。而其他三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这庙看似破旧,但是内里还算干净,正中的那尊佛像,庄严肃穆。

    打扰了。

    “先找找,有没有机关。”韩雅然说道,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只有一个解释,此处必定有机关。

    “我今日白天已经找过很多次了。”董书柏说道,有机关的话他不可能找不到的。

    “我说过,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相信真正的事实,因为眼睛也会骗人。”韩雅然低头看着庙里,想要发现那个被遗忘的暗门。

    “是。”董书柏虽然还是有着犹豫,但是也加入到了队伍里。

    没过多久,李昊叫了起来:“头儿,头儿,这里。”李昊整个耳朵都贴在墙壁上,朝着韩雅然喊道。

    “哪里?小李昊。”叶杨每日的乐趣便是三样,吃饭,睡觉,逗李昊。

    “没喊你。”李昊大大的翻了个白眼,理都不想理叶杨,心里想这人肯定是脑子里进浆糊了,整天没事干,就知道打趣他。

    韩雅然跑了过去,看着李昊的样子,“暗门在这里!”肯定的语气,没有怀疑。

    “我在这里听见了风的声音,其他墙面都没有。”李昊退了开来。指着和其他墙没有任何差别的那面墙。

    “快点找机关在哪。”韩雅然吩咐道,事情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众人一听,急忙动起来。

    头儿有点急了,代表事情就有点困难。

    这是众人的一致想法。

    韩雅然走到佛像前,看着那慈悲善目的佛祖。

    机关在哪,韩雅然心里想着,

    我佛慈悲,要度万千生灵。

    就如那孙悟空一般,不能逃脱五指山。

    五指山。

    韩雅然一下明了,急忙上前去,握着佛像的左手。

    那只手放在膝盖上的,手背朝下,手心朝上。

    韩雅然试着弯曲他的五根手指,握成一个拳头状。

    竟然真的动了。

    真的是这里。

    孙大圣,我谢谢你啊,有空一定给你上柱香。

    而李昊找到的暗门也慢慢的打开,露出一条悠长通道。

    “我的老天爷,真是这里,李昊,你说你耳朵咋这么灵。”郭奇惊呼,一巴掌拍在李昊的肩膀上。

    “奇哥,轻些,要废了。”李昊揉了揉已经被郭奇拍了第二十八次的肩膀,默默地感谢着母亲当年的“先见之明”。

    “诶诶诶诶,郭大壮,你干什么你,你没看见把人家小李昊给拍疼了,小李昊,你疼吗,叶哥给你揉揉。”叶杨说着就要上手。

    “你离我远点。”李昊一下跳到三尺外,指着叶杨,一脸的义愤填膺。

    “嘿嘿,我这不是激动吗。”郭奇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说。”

    “嗯。”三人回应。

    “你们还走不走了。”

    “啊,”三人齐回头,看见站在暗门口回头看着他们三的韩雅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而她旁边的董书柏则一脸无可奈何的笑意。

    “走走走。”三人立马跟上,他们可不想明天的阵亡抚恤金出现在自己的家里。

    而庙外的孙策则隐藏在树枝上,观察着庙里的一举一动。

    那条路比想象中的还要长,不知走了多久,一声声猫叫声慢慢的传来。

    看样子要到了。

    五人便更加小心翼翼,直到看见了亮光。

    五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无数只铁笼子,无数只猫,一声声的发出哀叫声。

    包括那天的那只白色的猫。

    “头儿,我咋有些怕。”李昊毕竟还年幼,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猫,着实有些被吓到。

    “叶杨,跟在李昊身边。”

    “是。”叶杨难得的认真。

    而所有猫的中间摆着一个水晶棺,隐隐约约可以窥见里面的情景。

    应该是个女子,穿着好像是红色的衣服。

    “他这是要做什么。”董书柏心中或许已经有答案了,但是还是想问一下。

    韩雅然伸伸头,示意他们往左边看。

    “一会儿就知道了。”

    而左边则站着另外一个人,是刚才那人。

    此时的他看着那个水晶棺,一脸爱意。

    “凌鸽,我们马上就会又见面的。”他拿出一把小刀,走到了那些猫前,那些猫一看见他近身,早已躁动不安,疯狂的哀叫着。

    “就差你们两只了。”他说着,便在那只白猫和黑猫的腿上各割了一刀。

    应该是感觉到痛了,两只猫叫的更加凄惨。

    可是叫的惨依然没用,那人一把抓过两只猫的腿,把血滴到早就准备好的碗里。

    直到他觉得差不多后才放开了那两只猫。

    “头儿。”李昊觉得有些头皮发麻,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别出声。”叶杨提醒道。

    可是却晚了,那人已经听见了。

    “谁,滚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他看着那条通道路口。有着深深的敌意。

    韩雅然走了出来,董书柏则尾随其后。

    看着那个衣衫凌乱的人,嘴角微微一笑,说道,“不曾想,今日白日那么柔弱得一个人,晚上会是这般的残忍。”意有所指的看着那些猫。

    走近了韩雅然才看清,每只猫的腿上都有一个伤口,有些还在流血。

    “哼,不过是几只畜生罢了。”那人不以为然,对于韩雅然能跟到这里来,好像一点也不奇怪。

    “中枢史大人,这么清闲,会来管这事。”那人一口就说出了韩雅然的真实身份。

    对于对方识破自己的身份韩雅然还有点意外,“你知道我?”

    “中枢史大人何人不知,何人不晓。”那人一脸的平静。

    韩雅然对于他的这个回答却是一点也不信的,她自知自己还没有到家喻户晓的地步。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这么多猫,仅仅要找一个地方藏匿它们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事,现在看来说的通了。”

    这个地方是最佳的场所。

    她刚才观察过四周,推测这应该是类似于一个避难营的地方,但是这种地方,不可能是他一个人开创出来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今日的村长应该是你让他来的吧,而且。”韩雅然看了他一眼,环视着这个密室又接着说道。

    “这个地方应该是这个村用于躲避战乱的地方 ,一个村长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韩雅然没有接着说道。

    “村长和他是一伙的。”董书柏接着说了出来。

    “准确的说,村长或许是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今日我见他腰间揣着一张手帕,随身都用着,能随身让他揣着手帕的女子,他必定十分喜欢,可是正好最近闲来无聊,我在村子里打听过村长家的事情,他的妻子已经六十出头了,长相一般,典型的农村妇女,而且善妒,而村长不过五十出头,村民们告诉我两人的关系一般,而今日见到这手绢,材质应该不是很精贵,但是应该包含了心意的,所以家有一善妒的老妻,这在外面有什么事情就不好说了。”

    那人没有回答韩雅然,只是把手中的血,一口口的让水晶棺中的人喝了下去,准确的是喂了下去。

    待最后一口结束,他才慢慢起身,慢慢的说道:“一年前,向阳村来了一行过路的商贩,在这村子里唯一的客栈里住着,你可知道为何向阳村明明处于帝都要道,却只有一个客栈,因为客栈老板在帝都有人,当向阳村开了新的客栈后,不出三个月,必定关门大吉,负债累累,而这个客栈,便成了向阳村唯一的客栈。”

    “而一年前那行富商,在离开向阳村的那天,正好遇见了采桑叶归来的凌鸽,那个富商见凌鸽貌美,竟起了歹心,光天化日之下欺辱了凌鸽,可怜我的凌鸽,就那样不停地呼救,整个向阳村的人都听见了,可是,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救她。”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早已泛红,满眼的恨意,但是却温柔的抚摸着水晶棺的女子。

    “我恨啊,我的凌鸽,我不知道那一刻我的凌鸽是怎样挺过去的。而那群天杀的富商,欺辱完凌鸽,便扬长而去。”

    说道这里,那人抬起头,看着韩雅然,:“中枢史大人,你可知,那天过后,三个月后,我便要迎娶凌鸽了,我告诉她,让她等着我,等我挣了大钱就回来娶她,十里红妆,凤冠霞帔,可是,可是,我的凌鸽竟受了如此侮辱,在我们原本要举行大婚的那天,穿着我为她准备的嫁衣自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