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热门推荐:
    (),

    “记着,活下去,连同我们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

    扑通的落水声清晰的在耳旁响起,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抹抹红色,以及利箭划破皮肉的声音。

    “不要。”韩雅然想伸出手,抓住那个背影,可是她却离他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眼前。

    “啊。”韩雅然猛的翻起了身,身上的里衣早已经汗湿了。

    然而现在却还是四月的天气,不冷不热,最美人间四月天。

    韩雅然看着自己的手,喘着气。

    是梦,最近她做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可是这梦何尝不是真实的呢。

    韩雅然经过这么一折腾,也已经没有了睡意,便起身拿出干净的里衣换上,把汗湿的里衣丢在房间木盆里,打算天亮了拿到村子的河边去洗洗。

    身在他们这个位置的,那些不明就里的人都以为他们不是平凡人。

    怎会不是呢,他们也吃饭,也喝水,就连这里衣也是要她自己洗的。

    白天郭奇他们已经到了,他们便分三路到村子再做了一次排查,那天晚上那些猫留下的痕迹依然在,但是村子里的村民却一点也不惊慌,问他们原因。

    回答她的则是每天晚上都会有猫出没,他们除了害怕,但是却也已经习惯了,至少到目前为止,那些猫还没有伤害这些村民。

    韩雅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听着隔壁房间的声音,隔壁房间昨日一整天都不在房间里,店小二告诉他,隔壁房间的客人一大早就出门了,直到很晚才回来,韩雅然依然只看见那个灰色长衫的背影。

    他不可能穿长衫的,这一点也不符合他的风格。

    思考间,楼下的公鸡打了它今天的第一声鸣。

    韩雅然一听,便端起木盆出了房门。

    一路上没有什么人,虽然村民一般都起的早,但是往河边的确没有。

    正好她一个人,也不尴尬。

    来到河边,韩雅然放下手中的木盆,随手捡起河边的一个小石子,便往河中抛去。

    那颗石子从她的手中脱离而出,仿佛被赋予了神力一般,在河里连着跳了五下,才慢慢沉入水底。

    不错不错,可以赶超那个人了。

    拍了拍手,韩雅然蹲了下来,拿出木盆里的衣服。

    开动!

    这条河虽然位于村子边上,但是却水质极好,西边的水流入东边,清澈见底,甚至河边浅显的地方还可以看见游鱼。

    游鱼?

    韩雅然一下定住,前面水里有一个黑色的东西正在向她游来。

    她一下扔掉手中的衣服,想去摸腰间的鞭子,

    不好,出门的时候忘带了。韩雅然摸了个空

    而她的鞭子现在正静静地躺在床上,未有回应。

    而那个黑影却离他越来越近,韩雅然看着那个黑影,慢慢的捏紧了拳头,准备在它出水面的那一个给它空手一拳。

    哗啦,那东西在不远处冒了出来。

    韩雅然想出手却发现它离得有些远。

    那个物体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韩雅然看着眼前的那个人一下子愣住了,扬在半空中的拳头也跟定住了一般。

    那人半裸着身体,身上的肌理却十分清晰,而下身只着一条亵裤,水顺着他的发丝往下流动。

    那人走到了韩雅然身边,韩雅然想出手,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不知在什么时候她被点了穴。

    “你……”她想骂他,可是也说不了话。

    韩雅然你怕什么,把你想骂的话骂出来啊。

    韩雅然在心里想着,但是嘴上依然发不出来声音,所以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这么冷的天,为何早晨出来洗衣服。”那人看着木盆里的衣服,皱了皱眉。

    你这大清晨还跑来洗澡呢,她为何不能来洗衣服,韩雅然翻了一个白眼,不想看他。

    “虽然再过半月就是立夏了,但是清晨依然很冷,以后别这样了。”

    那人端起木盆,毫不避讳的拿出里面的衣物,熟练的洗了起来。

    韩雅然通的一下脸红的很厉害,就像那秋天的季节里熟透了的红苹果。

    那是我的里衣,韩雅然快吼出来。

    卫云邻,你下流你,

    你你……连连在心里你了好几个,韩雅然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了。

    老天爷,你给个提示吧,韩雅然只能抬抬眼皮,看着远处的天空。

    最后一声拧水声停了下来,卫云邻把衣服放回木盆里。

    “以后别这样了,还有别找我。”卫云邻摸了摸韩雅然的头,韩雅然想躲开,可是无能为力。

    太阳终于爬上了山,钻出了山头,露出来它的万丈光芒。

    韩雅然看着越走越远的卫云邻,努力的动着身子,想冲破着穴道,直到一股力量迸发出来,韩雅然才喘着粗气,动了动有些麻木的手。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远处一个隐蔽的地方,有人看见她冲破穴道后,笑了笑,切底消失在人群中。

    韩雅朝着他刚才消失的方向找去,可是一无所获,她看着已经有人走动的向阳村,站在那里,没有了任何动作。

    卫云邻,这账我们后面慢慢算。

    连同以前的一起。

    韩雅然端起木盆,现在日头已经开始耀眼了,而她出来这么久,不知道郭奇他们发现没有。

    等回到了客栈,韩雅然看着围在门口的那群人,一个头两个大。

    就是想避开他们,客栈里有口井她却没有去,反而跑到外面的小河边,早知道就不出去了。

    “头儿,你这是……”李昊看着端着木盆的韩雅然,头这是干什么,大早上的出去洗衣服?

    “没什么,我一会儿再出来。”不等他们说什么韩雅然迅速的钻进了房间,关门之前不忘了下逐客令。

    直到门外没了声响,韩雅然才松了一口气。

    找了一个空地方,迅速把衣服晾上去,韩雅然才打开门,她没有径直下楼,而是走到了隔壁,敲了敲房门。

    三声过后,没有回应

    现在还没起床吗,韩雅然又敲了三下,这次却有人回应她了。

    “客官,这位客官今日已经退房了。”回应她的是店小二,他正端着不知是为谁准备的早饭。

    “什么时候?”韩雅然询问道。

    “就是客官回来之前,是这位客人的仆人过来退的房。”小二点头哈腰道,他一直觉得眼前这位客官来头不小,还是伺候点。

    “好,那劳烦小二哥了。”韩雅然对着小二点头说道。本来韩雅然生的就不错,而现在的她嘴角正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眼前的韩雅然一下让店小二有些恍惚,但是凭着多年的职业道德,又立马回神,“不劳烦,不劳烦,客官有什么吩咐经管吩咐小的我就是了。”小二立马陪笑着说道,毕竟能在客栈跟他客气的客人不在多数,谁让他们就是伺候人的命呢。

    韩雅然看着眼前这个紧闭的房门,若有所思。

    卫云邻,最好别让我找到你。

    到了大堂,他们都已经坐好了,每人面前的早饭都吃的差不多了,唯独一个空位上,没有动,那是给她留的,她很早就明确说过,他们之间不要谈那些上下级之分,对她而言,他们都是共患难的朋友。

    刚开始这样说的时候,他们全都没反应,直到几次说教过后,才完全放开了来,但是即使完全放开,每次她的那一份都是单独分开留给她的,这也是他们的尊重,韩雅然也欣然的接受。

    韩雅然坐了下来,简单的一碗白粥,两个馒头,和一碟咸菜,不看见吃的还好,一看见吃的,韩雅然还真觉得有些饿了,很快便吃完了她面前的东西。

    十几岁的时候,什么活都不干,所以每次都吃的少,韩逸风一直嘲笑她就想小猫吃食一般,但是现在忙上忙下,饭量反而见长了,前几次和韩逸风见面的时候都把他惊着了。

    想到韩逸风,韩雅然才发现许久未见他了,上次见面也还是在新年之前,有半年了吧,不知道他在凉州如何,上次来信说,遇见了一个好玩的人。

    好玩的人?他也没有明说,韩雅然想着,等这件事结束了,找个时间去凉州看看他,去见见他说的那个好玩的人。

    “头儿。”郭奇看着一直盯着碗若有所思的韩雅然,忍不住出口喊道

    “嗯。”韩雅然回神,看着一桌子盯着他的人,“怎么了。”出口问道。

    “没事没事。”郭奇连连摆手。

    “奇哥是说,头儿要是没吃饱,可以再加一碗。”李昊补充道。

    “不用了,吃的差不多了,等会儿所有人来我的房间,商量一下对策。”

    “好。”众人点头。

    看着韩雅然离开,郭奇一把抓住李昊的胳膊,“我什么时候是这个意思,头儿是女子,女子一般饭量都不大,我家姐到现在都嚷嚷着她长胖了,要少吃点,要减肥。”

    “可是……”李昊反驳道,“头儿吃的也比我们少不了多少啊。”

    “好了。”董书柏打断两人,“头儿还在等着我们呢。”

    “李昊,下次别抢话,你把你奇哥的话说了,你奇哥就没话说了。”孙策拍拍李昊的肩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微笑。

    “是的,小昊昊,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叶杨看着有些懵的李昊,不觉有些好笑。

    李昊看了看耳根泛红的郭奇,再看看其他人那有些怪异的微笑,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你,离我远点,你怎么那么肉麻。我叫李昊,不是什么小昊昊。”李昊指着叶杨说道,他每次都拿自己寻开心,就因为他小吗。

    他其实不小了,今年都已经十七岁了,他儿时的那些玩伴都有当爹的了。

    “好好,叫李昊。”叶杨憋着笑,每次都不经逗,一逗就炸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