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 初始之卷:他们的相遇 第五章 我愚蠢的欧豆豆呦.

初始之卷:他们的相遇 第五章 我愚蠢的欧豆豆呦.

 热门推荐:
    数了数自己账户里多出来的信用点,楚月生惬意的往他最喜欢的沙发上一摊,进入了咸鱼模式。

    人活这一辈子,钱是永远也赚不够的。反正赚多少都不会嫌多,那干嘛还要去赚那么多呢。人的欲望是永远也没有止境的,还不如现在就止步。反正他现在也算是有房一族了,事业虽不能说旱涝保收但养活自己绝对没问题,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楚月生的长辈就只有一个已经踏上前往其他星系的征程的探险家老妈,包括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内,他从来没有见过其他的亲戚,所以他也没有养老这方面的压力。可以说,除了还缺一个愿意和他踏踏实实过一辈子的女孩子之外,他已经没有什么可追求的目标了。

    但是……追女孩子?好麻烦啊。

    前面也说了,楚月生的自身条件并不是很好。啊咧,没有说过?那现在说也不迟。楚月生完全没有继承到自己老妈那出色到耀眼夺目的长相,反而看起来十分的普通。就是那种虽然不至于说是难看,但放在人堆里绝对第一眼看不到的那种,别人从他的身上找不到半点出彩的地方。

    由于经常宅在家里也不出去运动,楚月生的皮肤呈现出一种长时间见不到阳光的皙白。要不是有阿铁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监管着他不可以暴饮暴食,以他在家的生活习惯,恐怕早就变成了一个体重两百斤以上的肥肥了。

    长得不好看,生活习惯很无趣,学习成绩也不突出,再加上怕麻烦的性格,这个样子的男人,如果还有女孩子看上,那反而才是一件怪事吧?

    总而言之,楚月生现在正处于人生的迷茫期,除了像是一条咸鱼一样躺在沙发上之外,他确实想不出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

    “阿铁,我想吃麻辣小龙虾,可以吗?”

    “没问题,是中午么?”阿铁停下用鸡毛掸子清理柜子的动作,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扭过头来向楚月生问道。

    “没有关系,尽快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吃。”楚月生还是摊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

    “好的,少爷。”

    说完,阿铁的那一对儿灯泡眼睛里窜过了一行数据流,已经在网络上完成了对活体小龙虾的下单。接下来,它就前往门口的超时空邮递箱,从里面把实时配送的小龙虾取了出来,走进了厨房。

    厨房中传来了一连串动刀子的声音,听起来阿铁已经在处理那些小龙虾了。

    等待总是漫长的,楚月生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也不禁感觉有些无聊。他一挺腰,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重新抓起个人终端,点开了其中的火星新闻频道,然后直接把屏幕投影到自己的面前。

    看新闻,这也是楚月生为数不多的爱好了。平时他也不怎么出门,要是再不多关注关注新闻,那他不就成了一个不管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通通不知道的睁眼瞎了么。楚月生只是懒得出门而已,他可不承认自己是一个茧居族,所以对外界都发生了什么能有一个及时的认知,这对他来说很有必要。

    新闻频道中正在播放的画面是一艘停靠在空港中看起来充满了高科技色彩的流线型银白色星舰,旁白正在拿着演讲稿大声的逼逼着这是“星际贵族”在本世纪第一次到访火星,人类联合政府将会以最饱满的热情和最诚恳的态度热烈迎接来自星空彼岸的尊贵客人一类的话。

    楚月生瞩目聆听了一下,发现竟然是有星幕圣女跑到火星来进行正式访问了。星际贵族的到访,对整个人类文明来说都是一件头等大事,值得去认真对待。

    星际贵族,指的就是那些拥有快速穿过星系间寂静空间的超上位文明。别说人类文明了,就连整个银河议会,到现在为止也只和两个星际贵族发生过接触,那就是“神族”和“星幕圣女族”。这是两个稍微跺一跺脚整个银河议会都得跟着打哆嗦的庞然大物,而现在,数量未知,有可能是一整艘宇宙飞船也有可能只有一个的星幕圣女来到了火星上,暂且不说人家是来旅游的还是来考察的,总之人类文明必须拿出十二万分的谨慎与殷勤来奉承这艘远道而来的星幕圣女族星舰。

    不过……这和楚月生又有什么关系,先不说星幕圣女会不会离开自己的星舰,就算真的来到火星表面,也只会下榻在人类联合政府总部附近戒备森严连只虫子都飞不进去的国宾馆内。像是楚月生这样的小屁民,肯定是没有资格见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的。

    与其去关心什么星幕圣女,倒不如去关心关心突然想吃的小龙虾。听声音判断,阿铁现在已经完成了对活体小龙虾的处理工作,现在正在启动炉灶,准备下锅了。

    就在楚月生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去冷藏柜里拿一罐饮料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悬浮车行驶时的破风声。正当他有些纳闷为什么会有悬浮车不在大道上行驶,而是可以从住宅区上空飞过时,那辆显然已经涉嫌严重违规的悬浮车却似乎……降落在了他的家门口??

    一阵穿堂风从门外吹过来,楚月生从沙发上站起身,打算出去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来生意了?能够在火星靠近联合政府的地方从住宅区上空飞过,这次的客户背景似乎有点叼啊。

    这样的想法还在脑海中荡漾,楚月生就看到一道拉着大型行李箱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当中。

    这一刻,楚月生脑袋里那根名为思考的弦,绷断了。

    他仿佛看到了天使。

    与此同时,拖着有自己一半高的大行李箱,一看就知道是远道而来的少女也走完了从院子到屋里的这一小段路。她用力将自己的行李箱提过了玄关上的那道门槛,靠墙放好,然后才转过头来,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月生。

    “你就是楚月生?我的弟弟?”

    楚月生:???