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 第一卷:圣女出逃 第二十一章 间隙·抓狗

第一卷:圣女出逃 第二十一章 间隙·抓狗

 热门推荐:
    顾晓晓很明显没有再别人家里吃过饭,所以当她得知楚月生打算留她在家吃饭的时候,显得很不安。尤其是在看到满身铁块看起来一点也不美型的阿铁时,她就像是看到什么很可怕的怪物一样,抱着雷影猫靠在墙角,可怜的就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流浪猫。

    阿铁那金属构成的身躯之下隐藏着的却是火热的性格,作为能够吸纳讯息自我成长的智能ai,别看阿铁身上的配件很复古,它的想法可是一直都在进步。看到顾晓晓似乎很害怕自己,阿铁没有再贸然靠近,而是转身从储物柜里拿出来了一袋喵粮,倒进了食盘中,放在了顾晓晓的脚边。

    雷影猫直勾勾的看着阿铁脚边的食盘,蠢蠢欲动着。

    顾晓晓的家庭条件在那摆着,每天吃的都是合成食品,虽说量大管饱但口味绝对称不上好。她长得那么瘦,和她吃饭一直没有胃口也有很大关系。雷影猫是异星物种,在宠物界里也算得上是不大不小的贵族,在走丢之前,一直都被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哪里吃过那么难吃、就连人都不爱吃的合成食品。这几天跟着顾晓晓,顾晓晓不好好吃饭,雷影猫也没好好吃,现在面前被摆了一盘正经的品牌猫粮,它还能忍得住那才有鬼。

    虽然年纪还很小,但顾晓晓毫无疑问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猫奴了。猫主子想吃饭,她还能拦着不成。所以最后,她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雷影猫趴在阿铁的脚边大快朵颐,对阿铁的印象也扭转了些许。

    既然会喂猫,那就不是坏人……不对,是坏机器人!

    喂了一会儿猫,阿铁就走进了厨房。伴随着一阵犹如在演奏乐器的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没过多久,从厨房中就开始传来了诱人的饭香。

    今天的午饭比平时早了大约一个小时,但因为家里来了客人,阿铁还是使出了自己浑身的解数,不光做了两菜一汤,还专门为顾晓晓和宫子梦两位女士烤了饼干和蛋挞。至于楚月生这个粗老爷们,阿铁为他煎了一块牛排。

    阿铁的小甜点征服了顾晓晓的胃,让顾晓晓吃的小脸红扑扑的。一直在靠着合成食物过活的她何曾吃过这么讨人喜的甜食,一时有种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的感觉,看阿铁也再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这是一个大宝箱的意思。

    真好啊,家政机器人……等我有钱了,一定也要给自己买一个这样的!

    可是……怎么才能变成有钱人呢?至少,最基本的条件,也是要从下城区这个大泥坑里逃出来吧?

    吃了个七八分饱之后,楚月生含了一片健胃消食片,就带着两个身高差不多的大小女孩再一次出了门。

    这一次,楚月生可不敢再让宫子梦开车了。他用地图确认了剩下两只动物的位置都还在中心区以内之后,楚月生就决定乘坐摆渡车前往那两个地方。

    收容剩下两只走失动物的过程就正常多了,这才是楚月生平时的正常工作流程。他在目标点随便逛了逛,就分别在一处小巷深处还有一片小林子里找到了那只幻狐和赛迦特犬。

    赛迦特犬是一种体型很小但却异常凶猛的小型犬,而且其最大的特点是主要攻击方式并不是撕咬,而是头槌。这种异星犬的嘴里只有一口并不锋利的碎牙,可以轻易的嚼碎植物的树叶。没错,这是一种吃素的狗。但不要以为这狗吃素就以为它的战斗力也是吃素的,赛迦特犬的头骨异常的坚硬,并且四肢肌肉发达的可怕,这赋予了赛迦特犬无比强大的冲刺能力,只需要很短距离就可以跑出很快的速度,如果让一只赛迦特犬把速度提起来,它的一个头槌甚至能在钢板上撞出一个大坑。

    这只赛迦特犬很明显已经适应了走丢的环境,变得野性了许多。它在小巷子里横冲直撞,追逐着满地的垃圾,将它们撞飞出很远,乐此不疲。这只异星物种的攻击性很明显不低,幸好它不会爬墙,所以小巷两旁的消防楼梯是安全的。

    对付这只赛迦特犬,楚月生没有让宫子梦再插手,而是自己来解决。他通过消防楼梯靠近了赛迦特犬,然后将一颗不断发出红色闪光的小球丢在了赛迦特犬的面前。赛迦特犬立马对这颗小球发起了攻击,然后小球炸开,变成了一团捕捉网,将赛迦特犬包在了里面。

    赛迦特犬虽然很凶猛,但毕竟只是小型犬,它被网住之后又往前滚了好长一段距离,然后就开始在原地折腾起来。

    楚月生顺着消防楼梯来到已经被赛迦特犬祸害的连落脚都费劲的小巷,从包着赛迦特犬的网兜用钩子勾住,拖着还在挣扎咆哮的赛迦特犬走出了小巷。

    在开始行动之前,楚月生就通过发帖的方式通知了这只赛迦特犬的主人自己准备捕捉它。然后开始了全程直播,将自己干脆利落的捕捉这只赛迦特犬的过程也放在了帖子里。

    楚月生的万事屋之所以可以在这个小圈子中这么快打响名气,他的这种营业方式也是备受好评的。看到楚月生办事这么靠谱,委托者那边也能放心。

    赛迦特犬的主人就住在几条街以外的地方,很快就赶了过来,从楚月生的手中接过了装着赛迦特犬的网兜,然后对楚月生千恩万谢。

    这是一个把自己头发染黄的年轻男人,但很明显并不是混混,楚月生从他的身上问到了浓浓的油彩的味道,或许他可能是一位画家?

    楚月生可没有兴趣去探知顾客的身份和职业,他完成委托,顾客把信用点支付给他,这就是一次完整的交易。

    这位黄毛倒是谈兴十足,告诉楚月生自己养这只赛比特犬本来是用来看护花园外加和他一起打板球的,但不知道怎么它就从院子里跑出去了,他在家周围找了好几圈都找不到,才不得不在楚月生的万事屋上下了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