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王爷追妻总耍诈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热门推荐:
    (),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董书柏跑了回来。

    可能跑了很远的路,董书柏有些微微的喘气。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李昊急忙凑过去。

    “头儿,我打听了一下,这村子是有这么一回事,以前这村子老鼠很多,村民是家家户户都养猫,但是最近,却出现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李昊急忙问道。

    “别插嘴,让书柏说完。”韩雅然拍了下李昊的头,李昊只好乖乖闭嘴。

    他怎么老是有这抢话的臭毛病。

    “这怪事我们要调查的这事,那村民说了,最近老是丢猫,这个月都丢了快有七八只猫了,而且那村民还告诉我,最近他们晚上都会听见猫的惨叫声,我们都知道猫的叫声怪吓人的,所以这的村民晚上都不敢出门,天一黑就关门上锁了。”

    “每天晚上都叫吗?”李昊一阵恶寒,猫叫的恐怖他可是领教过得。

    “他是这么说的。”董书柏点点头。

    李昊默默地打了一个寒颤。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个村子里住一晚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韩雅然若有所思的说道。

    天空起风了,正好吹动了她耳边的碎发,还有远处的树叶。

    “头儿,不会吧。”李昊心中有许多不愿意。

    “你可以回去。”韩雅然看着他,嘴角含笑。

    “还是算了吧。”

    “正好,我刚才看了一下村子的周围,刚好有一家客店。”董书柏赞同的点点头。

    “应该就是给来往的客商居住的地方。”韩雅然牵过马,“走吧。”

    两人也牵着马跟着。

    所谓的客店不过就是一栋稍大的二层民宿。

    “客官几位。”店小二一看来客了,急忙热情的接待着。

    “把我们的马牵去吃点草。”董书柏把马儿的缰绳递到了店小二的手里。

    “好嘞,客官里面坐。”店小二把缰绳递给专门看管马匹的小厮,又急忙回来招待他们。

    “客官想要吃饭还是住店,”店小二擦着桌子,笑着问道。

    “两间上房,然后再给我们准备点饭菜。”董书柏说道。

    每次出来办事,韩雅然单独一间房是默认的规定,而他们则是两人一间,主要出门在外,两个人一间,有什么事能第一时间多一人帮忙。

    “好嘞,客官你稍等。”小二把抹布搭在肩上,立马去准备了。

    韩雅然环视四周,这个店外面看着小,但是里面确是别有乾坤。

    “客官请慢用。”小二把菜放在桌子上,热情的招呼着。

    李昊一看,卤猪耳,蘑菇炖鸡汤,还有两道时令蔬菜,以及一盘大馒头,这吃着妥妥的。

    “店小二这么丰盛啊。”李昊不由得惊叹,两眼看着那盘猪耳朵都在发光。

    “客官觉得不够?”

    “够了。”韩雅然拿起一个馒头说道,确实有些饿了。

    “小二哥,你这店里怎么没有多少人啊。”韩雅然又问道。

    刚才看这大堂,加上他们几人,总共不超过十人,其他的都是一些商人打扮,而他们三人为了不引起惊扰,都穿的平常衣服。

    “这位客官有所不知,我们这村子一直都是西城门的必经之路,这往来的商贩是络绎不绝,我们这小店根本不愁做生意,那是打开门就有客的,可是最近啊。”小二哥突然放低了声音看着他们。

    “可是什么?”董书柏问道,虽然心中猜到了,但是还是想听听这小二哥是怎么说的。

    “你说怪不怪,最近我们村老是丢猫,连我门掌柜的养了好几年的那只波斯猫都丢了,我跟你们说,那猫毛发可舒服了,就像……就像……”

    “然后呢。”韩雅然打断他。

    店小二一听,知道自己说岔了便又接着说道:“这不丢了猫,说来也奇怪,只有每晚有月亮的时候,这一整晚都会有猫叫,而且叫的那叫一个惨,这行商的客官些都是讲究风水这些的,所以好多听说了这些事,都宁愿绕道南城门,也不过我们这向阳村,客官,你说这不是害人吗,我们这店的生意都不好了。”

    “你们就不报官?”李昊嚼着猪耳问道。

    “报了啊,那都城里的巡逻的官爷来过了,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就走了,而且啊,各位客官,这晚上你们也别出去了,我们这小店晚上也不接客了。”说完小二打着笑脸,就下去了。

    “头儿,看样子,这是那些巡逻的兄弟把这事情报到大理寺的。”董书柏说道。

    “先吃饭,晚上去看看。”韩雅然小声说道。

    “好。”两人点点头,就埋头吃了起来。

    吃饱后,店小二带着三人来了他们的房间,他们住的房间在后院。李昊这会和董书柏才反应过来,原来外面看似小,但是这后面却是大,也是两层客房,大大小小不下二十来间。

    “客官这是你们的房间,还有一件在走廊的尽头。”店小二又带着三人去了另一间房,他们两个房间正好中间隔这一间。

    “这怎么还不是挨在一起的?”李昊看着两件房。

    “客官这不好意思,我们小店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住的商客,他们基本上都是在这落一下脚,天色晚了才会住在这里的,所以上房就这么几间,这是其他的有人定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韩雅然打发他说道。

    “好嘞。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提。”

    “好。”韩雅然点点头。

    待小二走后,韩雅然指着走廊尽头这间说道:“我住这间,你们两去住那间。”

    “好。”两人点点头。

    董书柏走之前好不忘告诉韩雅然有什么事就叫他们。

    打开房门,韩雅然走了进去,这里说是上房,但是跟都城比,当然差远了,好在还收拾的干净,虽然东西有些陈旧,但是却洗的干净叠放的整齐。

    韩雅然解下腰间的鞭子,放在桌子上,又拉出一个凳子坐了下来。

    刚坐好,隔壁又传来刚才店小二的声音,“客官,你要的热水我给你送来了。”

    随之而来的是开门声“进来吧。”

    “好嘞。”

    刚才还不是很在意的韩雅然听见那三个字,急忙打开门,可是等她站在门口,隔壁的人留给她的只有一个背影。

    一身灰色的长衫,转身而去的风带起了后面的一片衣角。

    “头儿,怎么了。”应该是听见了韩雅然这边的开门声,董书柏也打开门问道。

    “没事。”韩雅然看着不远处的两人摇摇头。

    或许是她听错了,这种口音的声音也不是第一次了。

    后来直到小二送完水,关上房门,笑着给他们打完招呼,那个背影都没有再踏出房门一步。

    天也渐渐地暗下来,今日虽然晚上有风,但是却依然有着一轮稍显模糊的月亮,半圆的,就像刚才李昊夹的那半块蘑菇一样。

    突然一阵细不可闻的鸟叫声在韩雅然窗边响起。

    韩雅然站了起来,打开窗,董书柏和李昊正好站在窗外的那颗桃树上,或许是有月光的原因,那些小桃子在夜间星星点点,就如天空中的繁星般显耀。

    而刚才的鸟声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当然这种音量要习武之人才会察觉的。

    “马上。”韩雅然看了一眼门口,跃出了窗户,消失在夜幕中。

    一阵轻风拂过,窗户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吱呀声。

    夜已深了,寂静的村庄灯火早已熄灭,周围寂静一片。

    而三人穿梭在黑暗的村庄里,轻快的脚步,在这个村子里现的并不突兀。

    黑云遮住了那半边明月,飞鸟惊起,三人一下停住了脚步。

    刚还寂静的村子,现在却是诡异至极,四面八方传来猫叫声,有愤怒的,哀嚎的,惊措的,竟然还有喜悦的,不绝于耳。

    “头儿。”李昊感觉一阵恶寒,这么多猫,完全是围住了这个村子一般。

    “别怕!”韩雅然说道。

    这声音听着她都觉得有些起鸡皮疙瘩,更别说这个刚入中枢令的少年。

    “这猫叫声却是诡异,就跟四面楚歌一样,把这村子完全包围住。”董书柏握了握手中的佩剑,那是他进中书令的第一天,父亲赠与他的,虽然他父亲对于他进中书令还是耿耿于怀,但是却依然尊重他的决定。

    “书柏,你和李昊去南边,我去北边,子时在此汇合。”韩雅然看了一眼周围,刚才就这两处的猫叫声最多,而且还有细微的变化。

    “那头儿你。”董书柏看着她。

    “保护好李昊。”韩雅然头也不回的奔向了北边。

    “走。”董书柏和李昊两人便往南边去了。

    距离越近,猫叫声则越近,耳边的风拂过,韩雅然加快了脚步。

    这里便是村子的外围了,刚来的时候韩雅然便观察过,西边则是通往村子的路,而东边则是出村前往帝都的路,想要到帝都,则必须横跨整个村庄,别无他路。

    刚才北边的猫叫声开始则是喜悦,但是却在那一盏茶的时间里,有了变换,变成了哀嚎声。

    而同时其他三个方向的声音也有了不同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