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合伙人 > 章节目录 第七百四十九章 最后的倔强

章节目录 第七百四十九章 最后的倔强

 热门推荐:
    (),

    “沈大人,不管是九州岛,还是长州藩,都是我们幕府的内部事务。”

    “他们的损失,也都是明军入侵之后造成的,如果没有明军的出现,也根本不会有这些损失。”

    “如今他们出现损失,却让我们幕府来承担,天下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阿部忠秋不无悲愤的抗议道。

    沈浪立即怒斥道:“还好意思说这是你们倭国内部的事务,你可见到我大明天军屠杀过普通藩民吗?”

    “岛原藩在高力忠房的率领下,也是拼力顽抗,我大明天军占领岛原藩后,可有拿普通藩民泄愤?”

    “而且,他们既然已经归顺了我大明,那就是我大明的子民,我大明就有责任来保障他们的人权,为他们主持公道。”

    “再说了,你自己之前也承认了九州岛和长州藩属于我大明。所以,这两地的事务不是你们倭国的内部事务,而是我大明的内部事务。”

    听到这样一番说辞,阿部忠秋气得简直要吐血,心中对松平信纲那个莽夫也是痛骂不已。

    你打不过明军,屠杀长州藩的普通藩民干什么?现在好了,不但被明国人笑话,还被他们抓住了把柄。

    气过之后,其实他心里也知道,就算没有松平信纲这件事,沈浪也会找出其他借口,比如他自己之前默认了九州岛和长州藩归明国所有的事实,这就是一个极好的理由。

    可是,两千万两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阿部忠秋肯定是没办法认可的。

    于是,他继续努力的争辩道:“沈大人,你应该很清楚,两千万两,就算把九州岛和长州藩卖了,也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银子,两百万两就足以弥补他们的所有损失。”

    “我希望你能够实事求是的和我们协商赔偿款,而不是漫天要价。”

    沈浪嗤笑一声,淡淡的道:“好啊,实事求是,很好,那我现在就给你实事求是的算算。”

    “自我大明开国以来,你们倭寇便屡屡犯边,持续超过两百年。”

    “这么多年来给我们大明造成的损失,我还没给你们算呢。”

    “真要算清楚的话,你觉得两千万两够吗?”

    阿部忠秋直接呆愣当场,照你这样算下去,这秋后算账,账只会越算越多,到时候两亿两怕都不够吧。

    但是,沈浪这又不是欲加之罪,而是事实。

    父债子还,而且这还是大明王朝的债,没有算到其他朝代去,真要追究起来,也不算过分吧。

    你要觉得过分,那我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让你们不得安生。

    真是孽债啊,道理是讲不过了,阿部忠秋便只能哭穷了。

    “沈大人,你在明国位极人臣,应该很清楚两千万两究竟是多少,你们明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不比这个数字高多少吧,你让我们日本这样一个小国赔两千万两?这不是要把我们逼上绝路吗?”

    沈浪淡笑道:“你不是说你们倭国有两千多万人吗?这平均下来,一人还不到一两银子。”

    阿部忠秋连忙道:“可是,如今九州岛,长州藩,还有伊予之二名岛都被明国占去了,哪还有两千万人?”

    “我们全日本所有人几年不吃不喝,也还不上这样一个可怕的数字啊。”

    沈浪立即认真的道:“我这人一向通情达理,也没说让你们一次性付清,更没让你们只能用银子结算。”

    “开放通商口岸嘛,一个通商口岸我给你们两百万两的折价,仅仅十个,就可以免除一切赔款。”

    十个,你以为日本是你明国?开放十个通商口岸,整个日本就成筛子了。

    阿部忠秋已经完全明白,逼着自己赔偿巨额赔款只是沈浪的手段,其真正目的还是逼迫自己答应开放通商口岸。

    其实,阿部忠秋也并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明军入侵的借口就是日本损害了明国商人的利益。

    可是之前的谈判中,沈浪只谈钱和地,根本就没提过贸易的事情,所以他本能的认为沈浪只是想要更多的钱和地这样实打实的好处,不再提贸易这件事情了。

    万万没想到,要了那么多地,又开口要那么多钱,终于还是露出獠牙了。

    他不知道的是,有正史中那么多不平等条约作为参考,沈浪自然知道该怎么提条件以达到利益最大化。

    阿部忠秋有心拒绝,也想找个借口结束今天的谈判,回去之后再从长计议。

    可是,这姓沈的已经不给退路,今天没有达成和谈,他就要离开小仓城去长州藩了。

    如果战事重启,再想结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到时候即便还能再谈,那付出的代价肯定也不会比现在的小。

    他沉吟了一下,道:“沈大人,我们最后的底线,开放两个通商口岸,赔款我们出五百万两,需分十年还清。”

    沈浪眉头紧皱,冷冷的道:“你自己也说了,将九州岛和长州藩卖了,都不值两千万两,你开放两个通商口岸,就想抵掉一千五百万两银子,用这样的底线来吓唬我?”

    “沈大人,这不能用价值直接去衡量,如果你们明国的口岸花钱就可以开放,当初荷兰人肯定愿意花大把的银子在你们明国开放十个八个通商口岸,你们愿意吗?”

    沈浪淡淡的回应道:“对荷兰人愿不愿意我不知道,但对你们倭国这样的兄弟之国,我是很乐意的。七百五十万两一个通商口岸,要多少,我给你们开放多少。”

    阿部忠秋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这姓沈的真的会抓把柄,一不小心就掉进圈套了,还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进行反驳。

    果然,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这姓沈的步步紧逼,自己只能努力招架,这难免会防不胜防,露出一些破绽。

    “沈大人,你们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贪得无厌只会让前面的谈判前功尽弃。”

    “那样的话,我们将不会把伊予之二名岛割让给你们,也不再承认你们对九州岛和长州藩的占领,更不会赔偿你们一两银子。”

    “四个通商口岸,赔款五百万两,分十年还清。不能再多了,否则,我日本与亡国何异?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拼死一战,死得有尊严一些。”

    阿部忠秋终于是鼓足了勇气,保持了最后的一点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