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 第一卷:圣女出逃 第三有十五章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第一卷:圣女出逃 第三有十五章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热门推荐:
    顾晓晓抓着雷影猫和楚月生塞给她的名片,走到了可以下到楼内的楼梯间门前,扭头望了望楚月生和宫子梦,空出了一只手,用力的向楚月生挥了挥。

    楚月生微笑着摆了摆手,而宫子梦则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示,就像对一切外界的变化都毫不在意一样。

    从楚月生这里得到了回应之后,顾晓晓就扭头打开了那道门,随着大门撞击门框时的一声轻响,顾晓晓的身影彻底从楚月生的视野中消失了。

    送走了顾晓晓,楚月生便抬起手腕召唤出个人终端的操作界面,在上面点触了几下,拨通了顾晓晓的父亲的通讯。

    对方几乎是立刻就接通了,中间的间隔时间恐怕连一秒钟都不到,这不禁让楚月生怀疑,这位父亲是不是一直都在捧着自己的个人终端,等待着楚月生的消息。

    在通话中,楚月生告诉了这位父亲自己已经安稳将顾晓晓送回到家的消息,并且向他提供了自己的当前位置坐标,证明他现在确实就在他们的住所屋顶。看得出来,当楚月生说出这些的时候,对方再明显不过的大松了一口气,就像是……胸口压着的青石板突然被人掀下去了一样

    接下来自然会是一番感恩戴德的言论了,毕竟是楚月生为他的女儿争取到了雷影猫的所有权。以他们家的生活条件,也就是勉强糊口而已,像是雷影猫那样档次的名贵宠物,基本可以看作与他们是绝缘的。要不是有楚月生插手,顾晓晓必然只能将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猫咪交出去,而这势必会让顾晓晓很伤心很伤心。对此,作为父亲,屏幕对面的男人表现的十分羞愧。当时,他厚实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会让人下意识地以为这是一个老实人的国字脸上露出了夹杂着苦涩和无奈的复杂表情,扯动着嘴角似乎想要向楚月生摆出一个讨好的微笑,但被生活的重担压垮的苹果肌早已不再灵活,这让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僵硬的就像是一面拙劣的浮雕。

    难看,滑稽,但说实话,一点也不好笑。

    一个饱经沧桑,已经被生活压垮了脊梁的汉子的感谢,楚月生是不怎么感冒的。所以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是为了得到感谢才做这些事情的,而是只求一个心安。比起一个虽然富裕但会遭到虐待的家庭,一个虽然生活拮据但主人绝对把它当宝贝看的家庭,显然更适合一只宠物猫的生存。

    虽然都说猫是主子,但要不是真心喜欢,谁会把一只宠物看得比自己还严重呢。

    出乎意料的是,楚月生的言论竟然得到了顾晓晓的父亲的认同。比起一个冷酷的家庭,一个能够给予顾晓晓全部亲情的家庭显然更加重要什么的……

    楚月生端着胳膊,听的尴尬癌都要犯了。这个男人怎么回事,怎么一副给了顾晓晓幸福生活的样子?要是他真的做到了他嘴里说的那些,顾晓晓就不会天天窝在家里连学都上不了了。

    怎么听起来,顾晓晓的母亲好像是出自一个家教冷酷的富裕家庭,然后这个男人认为孩子不能生活在那样冰冷的家族环境中,然后就带着孩子出来吃苦日子了。

    大哥,不是我说,就你现在给顾晓晓提供的生活质量,说不定还不如让她跟着妈妈过呢。至少还能接受教育不是,管他是冷酷教育还是狼性教育,至少也是正经的精英教育吧?这好好的一个未来精英,别被老哥你养成一个废人啊。

    被这老哥这么说了一通,楚月生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说顾晓晓不惜卖身也想要留在中心区的事情了。这家伙还认为自己给顾晓晓提供了最好的生活呢,原来真正的问题不是出在顾晓晓的身上,而是她爹本身就有问题啊。

    可怜的小丫头,摊上了一个这么以自我为中心的爹,真为她未来的成长堪忧呢。

    老实本分、没什么能力,但偏偏又有着自以为是的一面,自认为自己给了孩子最好的。这个老哥的父亲模板,还真是老套的让人厌烦呢。

    在通讯的最后,楚月生还是问出了自己之前想问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留在中心城。在这里,顾晓晓的生活根本就得不到保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独自一人待在家里没有人照顾的顾晓晓就会发生意外。

    当楚月生说起这个,那个男人脸上理所当然的闪过了不自然的神色。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化为了一声无声的叹息,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更加的沧桑了。

    显然,这个家庭的状况另有楚月生不了解的隐情,这个男人也不是不知道顾晓晓的情况很危险。但是他依然选择了留在这里,并为此放弃了一部分顾晓晓的安危。

    由此可见,这个男人也不是如他之前所说的,完全在为自己的女儿考虑。

    不过这和楚月生已经没有关系了。说完了自己想说的之后,楚月生就挂断了和这个男人的通讯,找上了站在悬浮车旁边比比划划着蓝色闪光符号的宫子梦,准备离开这里。

    “梦姐,咱们回去吧,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那个女孩一直都在门后。”宫子梦看了一眼楼梯间没有关死的大门,轻飘飘的说道。

    “……我知道……走吧。”说完,楚月生便钻进了车里,将自己整个人塞在软绵绵的靠垫当中,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不幸。就算是漫天神佛,也只能允诺信徒们来世的信徒来世的幸福,众生皆苦,只要生在这个世上,就总有种种的无奈。楚月生没有能力,也没有那个想法去当别人的许愿机,面对别人的不行,他除了感怀一下之外,什么也做不到。

    悬浮车从屋顶起飞,隐去自己的形体后,掀起了狂风,瞬间消失在了天际。而在那扇铁门之后,顾晓晓背靠着墙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嘴巴,已经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雷影猫立在顾晓晓的身旁,看着情绪崩溃的主人,轻柔的“喵~”了一声,试图用自己的可爱来缓解小主人的悲伤。

    可惜,此时的顾晓晓,不是光靠可爱能够治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