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 初始之卷:他们的相遇 第六章 宫子梦

初始之卷:他们的相遇 第六章 宫子梦

 热门推荐:
    片刻之后,楚月生的万事屋,一楼会客厅里,楚月生和远道而来的少女面对面坐着,中间摆着一盆喷香喷香的麻辣小龙虾。

    阿铁站在房间的角落,好奇的打量着紧并着双腿坐在楚月生对面沙发上的少女,眼中唰唰唰的闪过了一条又一条数据流。

    这个时候,楚月生其实也在打量着这个一出场就喊自己弟弟的陌生女孩子。

    楚月生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会感觉到惊艳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个女孩子确实有着令人感到惊叹的美貌。

    刚刚长过膝盖的黑色哥特裙白色的百褶边下是洁白的长腿袜,套指的长袖在肩膀处有着可以露出肩头的镂空,下端则紧紧地包裹着她莲藕一般纤细的手臂。象牙白长到必须用发卡在自己的脑后固定两次的长发下,是一张大约只有十五岁,精致得仿佛被精心雕琢过的洋娃娃一样的东方人面孔。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不管是装束还是发色,统统都在楚月生的好球区范围之内!

    楚月生在注视着这个女孩的同时,对方也正在用一种……看起来有些不满?恨铁不成钢?崽阿妈对你很失望?总而言之是一种爱之深责之切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成器的眼神在注视着他。

    少女缓缓地抬起左手,有些失礼的指向楚月生,亮紫色的瞳孔中清晰地倒映着楚月生那张没有什么特点的脸庞。

    “妈妈说,爸爸在外面还有一个孩子,他最近会遇到麻烦,让我过来帮助你。”少女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让楚月生感觉她似乎有些傲慢。

    “虽然你生活的看起来很颓废,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这说明我并没有来晚。妈妈的话还没有不准的时候,所以你最近肯定会遇到危险。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你的安全将由我来保护。”

    看着坐在自己最不喜欢的窄沙发上,瞳孔紧紧锁定着自己的白发美少女,楚月生感觉……自己的今天似乎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他早就过了中二的年纪了,甚至可以说,再过两年,他都快有两个中二那么大了。所以说,虽然还不至于达到什么知天命的境界,但楚月生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而言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所以什么天降美少女、什么漆黑龙炎使、什么精灵圣战士、什么青梅竹马的大小姐,全都是虚假的,不存在的。除了一个阿铁,一栋房本上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子,一点点可能有些特别的超能力之外,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

    可是现在,这已经持续了二十几年,并且本以为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日常,怎么突然画风就开始有些不对劲了呢。

    楚月生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我还是弄不明白,你真是我……不对,肯定不是姐姐。我根本就没有见过我爸,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2023年出生,现在已经三百多岁了,你能比我大?”少女用手指卷着自己垂到胸前的发梢,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诉说着一个巨恐怖的现实。

    楚月生再次抱住了脑袋,双眼放空,一副三观遭受巨大冲击的样子。

    卷发梢似乎是少女找话题时的习惯,她的手指卷上头发之后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至于你说的证明问题,很抱歉我也没有见过爸爸。听妈妈说,爸爸一直都在她的身边,但我感觉妈妈可能是太思念爸爸,所以产生了幻觉。不过妈妈除了在说起爸爸的时候有些不正常之外,其他的时候都是很靠谱的,所以我也说不好到底是我错了还是妈妈错了。”

    靠谱的妈?这才是最大的幸福好不好,要是我老妈也能靠点谱,我能逢年过节开三瓶香槟来庆祝。

    但是少女还是没有回答楚月生关于她身份的疑问,她直接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楚月生本来打算讯问的第二个问题——她这样的小姑娘,凭什么保护自己这个大男人。

    在楚月生吃惊的注视下,她和楚月生中间的那一盆麻辣小龙虾竟然一只一只的飘了起来,在半空中,自己肢解、褪壳,最鲜美的虾肉就像是澡堂子里面光速把自己脱个精光的中年大叔一样,自己从层层保护当中钻了出来。

    阿铁做的麻辣小龙虾只是掐掉了头,不管是身上的壳还是中间的爪可全都是好好长在身上的。以前楚月生自己吃的时候,这样一盆麻辣小龙虾他能吃一个多小时,而看少女使用念力来剥壳的麻利劲,恐怕要不了一分钟,这一盆小龙虾就会变成现剥虾仁了。

    快住手!不是用手一点点剥出来的虾,是没有灵魂的。

    念力同样也是一种超能力,而且是其中很大的一个门类。但并非所有人所使用的念力都是超能力,只要精神力足够强大,就算本身不具有超能力或者觉醒的是其他种类的超能力,一样可以让精神力实体化,隔空来移动物体。在整个银河系里,精神力比人类强的种族大把大把,很多种族天生就拥有使用念力移动物体的能力,当然在银河议会那边,这就是“灵能”,只有人类才会很固执的把个人觉醒的能力称为超能力,然后再把精神力高的人外放出去的实体化精神力称为念力。

    可能,是为了显得自己的种族更有底蕴一些?这都是历史遗留问题了,楚月生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定下来的规矩。

    不管怎么说,念力的出现都标志着面前的这位少女拥有十分强大的精神力。念力的强弱可以用输出大小来体现,也可以用灵巧程度来体现,而像是少女这样,直接使用念力同时给一整盆的小龙虾剥壳,这样精细的念力操纵能力,楚月生简直是前所未闻。

    念力既可以作为万能的工具也可以作为随心如意的武器,光是凭着这一手剥虾壳的能力,一百个楚月生都不会是少女的对手。

    “宫子梦,我的名字。宫是姓,子梦是名。”将小龙虾全部剥完之后,少女将自己的手伸向楚月生,终于正式的介绍了自己。

    这一次楚月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握住了少女的小手。

    管它那么多呢,有这样一位强者自己上门说要保护自己,而且还是这样养眼的女孩子,傻子才把她往外推呢。

    至于姐姐什么的,谁在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