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 第一卷:圣女出逃 第四章 咸鱼很努力的翻了一个身

第一卷:圣女出逃 第四章 咸鱼很努力的翻了一个身

 热门推荐:
    还没有等楚月生将星兮白雪额头上那颗银白色的晶石看个清楚,显示屏上的界面就突然黑了下去,只留下了屏幕中央的一行小字。

    『该文件已删除。』

    嚯,这块玻璃硬盘已经自己格式化了。

    因为板寸头在之前就已经提过了这件事,楚月生倒是没有对此太过惊讶。他将玻璃硬盘从个人终端的卡槽中退出来,发现玻璃硬盘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块透明玻璃,除了上面贴着的大头贴照片,内部的那些折光面已经全部不见了。

    所谓的格式化,大概就是将光栅完全抹平,将硬盘变成一块彻底的玻璃吧……还真是够彻底的。

    玻璃硬盘上的照片就是星兮白雪的证件照,这也是现在楚月生手头上唯一可以确定星兮白雪身份的物品了。

    照片上,白金色长发,两鬓发梢上挂着五角星形发卡的少女面带微笑,额头的银白色水晶熠熠生辉。如果单看照片,恐怕没人会把这个顶多也就是在上大学的女生和大名名鼎鼎的星幕圣女、星际贵族联系到一起去。

    但是事实就是这么的扯淡,这个看来上十分符合人类审美观的淡金发色美少女,其背后的能量足以颠覆整个人类社会。在星际贵族的面前,拥有六千亿人口的人类文明,也不过是一群刚刚学会如何使用工具的原始人而已,堪堪比猴子高级一等,属于既可以被善待也可以被屠宰的存在,毫无地位和话语权可言。

    楚月生将这块已经彻底变成玻璃的硬盘交给阿铁,要阿铁将它制作成便于携带的样子。阿铁的机械手一阵翻飞过后,画像玻璃就被加工成了一条穿在透明丝上的挂坠。

    虽然已经决定插足这件事,但真要让楚月生满大街的去找人,那根本就不现实。而且如果在街上走一走就能找到线索,人类联合政府也根本就用不着找上楚月生。

    楚月生唯一的倚仗就是自己的能力,既然之前的能力反馈告诉他这件事他确实可以做什么,那么接下来,他就只需要等待自己的能力下一次对自己发出提醒,然后顺着能力的指示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其实这个时候,楚月生的“蝴蝶效应”已经发挥了作用。他锁定了自己可以找到星兮白雪的线索的结局,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会遇到什么,他还完全不清楚。

    这也是楚月生为什么明明有看起来很方便、也很强大的能力,却只用它来找猫找狗的原因。“蝴蝶效应”虽然方便,但中间的过程完全不可控,楚月生本身又没有什么超人的身体素质,要是随随便便就去插足一些危险的事,恐怕他早就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死在什么地方了。

    他确实是没有多少钱,但至少养活自己还是不用发愁的,何必为了赚更多的钱而去和自己的生命安危过不去呢。那些虽然收入低但绝对安全的小委托,它们难道不香么。

    从阿铁手中接过了那条印着星兮白雪照片的挂坠,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楚月生暂时将这件事放到了脑后。

    找星幕圣女不能着急,但是在等待的这段时间,楚月生却也不打算继续这样咸鱼下去。

    “阿铁,咱们万事屋的网站上,有什么新的留言吗。”

    “搜索中,确认新增留言一百二十六条。剔除无用留言后,剩余委托类留言六条。”阿铁的眼睛布灵布灵的闪着红光,用十足的电子音回应道。

    楚月生的万事屋虽然只是接一些找猫找狗的生意,但因为成功率奇高,其实在这一片地区已经打响了名气。

    只要是家里有养宠物的家庭,宠物在家里的地位肯定都不低。在有些家庭,宠物的地位甚至比男主人还要高。如果家里的宠物走丢了,家里人一定会十分的焦虑。楚月生的万事屋最擅长的就是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他也因此而得到了那些家庭的感恩戴德。

    那些家庭就是楚月生的天然宣传者,通过那些饲主的口口相传,楚月生的万事屋在附近一带倒也不能算是寂寂无名。只不过因为曾经接过的委托全都是找猫找狗,潜在客户也全都是家中有饲养宠物的家庭,楚月生的万事屋官方页面上留言的也都是这群人。这就导致了楚月生的万事屋网页留言上充斥着大量铲屎官们的交流贴,把真正来找楚月生下达委托的帖子给生生淹没了。想要从大量的饲养宠物经验交流贴中筛选出真正来寻求万事屋帮助的帖子,这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幸好有阿铁帮忙,要是让楚月生自己去筛,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和那些铲屎官聊起来,把正事忘在脑后。

    将六条看起来有些价值的委托信息拖拽到自己的个人终端上,楚月生开始研究起了这些新的委托。

    既然挂着万事屋的名字,虽然楚月生之前只处理过寻找走丢宠物的委托,但他还是经常会接到一些其他种类的委托。这其中最多的还是寻人委托和监事委托,那些人似乎是把万事屋和侦探的工作给弄混了。

    这些需要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楚月生之前全都给推掉了。虽然这些委托的酬劳显然也要比找猫找狗要高,但其中却隐含着太多的危险,侦探因为窥探他人隐私而被别人打个半死的小道新闻并不新鲜,楚月生可不想自己以后走在半路被人用麻袋套住脑袋一通乱打。而且人性实在太复杂了,根本无法简单的用正邪来断定,楚月生甚至无法确定自己在这类事件中其中扮演的角色到底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因此,敬而远之,就成了楚月生保护自己的最好的选择。

    但是现在,头上悬着一个寻找星幕圣女的任务,楚月生认为自己至少也得熟悉一下类似于寻人的更高级的委托的流程,别等到寻找星幕圣女的时机到来时,他却因为业务不熟练而闹出笑话。

    别忘了,楚月生的“蝴蝶效应”只能保证结果的确定,却无法控制通往这个结果的过程中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最后一定可以成功完成委托,把自己弄得无比狼狈和游刃有余的处理所有遇到的问题,对楚月生来说,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